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松/全员】剑三真好玩(1)

•用了 @獵鳳@松 太太授权的剑三设定写点段子,加了一(hen)点(duo)自己的设定…其实是自娱自乐向()有速度 材木 数字 倾向

•以90年代为背景来写(也就是说歌爹还没出生

•关于名字的话用的版本和太太的不一样,おそ松→小松 チョロ松→轻松


1

今天的小松非常无聊。

然后小松打开了电脑,小松登录了游戏账号,小松看着登录界面的角色。

小松:“哎呀我真帅。”

旁边不明所以的轻松抱着电脑挪过来看了一眼。

轻松:“妈的智障。”

轻松:“谁让你在成都下线的,排队1000+好玩吗?”

于是小松看着他帅气的人物界面等了半个小时才上线。

一上线小松直奔洛阳,正好是恶人的牛车,接了任务点了一个老司机跟随,小松就去划水去了。

结果没想到是新手司机,卡树上了。

一车的人瞬间被后面汹涌而来的浩气淹没,不知所措。

小松大叫:“轻松救我!”

已经关了阵营在等神行CD的轻松赶忙给小松下了个镇山河。

小松已身受重伤。

小松懵逼了,轻松也懵逼了。

轻松:“你他妈又炸我无敌?”

小松:“我没有???”

轻松:“……”

轻松突然顿悟:“你傻逼吗我是浩气!!!”


2

小松很悲痛,他觉得是排了半个小时的队让他脑子有点不清醒。

做完日常他拉着轻松去打22恢复心情。

小松:“好巧。”

轻松:“好巧。”

隔壁房间的椴松:“怎么遇上了这两个人渣。”

同样在隔壁房间不明情况的空松:“?”

剑气对藏花。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大家打得热火朝天。

总之被集火的空松只剩一刀了,小松和轻松那边也危在旦夕,毕竟无敌被用(bao)过了,而椴松手上正好有一个听风。

在这关键的时刻,小松对着另一个房间大吼:“十四松!”

十四松迅速给椴松发了个弹窗。

空松已身受重伤。

被弹窗干扰耽误了一秒放生掉了空松的椴松:“卧槽?”

于是椴松非常愤怒地溜了那两个作弊的半个小时。


3

空松退出JJC以后还是很懵,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但是椴松很生气,椴松冲出房间,椴松去了隔壁房间。

隔壁房间传来了小松的哀嚎。

轻松决定视而不见。

小松:“不公平啊你凭什么打我不打十四松!”

椴松:“不能对天使动手。”

小松:“?”

轻松:“贵圈真乱。”

椴松回来了:“排吧。”

空松打算安慰一下椴松:“不就是输了一场嘛…”

椴松:“闭嘴排队!”

空松:“诶?”

这一场是大漠楼兰。

椴松看了一眼对面的配置。

椴松:“卧槽。”

椴松:“今天我是不是不宜上游戏。”

对面两个号椴松都很眼熟,全是十四松的,一个天策一个苍云,就是不知道一松和十四松谁用的哪个号。

可惜空松还是懵的。

不过最后还是赢了。

大奶椴松加上略微放水的十四松的前提下不赢也难。

除了空松莫名地在虎跑天策的时候反向玉泉。

大漠的地形很适合玩这种play。

一松看见空松的藏剑跑出去又粘回来X3笑得手一抖浪费了一个盾墙。

出了JJC椴松生无可恋,他决定去打本。


4

夜守和逐虎处在开荒期间,大部分团都还没能全通,所以稻香村和秦皇陵的装备依旧炙手可热。

固定团的团长已经开始打广告了,DXC+QHL连刷不出退一半来老板,有意MMMMM。

椴松点进团里,小部分无聊的人已经进组了,看见椴松的秀秀进组的时候都热情地打着招呼。

毕竟是全团最可爱的妹子嘛。

看见空松的藏剑进组的时候也热情地打着招呼。

毕竟是史上最壕(hei)老板嘛。

新版本都开了秦风都还没凑齐,现在还穿着破虏秦风混搭的老板也是难得一见。

特效武器只有轻剑,重剑还是帮贡。

连腰坠都是大明宫的。

空松:“哼,转风车的时候开鼓宜是藏剑的浪漫。”

椴松:“是是是。”

又叫了几个老板,剩下的团员也陆陆续续上线了。

A:“B今天来不了。”

团长:“谁有亲友顶一下?”

椴松:“1”

椴松对着隔壁房间大吼:“十四松哥哥来救场!稻香村秦皇陵老板团!”

十四松已加入团队。


5

一松一看十四松打本他就想跑路,毕竟当年的阴影太深了。

比如大明宫打无名的时候。

全团散散乱乱地跑了,一松手足无措地呆在原地,发现周围空无一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

然后一松选择了自绝经脉。

团长:“咋有人死了呢。”

比如血战全通团的时候。

不小心和十四松遇到一个演员团,一个boss灭五次,灭到男女神面前的时候一松已经快砸电脑了。

最后可喜可贺,男女神没有灭五次。

因为女神灭了十次散团了。

从此以后一松发誓连大战本都不进。


6

但是现在一松在十四松的撒娇下还是坐在旁边看十四松打本。

十四松用田螺号进了椴松的团,四秦风特效武器腰坠,精六插八。

DXC老一顺顺利利地过了,空松包了散件。

十四松dps第一名。

空松倒数,藏剑打本嘛,你懂的。

DXC老二空松主动要求去清旗子,团长非常高兴。

DXC老三因为打十二生肖的加成,空松的dps有所提升,不过十四松的几乎已经爆炸了。

boss倒了以后一摸,残念,没有藏剑的牌子。

无名打完以后团长大吼别摸,结果还是有人手贱。

团队:[大师特效武器][丐帮帽子][藏剑帽子][天策帽子][一堆没卵用的散件]

团长:“天要亡我。”

团长把藏剑牌子插给了空松,空松看了看包里三个秦风帽的牌子,欲哭无泪。


7

QHL打到一半的时候一松就靠着十四松睡着了,而十四松还在兴致勃勃地拼dps。

结果这回一个藏剑牌子都没了。

安禄山倒之前一群人已经围到摸箱子点等定身了。

团长:“放着我来!”

团长大手一摸。

团员A:[沉沙玄晶]

团员C:[沉沙玄晶]

团员D:[沉沙玄晶]

团长:“哎呀出玄晶了。”

忘记跑到箱子附近的空松很感动,扭头问椴松拍多少钱划算。

椴松:“空松哥哥。”

空松:“哎。”

椴松:“你是不是至今还相信无名门口的火墙你没有拿到成就只是因为你穿的姿势不对?”

空松:“是啊…怎么了?”

椴松捂脸。

最后没有玄晶,也没有退款。

因为出了一个藏剑牌子。


-TBC(?)-


暂且TBC吧如果想起来了就再写点,反正是段子嘛。

有时候会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编进去,比如那个藏剑的虎跑+玉泉,当时在yy里笑成傻逼了(

最后这个文风是参考了全职,我是说《全职高手》的有本同人《住我楼上的张先生》,妈呀那本神作我高考前一个月连刷了三遍(不要随地安利

评论(35)
热度(32)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