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全员】概率论(5.0)

•小朋友们大家好,还记得这篇文吗!
•不记得!
•那么前情回顾走你,第一章上一章,顺便每一章都加了-概率论-的tag,想要尽情阅读每一章的话请直接猛点tag就好了,以及为了更好的阅读效果我会缓慢地开始修改前面的内容和格式

等到空松专门绕了一大段路甩掉不知道是哪家派来跟踪的车,最后还花式炫了下车技把车停在车库里——当然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夸他——以后,六人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虽说也不是没有在以前的任务里遇上大半夜才回家这种事,但是这还是松野家头一次费了这么大功夫却一无所获,而且还有人差点遇上危险,所以所有人都显得有点萎靡不振。
“总的来说,这一次行动,非常不划算。”小松拍了下桌子总结道,顺便让几个因为没什么精神的人回过神来,“那么,散会,轻松和椴松负责把十四松带回来的资料分析了,起床午饭后继续开会。”
轻松拖着不情愿又要做熬夜工作的椴松目送几个人回了卧室,打开了电脑,插上十四松不知道从哪里顺出来的U盘。
空松上楼回房间的时候突然间想起来了什么,转头问旁边的一松:“你之前不是说要收网吗?到底是什么?”
一松瞥了他一眼,想了想,终于想起来他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我唬你的。”
“诶?”

尽管一松是属于在正常情况下不睡满8个小时就会一整天都处于“我要砍人”状态的那种人,但是今天天才刚亮他就一下子惊醒过来了,根本没有去推测自己到底睡了几个小时,他就慌慌忙忙地冲到了客厅。
还好,客厅什么都没有。一松心安下来,平复着差点心律不齐的心跳,想起来刚才那个梦。
一松不是多梦的人,或者就算做了梦也会在醒过来的时候基本忘掉内容,但是这一次的梦太过于清晰和真实,让他差点以为一直以来帮松野家寄送委托书的小黑猫真的被残忍地杀害后血淋淋地丢在客厅中央。
不过还好,这只是梦,客厅里没有那一滩刺眼的鲜血,也没有小黑猫残破不堪的身躯。
一松缓了口气,他被这么一吓已经没有瞌睡了,干脆坐到沙发上去,看着趴在电脑前的轻松和椴松被他吵醒以后稍稍有些不满地抱怨了一下,还有在他一掀被子爬起来就跟着醒过来的空松下了楼梯。
“怎么了,一松?”空松揉着眼睛,明显还没睡醒。
一松摇摇头没说话,一个梦而已,不需要分享。
但是通宵了一晚上因为一些数据正在计算可以稍稍休息下所以刚趴下没多久的人有要分享的东西。
“空松哥哥,麻烦你下,”轻松皱着眉看着打开了许多程序的电脑屏幕说道,“把小松哥哥和十四松叫醒一下,我们被骗了。”

本来预计可以在大家吃饱喝足的午饭后才继续的会议被硬生生提前到了外面的一切才刚刚苏醒的时候,因为轻松做早餐去了——就算事态再严重,也不能饿肚子(来自松野家规)——所以由椴松来给大家解释他们两忙活了一晚上的东西到底如何毁于一旦的。
“简单来说就是,虽然里面的资料99%都是真的,但是里面被设定了一个一旦IP地址不符合一开始设定过的那几个,就会进行自毁的程序。他们根本就是故意让十四松哥哥拿到这个U盘的,因为我们不但什么都没拿到,并且,”椴松顿了顿,刚从厨房里出来的轻松接过话——
“我们的位置暴露了。”

松野家的住址和松野家到底是几胞胎一样是赤塚区的九大未解之谜之一,由于他们收委托(和委托金)的方式异于常人,所以大部分雇佣他们的人不要说知道他们在哪了,可能连他们面都没见过,从头到尾只知道松野家接受了任务,松野家完成了任务,松野家收了剩余的委托金。
倒也不是被知道了住在哪是个麻烦的事情,但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这个道理是没错的。毕竟,他们接过手的任务里,不知道有多少藏着一些无法启齿的秘密,一旦被知道了,可能别人顺手就上来抄家了。
所以现在一时大意被对方获取了位置,后果可想而知。
“那么你们……知道是谁拿到了我们的位置吗?”空松在开动面前的早餐前问了一句。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轻松脸上带着有些古怪的笑容看着空松,“我们刚才强行顺着查过去发现,我们的信息被发送到了这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事件的开端——也就是当时黑川绑架了你的那里。”
明明是被目击了整整两栋楼都被炸毁了,理应无人生还的地方,现在却得知人家不仅还好好地活着,而且即将会反将一军。这个结果太过于离谱了,以至于轻松说完话以后没人接话,只有筷子点在陶瓷盘子上敲打出的“嗒”声回应着他。
不过沉寂很快就被打破了,早就已经吃完饭去阳台上蹲着的十四松抱着一只叼着信封的白色小猫冲了进来。
发现这次送信的不是小黑猫的一松心里咯噔一下,他接过猫把信封取下来丢给身边的空松就到一边去和小白猫进行只有他们两听得懂的对话去了。
结果他知道了小黑猫是被提前布置在放着信的小巷子里的暗器伤到了后腿——并且如果不是灵敏的猫而是人的话,就不是伤到一条腿这么简单了——不得不让小白猫来代替跑腿,而布置暗器的,就是来信者。

“松野家的六胞胎你们好,
好久不见,我是你们上次‘杀掉’了的黑川。不好意思我不仅还活着,并且还将麻烦你们一件事。
聪明的你们肯定已经猜到了,我们正在计划一件大事,很抱歉不能愉快地与你们分享这个现在还是秘密的事情。但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愿意跟着我们的,表面上看起来是敌人,但他们都还好好地活着;不愿意跟着我们的,你们也看到了,不声不响地就去另一个世界了。
不过我想你们可能还是很困扰,本来处于中立态度的你们,为什么这段时间一直被很不友好地对待着。
我以为你们都是聪明的孩子,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早点承认,也不至于被逼得抱头鼠窜,狼狈不堪。可惜我发现,你们并没有吸取教训,并且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我。
但是,我是个宽宏大量的人,不会因为你们的这点小动作就大发雷霆,这样于身于心都不大好。所以我亲自写了这封信过来,小小地提醒一下你们,如果你们勇于承认错误,那你们还是乖孩子,我会让你们在中立线上安安稳稳地过下去,但是如果你们决意要像叛逆期的青少年一样死不悔改呢,那就不要怪我和你们再来一场有趣的游戏了。”
“莫名其妙。”轻松发表了看法,“完全没搞懂他在说什么。你们看懂了吗?”
轻松转头看看小松,小松摇摇头;小松转头看看椴松,椴松摇摇头;椴松还没来得及转头看看空松,空松就已经戴上一副墨镜说:“NO IDEA!”一松给了空松一拳然后转头看看十四松。
十四松点了点头。
大家若无其事地拿着信准备继续往下看,突然发现刚才好像哪里不太对。
刚、才、十、四、松、点、了、点、头。
“听着,十四松,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真的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小松对自己这个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脱线的弟弟感到有些头痛。
“我知道!”十四松喊道,“棒球!”
“不是棒球哦,十四松哥哥,所以你到底知道了什么?”就算是椴松也对这样的十四松无可奈何。
一松想了想直接把手伸进十四松卫衣的口袋里掏了掏,拿出来了一大堆东西。除了一捆二踢脚两只手抢三个手榴弹四个不知道炸弹在哪里的起爆开关五个橡子六根棒棒糖以外,还有一个大家从来没有见过的八音盒。
这是一个做工很精细的八音盒,掂一掂还是有些重,上面的雕花非常的复杂,也许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出一段故事什么的。但是由于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些什么,没人敢转动八音盒的钥匙。不过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这个,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从八音盒挪到了十四松脸上。
“Oh my little十四松,告诉哥哥你从哪弄到这个东西的?”空松问道。
十四松的眼睛不出意外地变成了猫目,很显然他陷入了沉思,大概过了五分钟或者一个小时又或者一个世纪,他终于想起来了。
“救空松哥哥那次路过一个没人的办公室的时候拿的!”十四松想了想补充道,“因为很好看!”
意料之中的十四松式回答,大家对这个回答心服口服哑口无言。基本可以猜得出黑川是因为这个小小的八音盒才跟他们闹这么大,每趟任务都处处要他们命,虽然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但总归这是个重要的东西。
“那这东西我就先保管着了。”小松说道,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把信看完吧。”
“……说了这么多,你们也别觉得我太过于啰嗦,毕竟人开始老了,有些事情记不住了就会多说两遍。
那么,给你们两天时间做决定,24日晚上六点,在西面开发新区那些正在修建的建筑里,最高的那栋,13层楼,我希望能见到你们。
记住,好孩子才会得到奖励。”

-TBC-

黑川这人说话真他妈恶心。
中间那个电脑方面的说法我是胡扯的,肯定有bug,有计算机等专业的看到了别笑话我(x
告诉你们两个好事,第一件是这文我编不下去快完结了,第二件是这个月肯定写完。(??

评论(11)
热度(72)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