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色松】任务

•2.4色松日贺文,来不及起标题了随便摸了一个
•以概率论为背景,不过根本与剧情无关,所以没看过概率论的也没关系
•カラ一!カラ一!カラ一!!!的肉,大概是有OOC…吧(神情涣散

狭小而黑暗的控电室里,现在挤了两个人。被安排过来等待消息的空松和一松只有一个任务,当外面的四人把其他事情全部处理完时拉掉整栋楼的电闸就可以了。
这简直是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任务,几乎跟想方设法地把他们两打发走没什么区别——和这两个变数最不稳定的人合作还不如干脆赶走,小松不耐烦地挥挥手——而现在离约定行动的时间至少还有半个小时,两人只能用别扭的姿势坐在仅有一点点光线的控电室里发呆。
一松基本上已经是放弃治疗地靠在空松怀里了,而空松是背靠在墙上叉开腿坐着,这地方太小了,不得不采用这种姿势不然两个人都难受。
但是才这么坐了几分钟一松就转了个身,跪趴在空松两腿间,皱着眉盯着他看。
「硬了。」
「不,哎?等等…唔」
压根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的一松拉下口罩往前凑去,就着昏暗的光线吻住了空松,两人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后,一松被空松抓着肩膀推开。
「…在这里做?」空松有点不确定。
而一松只是用「你说呢?」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没收回的舌尖上的银丝在幽暗的光线里微弱地反着光,随着重力往下坠去。
空松的理智就这么跟着一起坠了下去,他把一松拉回来就堵上嘴,一只手熟练地解开了一松的皮带,然后向后探去。
这么随性的突然来一发,自然没人会想到带上润滑的东西,空松的手指探进去的时候一松还是细细地哼了一声。空松放开一松的唇想让他缓一下,结果对方根本不领情,又追了上来继续刚才的吻,无奈之下空松只好继续耐心地做着扩张。干涩的通道经过细心的照顾变得湿润起来,空松把手指抽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听到滑腻的水声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磨磨蹭蹭的了?」感觉可能差不多了就抽出手指的空松迟疑了两秒,结果一松有些不满了。
空松心里喊着冤枉这不是怕伤着你吗但不敢说出口,只能由着对方用同样熟练的手法把自己的皮带扣打开,狠狠地拉下拉链,把裤子往下拉了拉,摇摇晃晃地起身跨坐下来。
黑暗的小空间里现在只有粗重的喘息声。一松慢慢往下坐的时候空松也不敢乱动,因为不知道扩张得够不够,他只能扶着一松的腰让对方先引导这段节奏。而一松本来就想赶紧开始,长痛不如短痛,尤其是暴露在空气中的大腿皮肤在碰到空松绑在腿上的枪时,金属的冰冷感刺激得他莫名有点兴奋,直接不管不顾一坐到底。
坐下去一松才发现有点不妙,不说痛得有点抽筋,连腿都是软的,而且好像被他蹭得已经到极限的空松有点…忍不住了?
「臭松你给我等…哈…嗯…」
「刚才谁说我磨蹭来着?」空松几乎是掐着一松的腰往下压,自己也在一边挺动着一边偏头啃上仰着头的一松的脖颈。犬齿清晰得感受到大动脉的搏动,轻轻地压了压,估摸着大概会留下痕迹的那种程度,引得一松一阵颤抖。
抽动的这几下让两个人都适应了不少——虽然就算不适应空松也会继续——一松已经毫不掩饰地发出爽到了的哼声,一边哆嗦着伸手去照顾自己的小兄弟。还好控电室的墙和门的材料都相当隔音,外面路过的人根本不会听见里面的动静,更何况现在外面已经混乱得没人会跑到这个小角落来了。
轻松的通讯讯号这时候拨了进来,空松腾出一只手接通了通讯器,还没开口讲话就看到一松带着狰狞的笑意撑着地面起来然后使劲地坐了下去,毫无防备的空松一声闷哼就这么被传到通讯器里。对面刚讲了半句话的轻松硬生生地卡住,通讯器里只剩下一阵枪声,还有几个花瓶碎掉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贵的那种,至少长男在旁边大声的哀嚎是被通讯器兢兢业业地捕捉并通过信号传到了空松耳中。
咬着牙回了一句「了解」,关掉通讯器,空松一把抓住还在那玩得很欢的一松,就着插进去的姿势把人拎起来摁在墙上,掀开旁边的电闸门,每扳下一排就用最狠的劲顶向被压在墙上的人。而一松已经被操到只能堪堪用双腿缠着空松的腰靠着墙挂在那,多一分拿来呻吟的力气都没了。
最后一排的电闸被拉下的时候连控电室里的灯都灭了——尽管它的作用本来就不大——两人也同时达到高潮。空松眼疾手快地抽出来射在了外面,但他自己的衣服未能幸免,沾满了一松的东西。两人都还沉浸在刚才的余韵里没缓过来的时候空松的通讯器又响了起来,空松蹲下把脱力的一松放倒在地上接通了讯号。
「哦,接了啊,这回没打扰你们吧。」对面轻松的语气听起来是大写的不高兴,「做完了就给我去集合,赶不上车你们就自己走路回家吧!」
说完轻松就暴力地挂掉了,但空松还是听到了背景音里小松说了句「cherry松好狠的心…」,后半句被硬生生掐掉了,估计人也被掐掉了。
上车的时候一松是被空松半拖半抱地带上去的,除了副驾驶的还在散发着黑气的轻松以外剩下三个人都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两个人,小松被轻松扇了一后脑勺只好悻悻地收回八卦的眼神一脚踩下油门,椴松则是完全不怀好意地问了句「你们的西装外套呢?」,结果因为长男的实力飞车技术搞得空松没空说话——一松差点直接滑摔到窗户上去了——最后不了了之。

-END-

爆炸,一直战斗到最后一秒才写完,就为了赶2:04发表,今天是カラ一girl狂欢的日子!!!
哥以后不写肉了,除非是发自内心的想动笔,真的憋得我好痛苦,最后还是憋成了意识流,我死了,爸爸们吃好喝好(躺尸

评论(25)
热度(260)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