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色松】古堡旧事(下)

•前半部分戳 古堡旧事(上)
•这个文另外一个标题是《古堡爱情故事》(不是
•纳米级微含恶魔小松x女神轻松,少得不行

空松伯爵眼前的,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恶魔。
不过那又怎样,恶魔和吸血鬼两个种族不要说有过节了,一个住在人界,一个住在地狱深渊,他们连交流都很少。
「救救我。」
一松彻底昏迷之前只来得及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他就义无反顾地倒下去,当然,意料之中地被反应过来的空松伯爵接住了,不过他这时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
被蝙蝠翼糊了一脸的空松伯爵似乎有点没搞清楚情况,毕竟前两天还见过的可爱又容易害羞的——他认为的——一松修女突然就变成了这样,这信息量太大了。不过空松伯爵吃惊的不是因为一松是恶魔,而是因为一松在负伤的情况下为什么会选择找自己。
但现在的首要任务不是去研究这个问题,一松身上的两处枪伤因为修女服的彻底消失而暴露出来,空松伯爵只好先为一松处理伤口。
打了个响指让大门自动关上,空松伯爵半拖半抱地将全身赤裸的一松往最近的一个卧室走去。一松看起来不算很重,事实上他确实也不重,重的是那对无力垂在地上的恶魔翅膀。
空松伯爵没想到自己还会有处理子弹伤的一天,尽管这一次是帮别人。他一边拿工具帮一松取出子弹给伤口消毒,一边回想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啊,简直是意气风发,没事就非要去招惹教会的人,所以经常会带着一身被银弹伤到的痕迹回家。
这可是吸血鬼的浪漫!那时的空松子爵时常骄傲地看着那些难以恢复的伤口这样想着。
结果后来的一次千禧年圣战里,一颗差点让他丧命的银弹从他那已经停跳了几百年的心脏边擦过,让他彻底变成了能动口就不动手的主和派,并且找了这么个依山临海的小城堡住了下来,安安静静地享受属于他的寂静和孤独,还有啊……
昏过去的一松动了动,把空松伯爵的回忆打断了,也打断了他正要给一松绑上绷带的动作。一松的翅膀突然如同他之前的修女服像被点燃了一样迅速变成了灰烬消失,而一松本人也挣扎着醒了过来。
他这一挣扎不要紧,却是把伤口又挣裂了,几滴鲜血从一松的背后的伤口滴了下去,「啪嗒」,掉落在干净的大理石地面上。
糟糕。
这是空松伯爵现在唯一的想法。他想起了醒来时的噩梦,他知道遇到一个恶魔成为不了什么坏事的,但是从他丢掉那袋榴莲味的鲜血到现在又忙活了半天——
他饿了。
吸血鬼捕食的本能在空松伯爵闻到那香甜可口的味道的瞬间就张牙舞爪地将他的理智禁锢起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四颗尖牙已经刺进了一松脆弱的脖颈皮肤。
空松伯爵已经很多年,不,确切地说已经好几百年没有直接地进行捕食了,每天每天地像喝牛奶一样喝现成的血让他都快忘记了直接吸食血液的感觉了。
忘了说,吸血可是能让人上瘾的,那是堪比做爱的快感。不管是对吸血还是被吸血的那方,这句话都成立。
现在的状况,可真是有点,怎么说呢,不妙啊。
一松作为一个来自地狱深渊的恶魔,非要跑到一个海边的村子里当死对头教会的修女,无非是太过无聊了想体验点刺激的生活。就是这种无厘头的理由,让他一直呆在了这里。当然,偶尔去吃点灵魂——大多都是将死之人的——维持生命也是必须的,不过他觉得自己问心无愧,毕竟没有杀人嘛,懒洋洋地过着这种安安稳稳的生活多好。
不过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他觉得住在山上城堡里的那个吸血鬼挺有意思的。
相较于从来没见过伯爵真容的村民,由于每天空松伯爵都会下山来取牛奶,哦不对,取血袋,几位修女和神父基本都是伯爵天天见。空松伯爵不知道是吃多了还是忘吃药了总是会穿着奇奇怪怪的装扮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发言,一开始几位性别为女的修女还会聚在一起小小的讨论一下这位伯爵似乎有些风趣,久了以后就发现伯爵这是病,好像还治不好。而那个看起来很阴沉的一松修女则是从来不加入她们的谈话,他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关心,玛丽小姐总结道。
在大家都希望生活就这么平平安安地过下去的时候,这个未曾预料到的暴雨天就到来了。正在教堂里祈祷的神父突然想到什么睁眼抬头往后面一看,这一看就看到了划破天际的闪电照进教堂巨大的玻璃窗将几位修女的影子映在了墙上,而其中一位的,除了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模样以外还有一对巨大的蝙蝠翼,黑影遮住了大半面墙。
神父毫不犹豫地开枪了。
一松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暴露,慌慌张张地跳出教堂以后他只有两个选择,往海里走或者是上山。往山上走的话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事,往海里走虽然海上有风暴不过这对恶魔来说不是问题,只要能摆脱掉神父的追杀就能画个魔法阵回地狱了,好久没回去了不知道他那个哥哥是不是还在每天跟思春一样就知道念叨那个湖中女神。
结果等一松看清楚他在哪的时候已经带着两处伤在暴雨里敲响了城堡大门。
这可真是,有点不妙啊。
腿上被什么东西勒住的感觉让空松伯爵彻底清醒过来,张开嘴离开了一松的脖子,尽管那里的四个小洞还在往外散发出致命的诱人香味。不过对于空松伯爵来说,早餐吃少点比较好,这样有助于身体健康......好像有什么不太对。
空松伯爵把视线往下移了一下才发现,什么嘛……缠住自己小腿的只是一松的那根尾巴,三角尾还在不自觉地蹭着自己,并没有什么问题。
不,等等!什么啊!这什么情况!这有很大的问题!
过于震惊的空松伯爵这才发现一松已经一脸潮红地喘着气,在自己怀里微微颤抖着想将脖颈送回空松伯爵嘴里。看来很久没有正常进行捕食让伯爵已经忘记了吸血有催情的作用了。
不过还有更不妙的事情,空松伯爵觉得现在不是继续吸血能解决的了——这跟早餐没有关系——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这副模样的时候能忍住还是鬼吗!
所以空松伯爵可耻地硬了。
虽然现在突然插叙一下有点影响气氛,不过该讲的我们还是要讲。比如空松伯爵第一次遇到一松的时候就一见钟情了,尽管对方是个男的,现在摇身一变又成了个恶魔。比如一松在空松伯爵意味不明地多次接触下,其中包括陪他喂猫,陪他溜猫,陪他撸猫,给他顺毛,陪他晒小鱼干,中间好像出现了奇怪的东西我们不管了,突然发现他对这个没有一点吸血鬼样的伯爵有意思了。再比如空松伯爵在锲而不舍的(自己认为的)攻势下发现一松并不买账(自己认为的),越战越勇,曾多次半夜翻教堂的墙把对方拉出来逛花园,还即兴表演《罗密欧与朱丽叶》却被对方糊了一脸猫掌。再再比如一松有过悄悄把别人的血袋换成自己的,并且非常嫌弃期待着伯爵能喜欢这个味道的自己。
总而言之,这是两情相悦,尽管有的人太别扭了从来没说过,结果倒是把自己送上门去了。
「后来,教堂里少了一位修女,伯爵多了一位夫人,并且再也没向村里征收过血液了。」吟游诗人笑着结束了这个故事。
「可是你刚才明明切掉了一部分剧情!」一个听故事小朋友举手问道。
「那个可不是全年龄向的哦,时间不早了快回去吃饭吧。」背上自己的琴,吟游诗人打算离开。
「您不来我们家吃饭吗,」刚才提问的小朋友拉了拉诗人的衣角,显然有些不舍,「我还想听故事……我妈妈说了家里有很多吃的!」
诗人拍了拍小孩子的头,看了看远处的森林道:「谢谢你的好意,还有人等着我呢。」
「那……您叫什么!您还会来讲故事吗?」
「我?我叫十四松。」诗人还是保持着那大大咧咧的笑容,「以后有机会还会来的,我还有很多故事呢!」

-END-

感觉我还有好多好多点没写出来…要报警,第一次写设定这么多这么乱的架空。不写人设实力在文中交代背景绝对是个挑战,对于我这种话唠来说(
本来是想写肉的,吸血催情这种设定太适合了,结果非常遗憾,我突然不想写了(ntm
结尾那看起来有种我还要写其他两对故事的打算,但是我还没想好框架,建议不要期待。

评论(6)
热度(67)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