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数字松】481秒

•倒春寒下雨天心情不好,写不出欢快的文字,不过这不是BE
•意识流吧……

一松对十四松的评价是:十四松就是十四松,所以他的一切行为都不需要用常理来解释。
但是现在一松对十四松的这个特性很头疼。
半夜睡得正香的时候一松在预感拉起警报的一瞬间睁眼醒了过来,抬头就看见黑乎乎的房间里十四松蹲在他的枕头旁边,吓得他差点蹦了起来。不过在一松勉强镇定下来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卧室里的挂钟。
凌晨四点。
他又转头看看依旧蹲着的十四松,后者睁着两只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他掐了一下手臂,发现有点痛,果然不是在做梦。
所以十四松大清早……不,现在还算大半夜,这是打算干什么?
十四松见一松醒了,没有说话,拉着一松就往外走。一松怕吵醒其他几个兄弟也没开口问到底是什么情况,结果就是等到两人都坐在屋顶上吹冷风的时候一松才找到机会询问。
“十四松,拉我上来干嘛?”夜里的风很凉,一松紧了紧身上的羽织,虽然好像用处不大。
“陪一松哥哥看日出!”
好吧,就知道是这种意味不明的回答。
“……我并没有想看,所以让我回去睡觉吧十四松。”一松打了个哈欠,他根本没这么早起过床。
“不对!我要陪着哥哥!所以哥哥不能回去!”十四松倒是兴致高昂,坐在屋顶上晃来晃去的。
一松压根没有搞清楚这几句话的因果关系,而且他发现十四松这么一折腾他就算想睡也睡不着了,干脆就在十四松旁边坐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十四松为什么突然有了看日出的兴趣爱好,毕竟自己都说过十四松的思想根本没法解读,但是既然十四松拉着自己来,那就等着吧。
凌晨的风很大,街上早就没人了,连总会在大晚上出没的醉醺醺唱着歌的醉汉也都已经安静地在某个不知名的巷子里昏睡过去。两人就面对着看起来空无一人的城市静静地坐着。
不过这么等下去还是有些无聊,一松心想,于是抱着腿的他转头看向从上屋顶以后一直处于兴奋状态的十四松,就跟圣诞节的时候等圣诞老人一样。
然后他想起了上次和十四松一起看日出的时候。
并不是像这次一样是有心来看的,那一次的时候大家还是初中,全家一起出去家庭旅行,结果回家的机票因为一些原因买错了,起飞时间在早上七点半。而地铁什么的那时候也没开,要叫出租车也很麻烦,于是松野夫妇合计了一下干脆提前一天退了旅店,全家人直接去机场里凑合凑合呆一晚上。
在机场呆一晚上听起来挺新鲜的,六个没怎么去过机场好奇心又重的男孩子就在机场里疯玩了一晚上,才到十一点左右就累得爬回堆行李的座位上倒下去就睡着了。
本来说好大家可以六点过再起的,结果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左右一松就被睡在旁边睡姿糟糕的十四松一脚给踹醒了,一松一肚子起床气地把十四松摇醒后,都清醒了的两人发现再想睡也睡不着,只好面面相觑地坐着。
就在这时候他们两发现了初升的朝阳。
机场所在的地方一片平坦,毫无遮挡的太阳还没发出刺眼到无法直视的光芒,大得占满了整整一扇机场的落地窗。
十四松和一松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直到半小时后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地醒了过来。
这是两人第一次看到日出,也是在今天前唯一一次看。
一松自认为是没有什么感性基因的,但多年前看过的那次日出至今还是让他难以忘怀,那是来自一亿五千万公里外的震撼。
就像不可能搞懂的十四松一样,难以解释那种感觉。
于是一松只好看着渐渐变白的天边,深蓝色的夜空开始谢幕,再过一会儿,就能看到一轮金色的太阳跃入视野。
这时候难得沉默了一段时间的十四松突然开口了:“一松哥哥,如果太阳突然熄灭了怎么办?”
“……你问这个干什么?地球肯定会在八分钟后毁灭,什么都做不了。而且我们死掉之前太阳都不可能熄灭吧。”一松又开始觉得头痛了,偏偏这个时候十四松的哲学思想又冒出来了。
“如果呢!”十四松倒是开始穷追不舍地寻求一个答案。
一松想了一会儿,脑子里想了很多个答案,包括理性地解释他们没有经历太阳熄灭的可能性,或者是就算熄灭了也一定有对策,再干脆点的就是那就这么死了吧反正活着也没意思。
最后一松叹了口气,在朝阳正好从远处的山头上出现,让那和煦的光线洒在两人身上的时候给出了回答。
“那我会陪你到第四百八十一秒。”

-END-

太阳光到地球的时间是八分钟。
虽然在太阳熄灭以后地球不会立马毁灭,不过为了营造这个氛围就忽略这个bug吧,总不能让一松给十四松科普天文知识吧(

评论(7)
热度(49)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