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数字松】SCHIZOPHRENIA

•psychosis系列第二弹,数字松,精神分裂症一松,可能会有专业性bug
•详细设定说了就没意思了直接看文吧

我是松野一松,今天是2016年1
他告诉我没必要写得这么规范,那就随意写写好了。
本子是跟外面的人要的,听说我要写日记就立刻给我了。
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两个月了,之前住在另一个地方,和这里很像,偏僻,安静,狭小,我不喜欢复杂。
让我住过来的是我的兄弟之一,我记不得是谁了,亲情关系也是很复杂的,我不喜欢,更何况有四个兄弟。
但是他不一样。
写日记就是他提出的,虽然我觉得这也很复杂,但是他提出的,这就没问题了。
我是在这住了一个半月的时候见到他的。一开始看见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的时候稍稍有点愤怒,毕竟这是我个人的空间,我讨厌和人打交道。
但是他不一样。
他喊我“一松哥哥”,这和家里我唯一的弟弟喊我哥哥时是完全不同的语气,这让我感到有些惊讶,但总归是让我平静下来了。
他没有告诉我他是谁,同时也让我对其他人保密他在我这的事情。这成为了我们两的秘密。
我不信任外面的人,我是不会说出去这个秘密的。
今天已经写了很多东西了,明天再写。
今天是1月哦对了他说不用写日期。

他说让我写点什么,我得想想。
今天天气不错,虽然窗子很高但是我还是看到了晒进来的阳光。从我的枕头上开始,慢慢移动着,最后照在坐在床脚的他身上。
他没告诉我他是谁,但是他在阳光下抖了抖他那对白色的翅膀,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天使吧。
但是我从不信教。
他说这跟宗教没什么关系,只是跟一松哥哥的想法有关系。
我记得我从来没想过什么天使,我不需要救赎,我只是一个被堆放在角落的垃圾。
他喊我去打棒球了,那么接下来的明天再写吧,今天是几号来着…想不起来了。

我很好奇这个本子我竟然写过东西,而且他告诉我是前两天写的。我的记忆力一直以来都有点差,也许写日记是个不错的方法。
今天他说带我去个好玩的地方,但是我对房间外面其实没什么兴趣。
我没告诉他我这么想,他好像就知道我的想法了。然后我就看到他的翅膀没精打采地收着,可能是不太高兴吧。
那我应该怎么办呢?

今天外面的人进来了两次。
一次是来弄了下我的门,似乎是出了故障吧,可之前根本没人动过那扇门。我对我的私人空间受到侵入感到很生气,我发了火,那些人就出去了。
第二次进来是紧接着的事,我就被人用什么固定住了行动。
这些不可理喻的人!
他一直坐在我的床上看着,等那些人走了以后问我今晚还要不要出去玩。
我才想起来这门确实开过,昨晚我们出去玩的时候打开的。
所以干嘛把我绑起来?!
他喊着一松哥哥开心一点帮我松开了那些固定我的东西,可是开心是什么?
总之我答应了他今晚继续出去玩。
因为他是不一样的。

今天是1月2
昨晚我们记得关门了,所以今天没人来打扰我。
我从来没出去过,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但是他觉得很开心,一直在楼道里飞来飞去,我够不到,有翅膀真好。
可我还是不理解开心是什么。
他说今天也出去吧,继续往上爬一层。
我说好。
他告诉我晚上楼道里会有外面的人走来走去的,但是有他在就不用担心被发现。
我无所谓,不过我确实很讨厌外面的人。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他催着我赶快写完日记出去。
早上的时候…也可能是中午吧,我对时间没什么概念,我的房间里进来了很多很多人。我还没来得及让他们滚出去我就又一次被绑了起来,捆得比上次还要紧。
我大吼大叫可是没什么用。
他被吓坏了,躲在床底下,那长长的袖子忘记全部藏好了,不过好像没人发现。
我才发现进来的人除了外面的人还有我的那几个兄弟,长得一摸一样的脸让我感到厌恶。
那些人跟我说了些什么,可我现在全都忘记了,我是没有耐心听那些复杂的东西的。
但是刚才我突然发现,他和我的兄弟,我是说,包括我,长得很像,应该是因为他一直张着嘴跳来跳去我才忽视了这个问题。
但他是不一样的。
总之他又帮我松开了束缚我的东西,打开门带我出去玩。
我隐约有点印象昨晚我们已经到了顶楼,可是顶楼阳台的门被锁着,他说他那个时候打不开,今晚去试试。

门打开了。
阳台上风很大,他非常兴奋地在天上到处乱飞,我有点害怕他就这么飞走了。
但是他保证一直陪着我玩。
我第一次知道外面还是很好看的,要做对比的话就是和他的那对翅膀一样好看。
他带着我走到阳台边沿,楼顶有点高,不过我可没有恐高症。
他悬在半空中,已经是楼外面了,他朝我伸出手。
这回我看懂了。
他在邀请我。
但是我回去了,回到这里,我的房间里,我的私人空间里,把门锁上,把他锁在了外面。

2016年1月30日 晴
我是松野一松,性格孤僻,不爱与人交流,可能精神上有点问题。
但是这些对于垃圾来说都不叫做问题,这只是附带属性而已。
有个叫我“一松哥哥”的天使被我锁在了我住的这个地方的楼顶一晚上,没有回来。
我得去找他。
因为他是不一样的。
也许他还在昨天那个地方等着我,邀请我和他一起玩。
房间里也罢,半空中也罢,我都不会拒绝他的邀请了。
他不一样。
是的,所以我要出发了。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我市某精神病院一患者跳楼自杀,据悉该患者的防护措施均被严重破坏,有球棒击打痕迹,有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

-END-

十四松是妄想产物,一松因为思维障碍所以日记的语言非常混乱,我尽力在表达这个感觉了,这些全都是精神分裂症的表现。
没啥想说的了,有看不懂的直接问吧。
写的时候我妈看到了电脑屏幕上一大个“精神分裂症”,我到底该怎么解释我没问题,急,在线等。

评论(3)
热度(39)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