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カラ一】与你同行(中二)

•进展缓慢,我看了都着急
•前文: 中一

空松慢悠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室友们也都下了晚课回寝室了。
寝室里开着大灯,枯燥的白光亮敞地照着。空松还看着上铺的床板呆愣地回忆着刚才做的梦,结果对床打游戏的声音太吵把他一下子从半梦半醒中扯回现实世界。
空松记不太清楚刚才到底梦到了什么,唯独能记清楚是和一松有关的。空松搞不明白为什么其实自己才认识别人没多久,结果搞得跟自己念念不忘一样老是梦到一松。
空松甩了甩头,试图清掉关于那个模模糊糊的梦的记忆,打算刷个牙洗个脸带上眼罩耳塞继续睡觉——毕竟对于夜生活从十二点才刚刚开始的寝室来说,想好好睡觉只有这个办法了。
结果刚把牙刷叼在嘴里,空松突然想起好像还有一份拖了又拖的作业没写,最关键是今晚十二点就是死线,空松只好急急忙忙收拾好打开电脑开始赶作业。
其实平时空松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喜欢跟赶死线的人,那种在deadline前一秒提交作业的刺激感只用体验一次就可以了,当然有的室友比较喜欢这种所谓“大学的感觉”他也懒得去管。但是人总有个万一嘛,本来是预计好在辩论赛那天就写完的作业,因为后来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导致一推再推,结果就是空松现在戴着耳机屏蔽着一号室友打游戏的鬼哭狼嚎以及二号室友和隔壁学校女朋友卿卿我我的夜晚电话,打开word文档飞快地敲着字。
提交作业的时候空松瞟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23:57,好歹是赶上时间了,不然那个麻烦的助教绝对会不管自己说什么理由都直接给这一次作业打上零分。
不过说起来,空松心想,就算是告诉其他通情达理的助教甚至是教授说自己是因为辩论赛喝醉了,之后又因为给人送伞感冒睡了一觉而耽误了写作业的话,估计也不会得到原谅。
归根到底,都是因为那场辩论赛的锅,空松强行丢完锅关上电脑,正好寝室熄灯了,刚从厕所里出来的三号室友被寝室地上扔得乱七八糟的东西绊了一脚,和那个因为断网游戏掉线的一号室友来了个吼叫二重奏。
空松叹了口气,这几乎是每天晚上的预定节目,想调台都做不到那种,所以他只好塞上耳塞倒在枕头上准备睡觉。
结果半个小时以后空松无比心累地坐了起来,下午因为睡得太多结果晚上睡不着了,精神好得能下去跑五圈。空松没办法,伸手从桌子上把自己的手机捞过来想听两首比较催眠的歌。划开屏幕以后空松发现之前收到条短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来的,从自己醒过来到赶完作业期间他都没空去看手机。
点开短信的小图标,发件人一栏赫然是一个熟悉的名字。
“松野一松:剩下的药放在你桌子上的,记得睡醒了吃。 20:24”
空松用手机屏幕微弱的光照了照自己的书桌,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眼瞎了一直没注意到上面还放着几个纸包,估计一松连每一次吃哪些吃多少都已经包好放在纸包里了。
空松想了想,反正有的药还带催眠作用,正好吃了睡觉。他就着桌上水杯里剩下的水吃了药,然后点开回复,回了一个谢谢。
手机没过两分钟就震动起来,两次短促的震动,一条短信。
空松刚躺回枕头上,举起手机一看,有点惊讶地发现是一松的回复。
“松野一松:该说谢谢的是我,发错了短信让你把伞送过来还让你感冒了我很抱歉,祝康复。 0:10”
空松噼里啪啦地打字回复道:“感冒而已明天就好了,倒是我以为你已经睡了。 0:12”
一分钟后手机又震了起来,空松干脆关掉了震动。
“松野一松:这还早,一般我都一点睡。 0:13”
“怪不得你还戴副这么厚的眼镜。 0:14”
“松野一松:遗传的,那你现在要睡了吧,晚安。 0:16”
“睡了一晚上现在还睡不着,哦对了,这样的话我正好跟你商量下哪天请客,现在欠你两顿了,你看你哪天有时间? 0:19”
空松等了五分钟没等到对方的回复,加上之前的药效起作用了,发现自己困得有点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中手机啪唧掉在床上就昏昏沉沉睡着了。
“松野一松:抱歉刚才看计划表的时间太长了,明天下午吧,你有时间吗?后面几天我有点忙,下一次的时间再商量。 0:29”
“松野一松:啊……看来你睡了,如果不出意外明天见,晚安。 0:35”

空松上午没课,等到中午起床吃饭的时候才看到短信。空松看了一眼课表,下午也就两节英语课,便打开短信回复了一句下午学校正大门见。
对方很快回复了一个好字,让空松觉得一松几乎就是全天都抱着手机的感觉。
前一天下了暴雨以后天气晴得不得了,空松下午出门上课的时候抬头看看天上,一丝云都没有。通往教学楼的路两旁的树冬天才被剪过枝,现在刚零零星星长出几片叶子,完全没有以前绿树成荫遮天蔽日的效果,换句话说就是,整条路暴晒到让人生无可恋。
空松没有感到生无可恋,骑着车冲到第一教学楼只要五分钟,晒会儿死不了,何况平时打篮球的时候晒得比这个多多了。
两节英语课空松有一搭没一搭地听完了,老师用慢吞吞的语速教大家怎么写英文的简历,而空松在思考着一会儿到底该吃什么。
撸串肯定是不行的,不够正式;旁边那家面馆虽然好吃但是太便宜了心意不够;街对面有一家新开的私房菜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或者多走两步去后面那条小巷……
“松野,你来说一下课件上关于学历这段的写法对吗……松野?松野!”
空松将脑子里的食物赶紧挥开,慌忙站起来看了一眼PPT,发现这一段刚才他根本就没听,干脆破罐破摔地回答道:“嗯……写得不对。”
“哪里有错?”
“这个……”
坐在空松旁边的好友小声提示他“顺序!顺序!”空松瞬间领悟回答道:“这个……的顺序写反了。啊对!时间的顺序反了!”
“坐下,上课不要走神。”
空松恍恍惚惚地坐下,虽然教授这么跟他说了但是他还是一坐下去又继续神游到学校外面去了,满面愁容地思考着到底请一松吃什么好,搞得空松的好友差点以为他这表情是失恋了。
空松当然没有失恋,事实上他都还没恋过,他一直想到下课终于敲定去一家评价还蛮不错的西餐厅。想出来的时候空松眉头舒展仿佛春暖花开(语自好友),看起来就像准备好给暗恋的姑娘告白了一样,于是放学的时候空松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好友的拍肩祝福和加油。

空松骑着车赶到校门口的时候看到一松已经站在那了,背着个单肩包饶有兴趣地看着旁边体育场里打篮球的同学们,空松站到他面前都没注意到,直到空松在他眼前晃了晃一松才反应过来。
一松好像还被吓得抖了一下,空松心想,怎么感觉有点cute……哦nonono可爱是不能用来形容男生的……吧?
一松见空松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空松没说什么跟了上去,带着一松七拐八拐走到了那家西餐厅。
点完餐等待上菜的时候,空松总觉得应该聊点什么,但是想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倒是一松先开口了。
“重新认识一下,化工学院生物工程大二,松野一松,化工二辩的身份可以丢了,本来我就是顶替别人上的。”
“建环学院……”
“建环学院环境工程大二生,松野空松,”一松打断空松的自我介绍,“我很熟悉你,从材料转专业到建环的,现在是建环篮球队队长。”

-TBC-

怎么有种一松STK的感觉……其实只是痴汉力过头了(?)而且空松这方面挺迟钝的完全不在意(

评论(4)
热度(34)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