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数字松】猫城(玖)(完结)

•对不起我好像总有完结篇要拖一个月的习惯…
•前文:        
•阅读全文可以点-猫城-的tag

世界仿佛被撕裂开一样,一道又一道的闪电以密集而又快速地劈下来,打在任何一个可能引雷的地方。
说是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了。
大面积的停电随之而来,连松野家也未能幸免。
狂风依旧在怒号,云层也压得快落到地面上来了,一场猛烈的暴风雨蓄势待发。
黑猫就静静地站在窗台上,小小的身躯被大风刮得身形有些不稳。但他依旧站在那,两只亮黑色的眼睛看着十四松。
下一秒他转身从二楼跳了下去。
“哗”地一声,憋足了的大雨倾盆而下,只是一瞬间雨幕就已经大得能见度急剧缩短。远处一些因为闪电而起火的木质老房子都在这几秒钟里火势被迅速熄灭。
雨太大了。
但是猫跑了,十四松想。
尽管这场雨看起来像是要拦住他一样,但这也不能阻止他去找回那只黑猫,不,应该说是一松哥哥。
十四松根本没有犹豫,立马转身,无视掉慌忙站起来喊着“十四松哥哥你快回来!”的椴松,下楼冲出屋子,冲进雨中。
就像是之前带他来到这里的那场雨一样。
黑猫跳下楼以后并没有跑,就站在路中间,似乎在等着十四松。大雨早就将黑猫的皮毛浸湿,使他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可怜兮兮地站在一盏红灯笼之下。
红灯笼……?
等等,十四松有点诧异,他向四周看了看,没有一家门口的灯笼还亮着,不管是黄的还是红的,除了黑猫旁边的这一盏,像是黑暗中的信号灯一样,安静地亮着,丝毫不受风吹雨打的影响。
然而黑猫并没有给十四松过多的思考时间,看到他下楼以后立刻转身就跑。雨势太大,快步跟上去的十四松差点找不到黑猫在哪,但是路旁接连亮起的红灯笼像是指引一样给了十四松帮助。
十四松一路追着黑猫奔跑着,他能肯定黑猫是打算将他带到某个地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没有解释。

看到火车站的大门的时候,十四松发现自己竟然舒了口气,好像一开始就认定他会被带到这来,毕竟这里也是一切的开端,要有异常发生的话当然会来到这里。
黑猫一步不停地继续在站里钻来钻去,到了站台以后直接跳上了火车站里唯一停靠在站台旁的列车上,十四松不得不跟了上去。
紧接着车厢门关闭了,列车动了起来,驶离猫城,没有报站。
十四松不知道这次会往哪里去,他转头想看看在座位上因为淋了太久的雨哆嗦着的黑猫,但是他的身边什么都没有。
黑猫凭空消失了。
十四松有些慌张,他企图站起来在车厢里寻找黑猫,但他突然觉得一股非常强烈的困意袭来,头往后一靠就在座位上睡着了。

十四松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像平躺在什么上面,耳边除了轻微的机械发出的“滴”的声音外什么都听不到。
他试图活动一下四肢,但是好像这些部位都像不属于自己一样动得很艰难,甚至几乎根本没有挪动。
十四松想了想,决定先睁开眼睛看看情况。
他看见一片洁白,大概是粉刷成白色的墙壁,稍稍再转转眼珠子,可以看到右边有一扇窗户,外面是一个看起来会让人心情不错的晴天,左边是……
左边是一个让十四松很熟悉的人。尽管这人在整整三个星期里一直都是猫的样子,十四松心想。
他想开口叫醒这个趴在他的床边睡觉的人——十四松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张床上,盖的被子还有一股消毒水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嗓子几乎发不出声音,只是微弱地发出几个气音。
但这已经足够了。
本来趴着的一松已经听到了这点动静,猛得坐起来,正对上十四松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
然后一松跳起来冲了出去。
“大夫,大夫在哪!我弟弟醒了!”

十四松对一切都感到困惑,明明之前还在雨中奔跑,然后上了一辆不知开往哪里的列车,怎么现在看起来像是在医院里躺了好长一段时间一样。
不过好在声他的声带很快恢复正常,可以小声地开始说话了,十四松立刻询问起来。
“一松哥哥不会再变成猫了吗?”
一松很明显被这个问题困扰到了,眼睛里全是疑惑的意味,看起来好像根本不懂十四松问的问题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还是做出了回答:“不,不会。”
“太好了,终于不会弄丢了。”十四松轻声欢呼后又接着问,“那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大概记不清了。”

一松比划着跟十四松解释了半天,语速有些快,十四松从来没见过这么激动的一松哥哥。
他说你在一个大雨天为了救一只落单的小猫,被拐弯来不及刹车的货车撞飞了,送到医院抢救以后却迟迟没有醒来。虽然兄弟们都很担心你,但没人想一直守在这里,毕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所以……
十四松打断一松,说不用再说下去了,但我要谢谢一松哥哥救了我。
一松有些惊讶,十四松从醒过来就一直在说他没法明白的话,他只是在这守着昏迷的十四松,除此以外什么忙都没帮上。所以一松摸了摸十四松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
“说起来,”一松把手收回来,“你之前说变成猫是怎么回事?”
十四松摇了摇头:“那只是一个不重要的梦。”

-END-

稀里糊涂地完结了……简直根本就是全程放飞自我完全不知道写了个啥。
整个故事大概就是想表达一直陪着十四松,帮助十四松从昏迷醒过来的就是一松,这样的想法。
说实话那些看不懂的东西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理解,反正都是昏迷的十四松做的梦,不管了。
关于车祸昏迷这个老梗,当时想好结局的时候正好打出deemo的结局,然后受到影响就用了用,发现竟然解释得通(??)
本来只是想来个意识流的让从读者到作者都读不懂的故事,最后还是草草收尾了,顺便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以后不敢玩这种东西了……

评论(8)
热度(25)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