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莎图温与彗行轨》文评

终于等到弥光的文评了!兴奋!把这篇文提交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很忐忑的,因为真的很怕写得不好毁了弥光出的题,要是让弥光难以写评论就更糟糕了…(捂脸
首先为里面很多比较专业的地方没有做解释(伤害了文科生)感到抱歉,这种近乎自娱自乐式的文确实有点没考虑到读者的感受。不过弥光基本所有的梗都get了!高兴得转圈!
想写这个题目本来不是为了文评的()弥光这个题目出出来的时候,正好戳中了我这颗仰望星空的心,当时就想这简直就是为我(沉淀了许久的脑洞)量身定制的题目啊!接着想到弥光说写题目的她都给文评,然后我就飞快动笔了,现在看来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
总之,感谢弥光认真的阅读和分析和评论,爱你!

弥光光光:

爱是行星收集彗星的尾巴。



首先申明,我的题目都是从书上选的,这个题目出自《苏菲的世界》,实在是想不出来便直接找了这些wwww



《莎图温与彗行轨》文评→原文链接


 @不可燃团毛 团太请务必谨慎观看啊,全是自我意识




对这篇文我真是又爱又恨,根本没法从我空荡荡的大脑里捞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最后只能磕磕绊绊地写点想说的话。


人说生病时的人总是易迷离心碎。
把思维与身体慢条斯理地分开后,一松的心因渴望爱而觳觫,他说不出拒绝的话,又因空松的接近极渴望,极向往,在这种不确定下连以往的尘埃环都忘记摆出来了。此刻的空松是燃烧着的彗星,一头栽进宽大的尘埃环,而一松在星星的不良影响下变得稍微坦率了些,两人碰撞,时机正好。


一直觉得团太的カラ一写的非常迷人,每个小点都抓的犀利稳准。我私心摘了一点,请看以下这几句。



我能感觉到他因为弹吉他而带着薄薄老茧的手指顺着我的掌心滑向我的指根,他的动作很轻很慢,像在观赏一件艺术品。
一松的中指下面有一道土星环(*1)呢,他惊讶地说,surprise,我以为一松只是太害羞而已,不过这没什么不好,don't mind,我相信你。




这么简单的几句,团太便勾勒出了她想要的空松,关系的催化剂总是要格外特殊一点才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在这一刻他们由那道土星环拉近,虽然一松一直表现得像是在抗拒,但至少现在他们的手握着,那份毫无保留的相信就这么传递了出去。


彗星越靠近质量越损失,一松既怕空松靠近时的冰块让他受到不良影响,又怕在这样持续的拒绝下冰块消融,所以那份感情在最后不再掩藏,给了读者一份干脆利落的答卷。


在文章的末尾,两人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而空松也不需要再反复强调一松的不善言辞(因为他真的不善言辞),两人的未来还很长,慢慢走吧。



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发现团太文里的指代和梗了没……原谅我这个文科生不懂理科的浪漫……搞理科知识真的太痛苦了……




PS:土星真好看!!
再再ps:本来应该再多写点,但对理科知识真的太苦手了……原谅我……

评论(3)
热度(4)
  1. 不可燃团毛弥光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等到弥光的文评了!兴奋!把这篇文提交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很忐忑的,因为真的很怕写得不好毁了弥光出的题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