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カラ一】天上掉下个大麻烦

•来自@和哀  的点文,死神空松和神父一松的故事。
•暴露智商的有病段子。
•谁能拯救一个不会取标题的lo主。

(1)
一松是一位神父。

(2)
一个很不称职的神父。

(3)
据说他除了经常偷懒以外,对待来祈祷的人们的态度还相当敷衍。
不愿透露姓名的镇民松野小松如是说。

(4)
对此一松神父的回答是:
“爱来来,不来滚。” 

(5)
没办法,作为小镇上唯一一座教堂的唯一一位神父,他有足够的资本说出这句话。
而不服气的人,却无可奈何。

(6)
“再说我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松神父耸肩道。
不过也就是别人在告解厅里忏悔的时候一松神父趴在屋里睡着了。
或者是祷告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将祷告词念叉行了。
再或者是抄写教会书籍的时候完全没耐心,五分钟后就蹲在教堂后的角落里开始喂猫了。
不过都是些小事嘛,是吧。

(7)
一松神父也认为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甚至有时候他认为和照顾一只吃坏了肚子的挚友比起来,神父的工作完全就是其次。
“这样的神父屁毛怎么还没燃烧?”不愿透露姓名的另一位镇民松野轻松说道。

(8)
不过很可惜,一松神父的屁毛并没有燃烧。

(9)
但这不代表最近一松神父就没有其他烦恼了。
事实上这是他活了二十多年来第一次遇到这么烦的事情。

(10)
麻烦的源头是一个自称是死神的奇怪的家伙。

(11)
嗯……一个穿得很像神经病的……姑且算是死神的生物。
不,这人根本就是个神经病,一松神父心想。
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自己屋子的小门,果不其然看到了那个不请自来的生物坐在自己床上,看见自己推门进来的一瞬间两只宝蓝色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一松!你回来了!”

(12)
要怎么介绍这个硬生生将一件普通的宽大的黑斗篷穿出一种随时能进行一场时装表演的人呢?
且不说斗篷上面不知道撒了点什么东西上去,只要有光线照着就会闪闪发光刺瞎一双狗眼;单说若隐若现地能看到的斗篷下的似乎印着什么奇怪东西的背心、沾满了亮片的长裤和一双和太阳一样金光闪闪的皮鞋。
主啊,原谅我吧,我以后会好好努力工作的,一松神父泪流满面地举着十字架在内心祈祷着。
这句话从一松见到这人的第一天起他就在默念了,时至今日已经是一种习惯性的行为了。然而一松神父并没有遵守自己的诺言,所以大概他的主也没把这个能隔空痛断人三根肋骨的家伙赶走。

(13)
这个穿着据称是自己“perfect fashion”的生物叫做空松——自称的——是个游荡于纷乱的世间寂寞地做着收割灵魂工作的死神——还是自称的。
一松神父愣愣地看着自己种着本来就焉了吧唧结果现在被一个人形生物砸得更加焉了吧唧的蔬菜的菜地,抬头看了看天,又低头看了看这个迷之生物,又抬头看看天,又低头看看——糟糕,肋骨好像有点痛。

(14)
这便是这位神父与这位死神的初次相遇。
没有什么惊天动地,也没有什么神哭鬼泣。
有的只是一个不明来路的死神因为不明原因坠机掉在了小教堂后的菜地里。

(15)
然后一松神父就被个麻烦缠上了。

(16)
一松神父觉得这个发展好像不太对。
毕竟不管是从哪个版本的故事里听说的死神都不是能这么悠悠闲闲地在菜地边自己倒腾两下接着开始种玫瑰的。
一松神父决定勉为其难地跟空松谈一谈。

(17)
“你到底是谁?”一松拖过自己书桌前的椅子坐下,看着占据着自己小床的人问道。
“哼,来自于虚无缥缈的混沌中,为走完一程或是短暂或是漫长的生命的人引导一条通往天国的路,那就是——我,一个见证了无数死亡的死神。”
“说人话。”
“负责把去世的人的灵魂带到天堂去。”空松被语气开始不耐烦的一松神父吓了一跳,加快着语速说道,“为天堂服务的死神数量也不算太多,我们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大,需要到处奔波,可是我不知道今天是出了什么情况,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就从天上摔下来了,而且我的镰刀也弄不出来了,我也联系不上上面了,更不要说还被你看见了。”
“被我看见怎么了?”
“只有将死之人才会看得见我们的……不不不你冷静!你现在看到我是出了异常!我的名单上没有你的名字!”
一松神父收好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RPG,继续问道:“然后呢?”
“没有什么然后……哦不不不我是说,能在这里借宿一段时间吗?”空松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等我弄清楚出了什么状况我就走。”
“不能。”
“诶?”

(18)
虽说如此,但空松还是死皮赖脸地住下来了。
傍晚结束一天工作的一松神父推开自己小屋门的时候永远能看到一个挑战自己生理和心理承受能力的家伙坐在床边,看见自己回来的时候笑得跟一朵向日葵一样;空松说死神不需要进食,所以一松神父把自己寒酸的晚饭倒腾出来后,就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吃着,尽可能地无视着不吃饭还要坐在自己对面看着自己的人;晚上睡觉的时候一松神父明确表示了小床挤不下也不可能允许睡两个人,空松摆摆手只要了一床破破烂烂的被子铺在地上,拿斗篷盖在身上五分钟就睡着了;等到天亮一松神父揉揉眼睛爬起来的时候,睡地上的人已经不在了。
据说是白天的时候到处去溜达一下看自己的问题有没有解决办法。

(19)
一松神父权衡了一下利弊,发现除了弊一点利都没有,但他还是默认空松就这么住了下来。
尽管不知道对方到底每天做了些什么——一松神父不怎么爱和别人交流,除了例行公事以外的话很少会说,所以至今都是对方自顾自地说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除了自己每天的行踪,而一松神父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过问——但是反正对方除了有点烦以外是没有影响到自己日常偷懒摸鱼,连食物都不用多准备,一松神父心想,毕竟多余的食物全都喂给教堂后面那一堆猫了。
那就这样过下去吧。

(20)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21)
突然有一天起,一松神父回到自己的小屋的时候没有看见那抹漂亮的宝蓝色望向自己。
一松神父心想,可能他今天跑得有点远了吧,所以才现在都没赶回来。
但是直到夜深人静一松神父准备睡觉的时候,小屋里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一松神父心想,可能他今天真的找到了线索,所以可能今天不回来了。
结果第二天第三天,空松依旧没有回来。
一松神父心想,可能他已经解决问题了吧,所以没有必要回来了。

(21)
一松神父又回到每天一个人过的生活。
每天依旧是懒洋洋地做着祷告和告解,抄书抄到一半又去喂猫,再去给菜园子里焉了吧唧的蔬菜们浇点水。
晚饭还是只用准备一个人的,床还是一个人睡,那床破破烂烂的被子拿去收留了新来的一窝猫咪。
其实和以前没什么差别,一松神父蹲在地上盯着菜园边没人照顾开始枯萎的玫瑰想着,反正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的生活,那家伙走了还好,耳根子清净点。

(22)
但是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受访者松野椴松说:“虽然以前就觉得神父大人工作很不走心,但是最近已经是不能用不走心来形容了,他已经是放弃自我神游外太空了好吗!祷词念到一半就没声了,抬起头来一看整个人就抱着圣经在发呆!而且每天都会有这种情况!天哪,遇到这么不负责的神父到底要去哪里投诉……十四松哥哥,不是棒球是投诉……十四松哥哥!抱歉我得先走了,采访一定要打码匿名谢谢。”

(23)
收到投诉的一松神父本来是准备发顿脾气表示现在的人怎么都净tm扯淡的,但是他看着那窝睡在破烂被子里的猫咪,他就想起了某个宝蓝色眼睛的家伙,然后他又开始发呆了。
这一发呆不要紧,倒是被天上落下来的不明生物完美地砸中了。

(24)
在空松消失后的二十四天又十八个小时五十分零二秒,他回来了。
从天上掉下来,不,应该说是激动得没有控制好自己于是看起来就像是掉下来一样砸在了正在教堂后面菜园旁边发呆的一松神父身上。

(25)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虽然这一次遭殃的不是那堆焉了吧唧的菜了。

(26)
一松神父被这么一砸肋骨差点真的断了三根,所以当他把身上的人手脚并用地推开以后并没有多余的力气来说点什么或做点什么——尽管他现在脑子里想到的只有找把刀把这个闪亮的生物捅死。
正在兴头上的空松自然是没看出一松神父的脸色是这个意思,一把抱起试图爬起来但是失败了的一松神父,熟门熟路地走到小屋门口踹开门把人轻轻放在床上。
好吧,至少这人还有点眼力见发现自己伤得不轻。

(27)
然后空松大概花了两个小时讲述这段时间去了哪里,所用的词句无不彰显他那痛彻心扉的特点,让一松神父躺在床上听得生不如死。
现在并没有两个小时时间能来复述一遍空松说的话,但是大概总结下来就是一个一松神父作为一个三观正常的好青年好人类所从未接触过的世界的故事。

(28)
来自地狱深渊的恶魔自古以来和隶属于天堂管理的死神们就是无法和平共处并且见面必定会发生战斗的关系,一个是以护送灵魂到达天堂为工作的,一个是以灵魂为食物的,当然一直以来争端不断。
但是最近本来安分了许多的恶魔们突然来了一次对死神们的大规模宣战,世界各地各个角落都有可能成为战场,即使普通的人类看不见他们。
然而幸运的是傻白甜空松并没有遇上埋伏他的恶魔,不幸的是别的在附近打架的恶魔用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传下来的黑魔法开了个挂,导致大片范围的死神们都失去法力,被逐一击杀,而没在战场中心的空松也被波及到,然后从天上掉了下去。
后来空松就天天往外跑试图去联系上死神救助协会,但是这段时间协会忙得不可开交,一直过了很久才派人去接走他。
被接走的当天空松根本没来得及和一松神父打个招呼,之后被治好以后也立即被派往其中一些战场,等到据说是不自量力的恶魔们被打回到深渊去,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空松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29)
“然后呢?”
“然后我就向kind-hearted的天使们申请将工作固定在这个片区,哼,他们答应了,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一直留在这里了my dear 一松。”
“但是现在这里没有你的被子了。”
“诶?”

(30)
一松是一位神父。
一个不称职的神父。
不过据说最近一松神父的心情很好,连带着都负责了不少。
虽然本人拒绝了这个说法。

-END-

感觉自己写得好傻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喜欢吧。

评论(17)
热度(123)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