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全员】我家门口是条单行线(1)

•前几天做了个调查,速度色松末松8票,速度材木数字2票(大分差啊)所以这篇的cp就是前面那个组合了,喜欢材木数字的盆友不要着急,后面还有一个系列补偿你们
•三更结束,全文都以轻松的视角讲故事,这一篇是色松出场较多,还有你们懂我只写カラ一

总之,出于各种奇奇怪怪的原因,现在我们六兄弟被爸爸妈妈赶出来了,分别住在两处住宅里。先不说爸爸妈妈什么时候买的这两个房子,单说非要让我们分开住这简直就充满了槽点吧!两处房子隔得不远不近,路程正好就是走路嫌远和坐车浪费钱的交界处。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那问题是什么呢,你看标题也知道了,这中间是条单、行、线!
单行线是什么,是一种恐怖的存在,是懒癌患者的死亡通知书,是要做好坐车过去却只能走路回来的准备的恶魔路线,这完全可能成为分裂兄弟关系的导火索啊!
结果这群家伙在我吐槽的时候就已经完成分裂了,并且用非常不公平的方式决定了谁住上游谁住下游——所谓上游就是能坐车到下游却只能走路回家的那处房子,反之就是下游——说真的我觉得这个比喻挺好的,但这个设定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疑点和槽点啊!
最后的决定是住上游的是空松哥哥、我和十四松,其实和这两个人住在一起意外的好相处,这个是后话了。下游的是小松哥哥、一松和椴松,两个懒癌加一个现充,我一开始很怀疑一个星期以后打开房间我能看见两具尸体,饿死的。
事实上这几个人也担心自己被饿死,所以最后协商下来的是住上游的我们几个隔两三天去趟下游,表面上是兄弟们聚聚,实际上是多做点菜让他们撑到下次聚餐,至于为什么是我们上游的去下游呢。
「因为你们坐车过来方便嘛!」小松哥哥说。
合着我们走回家也很方便是吗!明明大家都是一样的条件!
话是这么说,但是真要让我放手不管那几个笨蛋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我只好认命地下楼坐上去下游的车。空松哥哥和十四松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过现在还早,等到快到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到齐就好了。结果我发现这么想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中间还堵了一会儿——很快就到了,上二楼,掏钥匙,开门。所有人都有两边房子的钥匙,但是事实上住下游这几个家伙到现在为止根本就没用上过上游的钥匙。
拉开门的时候我总觉得听到了一声哀嚎,而且还是熟悉的声音,我左右看了看,只看到一松在阳台上站着,好像脸色不太好。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拉住要跑路的一松,然后探头看到了被推下阳台摔到一楼去的空松哥哥。
我大概知道他们两刚才在干嘛了。
「小松哥哥和椴松呢?」我打开应该是空荡荡的冰箱,里面已经放了一些东西了,估计是空松哥哥来的时候放进去的。
一松望望天又望望地,望望地又望望天,「不知道。」
我觉得他是在报复我。
空松哥哥这时候灰头土脸地爬了回来,跟我打了个招呼,告诉我小松哥哥又去赌马了,他和十四松一起过来的,然后十四松就拉着椴松出去打棒球了。
我看了看一松,从他的表情我基本知道了那几个人都是他支出去的了,小松哥哥拿去赌马的钱我赌五毛绝对是空松哥哥的,至于十四松他一直都很听一松的话,椴松又宠十四松宠得不得了,这群人,要不得。结果千算万算没算到我这个时候来对不对,我也不是故意的,一松你再瞪着我也没用好吗!
「那么——我就先去厨房做饭了。」算了我认输你们两继续。
「这么早?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好。」空松哥哥我觉得你迟早要被一松砍死。
关上厨房门,我舒了口气,在裤兜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副耳机来插手机上塞耳朵里,喵酱的新专我还没好好听过几遍呢,现在外面不管有什么声音我都听不见了,恩。
说实话我只是找了个借口赶紧走开,要是再不走我觉得要出人命了,我的人命。不管谁都好赶紧回家来救救我好吗!我真的不该这么早就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只能自救了,于是我选择把那些上次使用时间是三天前的锅和菜板拿了出来,接着我发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我带来的食材还放在外面,oops。
天要亡我。
我深吸一口气拉开了厨房门,目不转睛地走到家门口,拿上袋子又走回了厨房,关门,动作有多僵硬我也不想管了,并且用喵酱的等身抱枕诱惑我我也不会说出去我用余光看到了空松上衣已经脱了压在一松身上。
你们两个不会去卧室搞?非要在沙发上?之前还差点在阳台上?什么play?刚才我差点就被一松那个眼神万箭穿心了好不好!谋杀亲哥啊这是!
吐槽归吐槽,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吓出来的——还是任劳任怨地开始切菜。不对啊,我突然想起来,这个不对啊,就因为你们在搞基所以六个人的晚餐全部要由我来做吗!
净TM扯淡!
结果愤怒之下下刀就有点控制不住了,东西吃是能吃,不过这个形状就有点不太好了。算了,鬼才管你们,爱吃不吃。
把东西码好放进锅里,开火,继续进行下个菜的准备,反正一个小时以内我是绝对没这个勇气出厨房门的,不如在里面呆着做饭到天荒地老。
时间过得很快,我边摸鱼边做饭很快就过了一个多小时,厨房门被敲响了。我摘了耳机,打开门看见是精神奕奕的空松哥哥,那种心满意足的感觉都实体化扑面而来了啊!你们这对现充好可怕啊!
「my brother,需要我的帮忙吗?」
「非、常、需、要,不如说剩下的都你来吧,我很累了我要去休息会儿。」
「诶?」
我把围裙脱下来挂到门背后就头也不回地去卧室里了。开玩笑,一松都阴恻恻地靠在厨房门口了我怎么还能无视掉他那个意思。真是的,有必要吗,不就是三天没见吗,搞得跟什么似的。反正也累了干脆把剩下的活丢给空松哥哥算了,我只希望他们不要在厨房再来一炮了,真的。
其实一开始大家考虑过只住一处房子的,毕竟一起住了这么多年了,要马上分开还是有点不习惯,但是不管是哪边住宅的格局都非常奇怪:都是有三个小卧室。就是那种刚刚好只住得下一个人的小房间,两个人睡的话就太挤了。无奈之下还是只好一处房子只住三个人,每个人有自己独立的卧室。
这对我来说倒是件好事,多少专辑周边本子可以正大光明地摆在自己的书架上了啊,藏着掖着这么多年真是辛苦它们了…哦跑题了,总之现在我很困了,打开小松哥哥的卧室门就直愣愣地倒在他的床上睡了。

-TBC-

很神奇的故事设定对吧()灵感只是突然想到我去我基友家那条单行线,真的很烦啊每次过去都要下定决心,回来的路要用走的!!可是她家楼下的包子真的很好吃(划掉
至于色松两人跟七夕相会似的恨不得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干嘛不住在一起,只是因为分完以后才想起来这件事结果来不及了,这理由,我决定给自己满分(你
还有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5)
热度(163)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