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おそチョロ】作弊

•来自@其实是大长腿  爸爸的点文,爸爸福如东海,爸爸寿比南山,爸爸点了一个看起来可以开车的题材,但我不开车(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
•又傻又OOC

如你所见,我是这所高中的一个普通的英语老师,普通地教着一个普通的班,拿着普通的工资,在普通的一天,带着普通的耳机,听着普通的音乐……不好意思跑题了。
在这普通的一天,我给班上学生上完课,回到办公室准备休息一会儿再去打午饭的时候,发现小松老师那好像有点什么状况。
小松老师是和我带同一个班的老师,他教数学的同时也是这个班的班主任,所以我们才会被排在同一个办公室里嘛。
现在小松考老师靠着椅背坐着,抱着双臂,板着脸看着站在他办公桌边的人。
不提平时看起来都挺不正经的小松老师为什么突然一下子这么严肃,光是站在他面前的人就吓得我差点把教案和课本丢进垃圾桶。
那人正是松野轻松同学。怪不得我说刚才的英语课怎么少了一个人,悄悄点了一下发现成绩差的那几个也没逃课,想了半天不知道谁不在教室,结果居然是最想不到的松野同学。
怎么说呢,让我这么惊讶的原因不止是因为松野同学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品行也是最好的,在我看来他根本不可能做出让小松老师这么愤怒的行为,而且最关键的是,小松老师平时和松野同学关系挺好的。说到这里我简直忍不住吐槽一下,我教了这么些年书,我也是头回看见关系好到这种程度的师生,要不是两人都否认了,我会觉得他两是失散多年的兄弟——都姓松野而且晃眼一看还长得有点像。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不能相信小松老师是在对松野同学发火的,就算一直都考高分的松野同学突然考了个及格分我都不会这么对他,并且现在两个人都不讲话,看起来与其说是老师在批评学生,怎么看都更像兄弟吵架吧!
于是我打算缓和一下办公室里的紧张气氛问一问发生了什么,毕竟一会儿我还要吃饭看他们两这样影响我胃口……啊不是,大家有什么话都应该好好说嘛对不对。
“小松老师,这是怎么了?”我把差点丢进垃圾桶的课本塞进抽屉问道。
“哈,怎么了,问得好,”小松老师挑眉道,“松野你自己说怎么了?”
我心想这不是药丸,明明平时小松老师都是直接喊松野同学的名字的。
果不其然,那嘴撇得快垂到地上的松野同学不情不愿道:“我没有作弊,我是被诬陷的!”
“证据都在这里你还说你是被诬陷的?”
“我……!”
“哎哎,”我打断他们,“到底什么情况,什么……作弊?”
我心想要是告诉我松野同学真的作弊的话我估摸着会吃惊得吃不下饭,哦当然这是夸张,饭我还是要吃的,但是如果是真的我觉得我的三观会受到挑战——拜托!这个毕竟是成绩能进全年级前十的学生啊!
“你也不相信对吧,我一开始也不信啊,但是证据都在这了……”小松老师拎了拎桌上的小纸条道。
“那不是我的!”松野同学激动地反驳道。
“喏,你看,”小松老师没理松野同学,把纸条交给我,“字迹都是他的,还说不是他作弊?”
“你!”
“松野,”小松老师扭过头微笑道,“我说过要对老师用敬称吧?”
“……”
根据我多年的和小松老师搭班的经验——好吧也就是一起带了两届学生——这个人虽然平时就是笑嘻嘻的,但是有时候的笑容还是有点危险的,比如现在。
“你不仅作弊……”
“我没有!”
“还顶撞老师……”
“你都不听我解释!”
“哈,解释,你要解释什么?”
“我……这张纸条不是我的!”
我扶额,松野同学其实挺聪明的,但是有的地方就有点死脑筋了,这种时候只抓着一句“纸条不是我的”说当然不行啊。
我看了看纸条,那个字迹确实挺像松野同学的,他的字挺有特点,写得整整齐齐的,下笔还比较重,有时候我拿到他的作业甚至感觉薄薄的作业纸都快被戳破了的感觉。
但是——我有80%的把握这张纸条不是松野同学的。说字迹像,也仅仅就是像,我凭着多年的直觉——当然包括各种抓替写作业代签字的经验——几乎是多看两眼就能知道这不是松野同学的了。说实话,一个班上的数学小测而已,我想松野同学也不会这么丧性病狂地打小抄的。
那么问题来了,小松老师教龄和我差不多,而且他还是班主任,既然我都能看出来这肯定是有人装成是松野同学的字迹或是栽赃或是什么小伎俩,那么小松老师肯定也看得出来。
那到底为什么小松老师还要为难松野同学呢?
“我都说了我没有作弊!”
“那纸条是谁的?”
“我……我不知道……”
“所以说,做错了不要狡辩,老师什么都知道。”小松老师笑着说,我从他的笑容里看出了点莫名的意味,“虽然作弊是不对的,不过这也就只是一次小测,我也不会太追究什么,但是惩罚还是要有的。”
“……”
我竖着耳朵想知道小松老师到底要给松野同学什么处罚,但是小松老师没说话,办公室里陷入了一片静谧之中。
我根据多年的……总之我突然领悟到,尽管我实在想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是很明显小松老师不欢迎我继续听下去了。
我很懂事地迅速从办公桌柜子里拿出我的饭盒,转头一脸无辜地对着小松老师说:“虽然作弊不太好,但是松野同学平时挺乖的,别太为难他了,这事交给你处理,我先去打饭了,你要不要我帮你一起?”
“当然,谢谢了。”
很好,我从他那一看就是准备好了的动作里看出我确实没猜错,接过饭盒我就一溜烟跑了,顺便还好心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你问我就不好奇到底小松老师要给松野同学什么惩罚?
不好奇,真的。

-END-

所以到底惩罚了什么,我不知道,真不知道,你们猜啊(
写完发现只有2000字对不起了,我对这种看起来很危险的但是我连擦边球都不想打的题材很不上手……事实上如果师生角色换过来的话可能我还能多写一点………
求腿子爸爸不要嫌弃(然后不帮我代购)!!!

评论(26)
热度(100)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