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カラ一】来点年龄差段子?

•年龄差梗实在太美味,但是又捞不出正文,写点段子自己爽爽,全程傻白甜
•接之前那篇雨未歇的设定,相差四岁的kara和ichi的故事

1、空松(17) 一松(13)
习惯欺负一松的不良们并不会因为一次的失败而停手不干,甚至要有变本加厉的态势,毕竟他们的老大被人一拳砸丢进课桌堆里,结果爬起来想跟人怼的时候别人早就跑了。
当然,空松表示打完人就跑真刺激。
所以一松被堵在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的次数猛然间增加了不少。
但事实上几乎每一次他们准备动手的时候,那个碍事的高中生总会从一些莫名其妙的角落里跑出来把一松救走。
一次两次还能忍,结果次次都这样,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愤怒的不良老大——也就是小胖子——跑去找了高中部的老大——一个大胖子——希望对方能关照一下那位坏他事的高中生,并且作为报酬那块两边一直在争抢的地盘就忍痛割爱了。
隔天差点被打瘸一条腿的一松在不良们散了以后第一件事不是检查伤口,而是跑到高中部那边去找意外地没有出现的空松。
毕竟从被救下那天以后空松就承诺过,无论什么时候在哪里他都会出现来保护一松。
可是今天他没有出现,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一松没敢细想,他一瘸一拐地翻遍了整个高中部,一直走到那个冷清得连保安都不怎么去巡逻的实验楼后面才找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空松。
之后一松是怎么把比他高出一头的空松背回家里去的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只记得自己熟练又冷静地翻出小药箱给空松做了最基础的清理。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就是虽然空松看起来伤得挺严重,但是都是小伤,还没到要去医院的地步,养两天就好了。
一松有些自责,明明可以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受伤的,结果现在硬生生地把毫不相关的空松拖了进来。
看着每天都有增加伤口的空松,一松再不善于表达空松也看出来他有在担心和焦虑了,但是空松只是摸了摸一松的头,笑着告诉他:“别担心,会没事的。”

2、空松(18) 一松(14)
空松不知道为什么一松这段时间突然不来找他了,而且就算是自己去找一松,一松也是变着花样地找借口然后跑掉。
很明显,一松在躲着他。
空松百思不得其解,他反思了很久自己最近干了什么,做错了什么,但是结果全都是——
NO IDEA.
所以等到好不容易有一次空松提早下了课去初中部堵到了刚打扫完卫生准备回家的一松的时候,他很直接地开口问了对方:“一松,最近怎么老躲着我?”
一松面对直球相当不擅长,支支吾吾又左顾右盼地想跑,但是身高又抽高了一截的空松哪里可能让他溜走,还干脆直接强硬地把人拽到了自己家去。
空松没有逼迫一松开口,但是也没有要放人的意思,他坐在沙发上抱着手盯着一松。看着空松不太和善的表情,一松僵硬地坐在空松家的椅子上,虽然椅子都铺了软软的坐垫,但他还是觉得如坐针毡。
所以一松还是哆哆嗦嗦地交代了原因。
“你快高考了……我不想打扰你……”
“……就这个?”
“嗯……”
空松看着一松一脸快要哭了结果又努力憋着的表情,想着这也太可爱了吧。
但空松只是叹了口气告诉一松:“没事的,不会被打扰什么的,本来和一松在一起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嘛。”
一松倒是不想哭了,但是脸更红了。

3、空松(20) 一松(16)
周五下午,准备出去逛逛的空松刚出校门,站在交通灯下等待绿灯时候,一眼就从川流不息的车流缝隙中看到了马路对面的一松。
一松刚升入高中一个多月,没有在之前那所学校的高中部读书。当然,一松到底是因为就读的这所学校更好一些还是因为这所学校里空松的大学更近一些才选择了那里,这个直到一松毕业了空松都没问到答案。
显然对面的一松也看到了空松,因为两人几乎是刚对上目光一松扭头就走了,留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空松焦急地等待红灯最后的五秒。
等交通灯的颜色一换,空松就冲了出去,抓住了还没来得及走多远的一松。
“一松你干嘛一声不吭就走了?”
“不关你的事。”一松埋着头想继续走,奈何被空松拉着手,“你放开我!”
“难道是专门过来找我的?”
“我没有!你放开我!”
“下次要过来的话提前说一声嘛,你看刚才要不是运气好我们就错开了。”
“……”一松停止挣扎沉默了两秒又开口,“臭松你不要自以为是,我是顺路才过来的,我没有来看你,我要回去了,放手。”
空松显然知道一松那永远口不对心的话是什么意思,轻轻拽了一下对方,瘦小的一松一个重心不稳就跌进了空松怀里。
“那下次我去找你,每个星期五我都去你们学校门口等你放学好不好?”
“不好,我要回家了。”一松这么说着,但是没有再想挣开对方。
空松倒是高高兴兴地放开一松,拉着对方往自己家方向走:“你说过你爸妈这个月不会回来了,去我家吃饭吧,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菜。”
“明明只是个臭松……”一松跟在后面红着脸嘟囔。

4、空松(22) 一松(18)
一松在空松面前哭过三次,一次是在空松高中毕业的时候,个子还小小的一松抱着空松“哇”地一声就哭了,大概是以为空松这一毕业就见不到了。结果后来一松才得知空松考上的是本地最好的大学,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空松边哭边笑。
再后来不管是什么事情一松都再也没在空松面前哭过,尽管对方说过受伤难过的时候都可以不用介意地在空松哥哥的怀里哭一场的话,但是一松基本都是冷着张脸给了空松一拳。
但这一次不一样了,空松大学要毕业了,这一回就是真的可能没法总是能见面了,一松心想,毕业了的空松肯定会很忙,不会再照顾他了,不会一边匆忙地准备自己的毕设还一边抽时间来陪陪快要高考的自己。
于是一松又“哇”地一声扑在空松怀里哭了。
空松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上的学士服还没来得及脱下来,一松的眼泪鼻涕就蹭上去了。
不过难得brother这么热情主动地跑来抱着他哭,空松当然是抛开所有问题先努力地去安慰哭到打嗝的一松。
一松哭着说我会尽全力考进你呆过的这所学校的。
空松说好。
一松哭着说我会考到最好的专业以后去找你。
空松说好。
一松说着说着又开始哭,哭到后面眼泪都没了就开始干嚎。
空松没办法,就轻轻拍着他的背,明明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感觉还跟当时那个刚上初中的小孩子一样没长大。
到最后一松直接哭睡着了,空松只好把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一松背回家里,并且一路上听了很多遍的一松的梦话,全部都在说“空松哥哥不要走”。
空松说:“好。”

5、空松(23) 一松(19)
当刚进校的一松在学长的带领下报道然后搬进了寝室以后,收拾东西到肚子饿的一松决定去食堂先吃一顿再说。
结果二十分钟后一松和嘴里还叼着面的空松在食堂一楼大眼瞪小眼瞪了整整一分钟。
之后的事情听食堂打饭的阿姨说有两个男生一言不合差点在食堂里打起来,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后来两个人就离开了。
食堂斗殴的嫌疑人之一现在正跪在地上,连两撇总是翘着的眉毛都耷拉下来:“一松,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既然被你看到了哭成那样的我,倒不如现在就把你灭口了!”嫌疑人之二激动地站起来准备去厨房找一把菜刀出来。
“讲道理啊一松,”为了自己堪忧的性命,空松眼疾手快地爬起来死死抱住了一松的腰,阻止对方进行犯罪行为,“你当时哭得这么伤心我找不到机会告诉你我在本校读研啊……”
“你放开!”
“我不放!”
“放开!”
“不放!”
“你放开!我马上回去复读考其他学校!”
“不放!你已经来不及了人家都开学了!”
“你去死吧臭松!”
“我不要!等了这么多年你终于成年了我噗……”
最后一松没有回去复读也没有杀掉空松,但是据一松的室友称,经常有个自称是一松的哥哥的人隔三差五就来接一松出去,但是看一松虽然一脸要揍人的表情但是还是乖乖跟着走了,室友们表示看不懂这个情况没法管。

-END-

本来打算写七个段子的,结果中间有两个年龄想不出怎么扩写就放弃了(
写完发现不够甜啊!!!

评论(12)
热度(154)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