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速度松】雨后天晴

•来自@星源尘世 的点文,一个速度松的傻白甜小故事,结果我写的傻占了三分之二(没有
•这什么狗屁标题……
•我的天哪这OOC,不忍直视

大雨突如其来,让刚走出书店的轻松不知所措地站在书店门口。他不知道为什么一贯谨慎的自己唯独这一次出门忘记带伞了,明明出门的时候就发现天气很阴沉的。
那干脆就在门口等到雨停吧,这样想着,轻松抱着书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雨没有要停的意思。
不过轻松并不着急,一个neet怎么可能有要急的事情。不过秋季的雨天里吹来的风似乎已经开始转凉了,轻松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颤。
但是这么干等着确实太无趣了,轻松无聊地左顾右盼,看书店门口被风吹得飞舞起来的风铃,看面前被雨水砸得几乎趴在地上的花,看马路上飞驰而过的车溅起来的水花,看对街拐角处出现的一抹熟悉而醒目的穿着红色卫衣的身影。
轻松几乎要产生一种自己要欢呼雀跃的错觉了,自己家长男打着伞路过这里,无疑是让他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虽然这么说好像太夸张了。他赶紧把所有的书的重量移到左手上,腾出右手来准备举起朝着对面打招呼,让小松过来救一下忘带伞的他。
然后稻草无情地断掉了。
站在靠街外侧的小松身边,他的伞下,已经有一个人了。
虽然被小松挡着,但也能看得出来是一个女人,身材还不错。
雨幕忽然变得很厚重,尴尬地扬起手的轻松如鲠在喉,那句本来要喊出来的「小松哥哥」卡在嗓子里,刺痛感让他有些头晕目眩。缓过来时小松已经从视野里消失了,轻松发现脸上有水,不知道是雨水还是眼泪。
没过几分钟那瓢泼大雨就停了,阳光从云层后倾洒下来,亦如开始下雨时让人措手不及。轻松恍恍惚惚地抬脚离开书店,往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都在想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看那样子,两人大概是在交往吧,没想到小松哥哥也有女朋友了啊。虽然刚才雨太大没看清,但两个人的表情肯定应该是很开心很幸福的吧。
那自己到底在在意些什么。
是兄弟中居然有人一声不响地就成为现充了?
还是脱团了居然瞒着大家?
不不不这两个好像是同一个问题,最关键的应该是不管怎么想一个neet能找到女朋友本来就是一件令人大吃一惊的事情了吧。
对,这才是自己在意的,这才应该是自己理应在意的。
「为什么伞底下的人不是我呢?」
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轻松诧异地发现刚才那句话居然是自己说的。
这是嫉妒?嫉妒自己家长男,自己家大哥的女朋友?
怎么可能。
直到面前的门被拉开,轻松都还沉浸在思考如何解释自己说的那句话的思想里。听见门被拉开的声音,他才发现自己早就不知不觉走到家门口,而且还一直抬着头看着天发呆。
「哎?我们家发电三郎在门口想什么呢?我看你站了好久了。」拉开门的是半小时前才见到过的小松。
「我……」被这么一问轻松慌了手脚,绝大部分原因是问话的人,「我看天气不错就站着晒了会儿太阳……」
自知自己找的理由自己都听不下去了,轻松越说越小声。
「你什么时候有这么老头子一样的爱好了?」
「不是……我……懒得跟你说。」轻松用惯用的说法想打发走小松,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人安静会儿。
「诶,这么无情?我还说想晒太阳的话哥哥陪你去屋顶上晒呢。」小松摆着一脸可惜的表情。
盯着笑嘻嘻的长男,轻松觉得今天的小松真的转性了,难道是找了女朋友的原因?
结果两个人还是拿着几罐啤酒上去了。
轻松觉得自己也有点不正常了,他们两个什么时候会这么和平地坐在一起聊天的,平时吵架打架的时候没把房子拆了就不错了。
其实两个人也没聊什么东西,天天住在一起又都是无所事事的家伙,有什么事大家都该知道……哦不对,有一件事大家就不知道。
「小松哥哥你找了女朋友?」轻松一口干掉一罐啤酒以后擦了擦嘴转头问道。
「诶?诶?你怎么知道的?」没想到平时大大咧咧的说啥都没羞没臊的长男意外地害羞了起来。
「猜的。」轻松面不改色地撒谎道,「还真有?」
小松点点头,根本没有怀疑轻松说自己是猜的有多么不可信。
「那……能讲讲她吗?」轻松转回头,看着远处要落下地平线的夕阳。
这一问几乎是拉开了小松的话匣子,从两人相识到相处到相爱,从太阳落山讲到弦月高挂,屋顶上已经堆了一地的空罐子了,小松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
轻松一直在喝酒,说是他在听,其实那些话全都左耳进右耳出,偶尔还敷衍地附和两句。他没想到他一问小松真的就说了,连打断都来不及。
他真的不想听这些。
心好痛。
「哦对了对了,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东西。」小松站起来,因为喝多了有点摇摇晃晃地,「我去卧室拿给你看。」
不会是两人的合照吧,这架势看是都已经装了一相册了吧,放在卧室里这么久了居然都没察觉到,轻松突然对自己的观察力开始怀疑起来。说起来要不是今天正好撞到了,连小松哥哥谈恋爱了都不知道。
不一会儿小松就爬了回来,手里不是什么厚厚的相册,只是一个很素雅的信封,看起来不是小松的风格。
轻松心里忽然升起了极大的危机感,他告诉自己不要接这个信封,但看见小松开开心心地递过来还是伸出手去拿了。
信封很轻也很薄,里面也只有一张风格同样素雅的卡片,不过是一张婚礼请帖而已。
不过……而已。
下个月13号的婚礼。
轻松希望自己现在在做梦,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点想哭,但是看到小松一脸幸福又期待的样子,他只好酝酿了一下让自己的声音不会显得太糟糕。
「恭喜小松哥哥了。」
说完一阵倦意就上来了,可能真的是喝多了,轻松闭上眼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
「轻松?」
让我睡会儿。
「撸撸松?」
别烦我。
「哇,怎么哭了?地上太凉冷哭了?」
轻松一下子坐起来抹掉眼泪,却发现自己不是在屋顶而是在起居室里,天也没黑,现在还是下午,外面艳阳高照。
「今天几号?」
「9月13号啊。什么啊?你睡糊涂了?」小松疑惑地拿着漫画坐下来。
「你不是今天结婚吗怎么还在这?」轻松有点吃惊,怎么一睡就睡了大半个月。
「嗯?结婚?谁?我?」小松明显不在状态,「轻松你终于愿意和我结婚啦?」
「你别跟我开玩笑!你请帖都给我看…过…了…咦?这么说我刚才是在做梦?」
「哇,连请帖都发了?」很显然小松根本没抓住轻松的重点,「我还以为瞒得住你,你等等我给你看个东西。」
轻松又恍惚了起来,这算什么,梦照进现实了吗?
似乎是重复着梦中的情景,小松眼神稍微有点期待地递过来一个信封,不过和梦里不一样的是这个信封明显是小松的风格,张扬的大红色。
信封里抽出来的果然是一个请帖,轻松几乎是快要绝望地叹了口气,结果他发现了什么不对。
「你什么时候写的这玩意?」轻松举着请帖一字一顿地问着神色闪躲的长男。
「哎呀…自己写着玩的嘛,轻松松你不是都说了今天结婚吗?」
「我没有!混蛋长男去死吧!」说完轻松已经毫不留情地揍向了小松。
鸡飞狗跳的混战里请帖被随便摊开放在了桌上,上面除了松野小松和松野轻松的名字被并排写在一起外还有墨迹未干的「9月13日」。
这样的结局,可真是,可喜可贺。

-END-

说是傻白甜结果到最后才甜起来,我这叫先抑后扬
感觉结局少写了什么一样,好难受,总觉得前后呼应不太到位,又不知道怎么改。
打开文档打了几个字选键盘去了,我就想问下红轴和茶轴到底有啥区别,不打游戏,我就是拿来打字,我保证换了键盘能提高更文率!
总之希望喜欢!

评论(9)
热度(72)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