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数字松】猫城(肆)

•想起小标题,但是觉得太傻逼了
•前文:   

之所以十四松确定那个是空松,只是因为空松的面具太独特了,全黑的面具上只有右耳附近有一条茶色的花纹,像伤疤一样挂在那,除此之外——
还因为面具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可怕。
听到喊声的空松像是回过了神一般,微微偏头将脸朝向十四松那边,纵使十四松是知道那只是个面具,但他还是在看到灯笼的红光下显得异常狰狞的面具时往后倒退一步。
“哦,是十四松啊。”

十四松没有问空松为什么会站在那,只是走了过去,并且顺理成章地被邀请一起去河边看马上就要开始的烟花大会。
一直在十四松头上睡觉的一松被两人说话声吵醒了,不满地甩了甩尾巴,蹭得十四松后脑勺有点痒。
“My brother,在这住得还习惯吗?”在正常的夜色下空松的面具看起来没有这么让人惧怕了。
“嗯嗯,还好。”十四松晃着双手在街上左顾右盼地走着。
“哼,别小看这座beautiful city,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
就算没听懂但依旧无法忍受空松发言的一松跳过去给空松的手臂上来了一爪,又蹦回十四松怀里窝着,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舔舔爪子。
空松站在人来人往的神社前尴尬地看了看抓伤,跟上了十四松。
“那空松哥哥,对于这里我不懂的可以问你吗?”
“Of course!”
一个戴着红色猫面具的人举着一堆护身符在两人眼前晃了晃,示意两人是否需要买。
“为什么这里的人早上会变成猫呢?”
“因为这里是猫城啊。”
一个哭丧着脸的面具突然凑到十四松面前,旁边是一个摆满了苹果糖的小铺子。
“那为什么晚上又会变成人?”
“因为是猫城。”
两个在打闹的小孩从空松身旁跑过。
“为什么小松哥哥说除了我和一松哥哥没有人进来过这里。”
“呼,这里是超出于幻想外的梦境之地,如果不是拥有资格的人是看不见这里的。”
“空松哥哥说话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痛啊。”
“啊啊……是吗。”
“那,‘不存在’又是什么意思?”
空松停下来,站在原地没说话。
人群开始稀疏起来的河堤上吹着傍晚最后一丝带着夕阳味道的风,远离祭典广场的地方果然安静了不少。
“我啊,很想知道哦。”

猫城是个神奇的城市,尽管和外界不想通,但是依旧运转正常,从各方面来说都是。
这好像有点不可思议,但随随便便问一个猫城居民的话,你都能得到答案。
“因为这里是猫城啊。”舔着棒棒糖的小姑娘说。
“猫城并不需要多余的东西。”拄着拐杖的老大爷颤颤巍巍地比划。
“很奇怪吗?猫城本来就是这样的。”夹着公文包的青年回答道。
“猫城的每一天都是一样的,猫城是不会变化的。”大家像合唱一样说出这句话。

“为什么要问这个呢?”
“好奇!”十四松也停下来,做了个挥棒的动作,“棒球!”
一松被这幅度过大的动作吓到了,不满地跳下来,蹲在地上挠挠耳朵。
“好吧,既然my cute brother发问了,那我就告诉你answer吧。”空松走到十四松旁边,两人并排站在河堤上。
“空松哥哥真好!”

猫城的居民分为两种,一种是正常又普通的居民,一种是“不存在”的。所有“不存在”的人家门口都会挂上红灯笼,而普通人家挂的都是黄灯笼。
至于什么是“不存在”,那是猫城的普通居民们不大像谈及的。
猫城是不会变化的地方,不会有生老病死,不会有出现和消失的概念,但是还是有人会以不得而知的原因“死掉”,这是不符合猫城规矩的,于是他们成为了规矩外的“不存在”。这些人一动不动地躺在他们挂着变红的灯笼的家里面,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形态存在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不存在”都是不详的。
“……最好,连他们家都不要靠近。”
远处第一朵五彩斑斓的烟花在天上炸开,烟花大会开始了。

-TBC-

我感觉我把自己绕进去了,这故事好迷幻啊……还有黑十四真可爱啊(比心
一松可能还有3000字才能以人形出场,稍安勿躁(土下座

评论
热度(13)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