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カラ一】满月照常升起

•好久不写松,手生,充满各种ooc
•意味不明,随便看看就好
•没有提及角色名称,但我想都能对应出来的

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写小说的,小说家什么的我这样的垃圾是不敢当的,也就是在一家杂志社固定投稿而已。名字?没有介绍的必要吧,我这样的人的名字说了也不会有人记得的。你一定想知道?……那姑且叫“猫”吧,我很喜欢猫,和它们相处令我愉快,比和人类相处起来简单多了,不管是现实中的人类,还是小说里的人类。你不相信?哈,果然我这样的人说话是没有人会在意的,不过不管你信不信,小说里的人也是需要相处的,尤其是我笔下的人物,我讨厌和别人交朋友,因为这太麻烦了,但我必须和我笔下的人物交流,只有这样我才能为他们塑造更完整的人...

【十四一】夜曲

•弥光的题目“情人可是草上露”,很惭愧,做了一点微小的曲解。
•顺手混一下阳子的点梗“无精打采的钢琴练习声”。
•主题与逻辑齐飞,胡扯共OOC一色。

社里派我去采访松野一松老师的时候,我以为社长的脑袋被撞坏了——让我这样一个几乎没有参与采访过任何一个大新闻的小记者去采访一个刚刚拿到世界级钢琴比赛大奖的钢琴家,连我自己都有点怀疑是不是他们搞错了人。
所以一直到我在一松老师住的酒店门口下车的时候,我都还有点晕乎乎的。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从包里掏出我的记者证挂在脖子上,深呼吸了几下,踏进了这家豪华的酒店。
服务员带着我找到一松老师住的房间,他轻轻敲了一下房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我想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这应该...

吼啊,本宣出来了!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潼古立志填坑:

嗯,本宣出来了。钥匙扣和材木短漫还要等一周才能放。计划开预售。9.20发淘宝链接。
woc不能艾特人。。。
有点方。。
微博的话
转发截止到9月20

【カラ一】莎图温与彗行轨

•空松的脑子有问题系列
•一松的脑内os日行八万里
•群内每周作文题里的一个,感谢弥光能想出这个超棒的题目

难以置信的是,我成为家里今年第一个感冒的人。
尽管我大概会在心底小小地承认一下我平时的生活大概是最缺乏运动最谈不上健康的那一个,但是我仍旧不能理解到底是哪里来的病菌让我感染上了这该死的病毒。而我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在流感季节才刚来临的时间里躺在家中,等待着我能痊愈起来。
轻松建议我多吃点药,我告诉他睡一觉就好了。事实上他也并没有帮我找出什么有效的药品,他只是在混乱的储藏间里翻找了半天,意外地找到了一本他的偶像的写真集,并且迅速忘记了他本来在做的事。
于是我只能拖着发软的四肢,回到卧室里,强撑着铺好被子...

【十四一】松野一松梦见自己死了

•来自@解药型智障阳焱焱℉  的点文,关键词“堕天使”,顺手加了一个群内命题作文的“鲸落”进去,简直毫无违和感
•感谢@弥光光光  和我讨论了故事的部分剧情,简直挽救了卡文的我!
•十四松各种黑各种OOC,也许还有点病……

松野一松梦见自己死了。
也许是死了,他不太明白,他只是感觉自己躺在一个什么东西里,应该是棺材。他睁开眼睛,透过透明的棺材盖,看到周围的人都哭丧着一张脸,也许是哭丧着吧,他不敢肯定,平时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不会有这么多人来关心他的。
一松觉得很不自在,他不希望看到这么多人围着他,而且大概是因为在梦里,他看不清那些人都是谁,尽管他已经努力地瞪大了眼睛—...

【数字松】B市A区

•群内以题换题作死小比赛的作业,@榭寄生虫  的题目“写一对走投无路的cp,拉着全世界陪葬那种大新闻”,虽说想压死线交作业,但是死线那天还要交一篇论文所以还是写了(
•题目中二我不中二,强行从走投无路下笔,给你带来对题目新的解读(?
•数字松两人都实力OOC,夹带一点不影响剧情的私货

2056年5月4日

“十四松,已经多少天了?”一松靠在简易又破烂的庇护所的墙上,看着漏了几丝外面光线的屋顶问着十四松。
庇护所被搭在某个停车场的角落里,看得出来由于时间和材料的限制,这个庇护所真的非常非常的不适合用来住人,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除了这里能保证一松和十四松的安全外,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啊,...

【一カラ一】昼夜倾斜

•想搞大新闻,大概失败了……姑且BE吧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E了
•强行混了@傾聽泠泠作水聲  点的梗在里面,但好像我没达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两天前吧,也可能是三天,也可能是一周,我记不得了,我总觉得那几天的记忆一团模糊,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一松,在看什么呢?再不去澡堂要关门了!”空松回头发现我没跟上,远远地朝我喊道。
我随意地应了一声,不再抬头看着天,抬脚跟了上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在家的只有我和空松,我问他其他人在哪,他也只是说大家有事云云。他这么说的时候表情不太自然,我知道他在撒谎,于是在我揪着他的领子的逼问下他告诉我,小松哥哥前段时间打小钢珠赢了几张...

【おそチョロ】当我醒来

•把五百年前虫给的命题作文“公车八点始发”写一下
•可能有点ooc的长男的自述,大约是个BE
•说是おそチョロ,其实看成无差也没问题

八点的第一班公交车,到离我们家最近的车站是八点二十分。我头一次起得这么早——对于一个无所事事的neet来说,这确实是很早的时间了——送你到了车站。
车站上大都是穿着西装的人,登上不同的公交车,被载到不同的地方去开始一天的工作。
前一天晚上你说为了稳妥一点最好早点去车站,毕竟这是你上班的第一天。
我说好,都听你的。
你没再说什么,道了句晚安就睡了。其他兄弟早就在晚饭庆祝你找到工作的时候喝醉了,现在睡得昏天黑地。我关上灯,看着你的背影,小声地说了一句晚安。
第二天到我被你叫醒的时候...

【カラ一】与你同行(中二)

•进展缓慢,我看了都着急
•前文: 中一

空松慢悠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室友们也都下了晚课回寝室了。
寝室里开着大灯,枯燥的白光亮敞地照着。空松还看着上铺的床板呆愣地回忆着刚才做的梦,结果对床打游戏的声音太吵把他一下子从半梦半醒中扯回现实世界。
空松记不太清楚刚才到底梦到了什么,唯独能记清楚是和一松有关的。空松搞不明白为什么其实自己才认识别人没多久,结果搞得跟自己念念不忘一样老是梦到一松。
空松甩了甩头,试图清掉关于那个模模糊糊的梦的记忆,打算刷个牙洗个脸带上眼罩耳塞继续睡觉——毕竟对于夜生活从十二点才刚刚开始的寝室来说,想好好睡觉只有这个办法了。
结果刚把牙刷叼在嘴里,空松突然...

【おそチョロ】作弊

•来自@其实是大长腿  爸爸的点文,爸爸福如东海,爸爸寿比南山,爸爸点了一个看起来可以开车的题材,但我不开车(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
•又傻又OOC

如你所见,我是这所高中的一个普通的英语老师,普通地教着一个普通的班,拿着普通的工资,在普通的一天,带着普通的耳机,听着普通的音乐……不好意思跑题了。
在这普通的一天,我给班上学生上完课,回到办公室准备休息一会儿再去打午饭的时候,发现小松老师那好像有点什么状况。
小松老师是和我带同一个班的老师,他教数学的同时也是这个班的班主任,所以我们才会被排在同一个办公室里嘛。
现在小松考老师靠着椅背坐着,抱着双臂,板着脸看着站在他办公桌边的人。
不提平时...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