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速度松】AMNESIA

•本来应该是精神病系列第三篇的,但是死活想不出来剧情,干脆换了个健忘症老梗凑合凑合把这个有病系列结束了
•小松第一人称注意

“早啊,轻松。”

发现轻松彻彻底底地患上这个莫名其妙的健忘症的时候,他已经除了自己以外谁都不记得了。倒不是他连自己有兄弟这事都忘了,以为自己是独生子什么的,但是他对这件事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以至于在看见我们五个的时候竟然问出来“你们是谁”这种问题。
不过毕竟我们也是当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渣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当时只是以为轻松可能是前一天参加他那个什么丽华的演唱会的时候太兴奋脑子出毛病了,大清早的搞点小恶作剧之类的,于是大家根本没当回事,挨个开玩笑似得自我介绍了以后就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结果后来可真是出乎意料,连我这个长男都被吓到了。
第二天起来轻松又问了同样的问题。
“你们是谁?”
……这可怎么说呢?虽然受惊吓程度和我有一次不小心赌马赢了一大笔钱有一拼,但当时更多的是搞出了一身冷汗的恐惧感。
不信的话你来试试。
所以当时连没睡醒还揉着眼睛的一松都吓得瞬间清醒过来,所有人就这么愣着,盯着轻松看,似乎都想从他那张带着疑惑表情的脸上看出点什么破绽,来证明肯定又是轻松那过剩的自我意识搞的鬼,他只是想让大家关注关注他什么的——毕竟大家都知道家里这个唯一的“正常人”最不擅长的就是骗人。
很可惜的是,我们在他脸上除了困惑与害怕什么也没看出来,轻松好像是真的失忆了。
我们坐下来难得用严肃的气氛讨论了半天,总之最后决定大家一起帮轻松把他的记忆找回来。虽然趁此机会让他戒了他那追星的破爱好也不错,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原来的轻松回来。
而且……不,没什么。
所以我们带着他在外面跑了一天,从小学学校到豆丁太的摊子全部跟他说了一遍。我们发现他真的只记得自己的事情,其他什么都忘了。
倒是有很清楚地记得自己是轻松嘛。
要告诉他的事情很多,但是时间不够多,所以晚上我们也只好带着轻松去澡堂洗了澡回家睡觉,顺便计划第二天带轻松去哪找他的记忆。
然后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的大家在喊醒轻松以后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你们是谁?”
所有人都被吓到了,椴松几乎是被吓得要精神崩溃了。说实话比起想到这是健忘症,一般人更容易联想到鬼上身吧,连着三天同一个人醒过来以后开口的第一句话都是这么可怕的句子。
最后大家几乎是鸡飞狗跳又连哄带骗地把轻松带到医院,检查下来才知道,他得了很严重的健忘症,每一天早上都会忘记之前发生过的所有事情,除了自己。在医生的提问下我们才想起来,这段时间轻松睡眠一直不好,尽管他从来都被我们吵得睡得很晚,但是这回不一样,他是自己失眠了,别问我怎么知道的。而且除了失眠以外他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差了,以前和我吵架大部分都是小打小闹,前两天他是真跟我动手了,要不是空松正好出现拉着他我觉得有可能我会被揍进医院。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尽管我们试图每天都告诉他一遍我们是谁,但是等到第二天早上他依旧会问我们“你们是谁”。
令人绝望。
医生说好好治疗调理的话是能治愈的,但需要的时间会很长。我笑了笑,neet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所以我麻烦爸妈帮忙在乡下找了个小房子,就我一个人带轻松去住,让他慢慢恢复。至于为什么是我嘛……我看得出来虽然大家都是挺关心兄弟的样子,但是已经有人不耐烦了,我这个长男就该站出来担下责任了,况且——
不还是不说那个了。
总之,如你所见,现在我们已经在这住了一个月了。乡下环境不错,尽管没有小钢珠和赛马,但是我也没有感觉无所事事。因为每天都要把很多事情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轻松,试图让他记下来,不过成效不大,他至今还是会每天爬起来问我是谁。
我觉得每天都这么过下去我能忍住没疯掉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当了这么多年老大总算称职了一回。
不过每天每天都说一样的话真的挺累的,所以偶尔我会起点玩心,跟轻松乱讲点东西,反正到第二天他也会忘记。
比如当他问我我是谁的时候我就告诉他,“我是你的恋人,松野小松,你失忆了所以我在这守着你,期望能用爱唤醒你的记忆。”这句话痛得跟空松似的,我自己都想笑,不过轻松听完以后会若有所思地低头想一会儿,估计是在想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同性恋。我觉得挺有趣的,就继续编故事骗他,编了一大堆我和他交往的故事,结果他听着听着还当真了,还对我道歉说他不是故意忘记的。
不得不说这样的轻松还挺可爱的,比以前那个就知道暴力解决问题的家伙好多了,所以不能怪我玩上瘾了,连着好几天都给他灌输假消息,轻松那反应简直是乡下生活里不可多得的趣事。
不过没玩几天我就觉得腻了,估计是拿这种事情骗轻松还是问心有愧吧,说到底我还是个有良心底线的人渣嘛。后来我的说辞就换成了“我们都是某某家族的成员,也就是黑手党,在一次我方几乎团灭的行动里就我们两带着重伤活了下来,但是我没想到你失忆了,所以我只好带着你退出那个地方隐姓埋名呆在乡下。”或者是(捏着嗓子说)“我是你以前救过的一只鹤,得知你因为一些事故失忆了特地变成人来报恩照顾你,你看我就是照着你的样子变的所以我和你长得一样。”还有什么“你是一个触犯了条规的湖神,被天打雷劈了以后,我遇到了半死不活的你,然后我就把你救下来了。”总之我越编越离谱,感觉都能写小说了。不过每次我说完轻松一开始都会有一点点不太相信的,他虽然没说话但他的脸色永远不会骗人,接着我就会继续编一大堆证据来说服他,等说到天黑了该睡觉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信任我了。
这倒是挺有趣的,但偶尔他那种完全的信任感会让我手足无措,不过想想也是,毕竟是一个丢失了记忆的人,我会耐心地帮他回忆他当然会无条件信任我了。
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第二天他都会忘记。
是啊,不管我说什么,他总归是会忘的,我的一切努力终究都是白费。说实话,支撑着我还在这里呆下去给轻松编故事或者说真故事的理由,我自己都找不到,或许可以归结为啃老的生活太无聊了。
真的是这样吗?
你看,现在我连自己都开始骗了。
不过也由不得我想这么多了,天快亮了,轻松要起床了,我还得想好今天要怎么回答他的“你是谁”。

“我是……你的哥哥,松野小松。”

-END-

小松的人渣性格和语气我努力了,两个人感情不明,喜欢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有问题就问吧。
bgm是泽野大神的I want to know,为了酝酿一点伤感气氛。

评论(17)
热度(67)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