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速度松】一个午后

•单纯想看吵架的速度松,好玩,深夜突发摸鱼
•最近喜欢上了智障长男,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喜欢

时间:下午一点
地点:起居室
人物:松野小松和松野轻松
事件:呃…这个就有点难概括了让我们慢慢道来

这是一个明媚的午后,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所有人都出去了就剩小松和轻松在家的绝佳时间点。
轻松例行地抱着他的求职杂志,尽管那只是个掩饰,里面放了一本不知道哪次逛展买的还没看完的你们懂的漫画,脸不红心不跳嘴角还保持着下撇地一页一页翻着。
小松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现在很无聊地在地上打滚。之前买的零食也吃光了,去打小钢珠钱也输光了,偷了弟弟们的钱还是输光了,连最有信心的赌马也输了,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讲的就是这个人。
突然,摊在地上的小松想到了什么,呲溜一下坐起来,爬爬爬到还专注于你懂的剧情的轻松面前,很严肃地开口道,「轻松啊,我问你个shi…」
万万妹想到看到关键时刻的时候会被喊一声的轻松呆毛都炸出来了,抄起手边的一本牛津词典——你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个?我也不知道——砸在了长男脸上,长男翘脚,全剧终。
咳,开玩笑的,如小强般生命顽强的小松挥开差点把自己的脸降维打击(*)的词典,非常愤怒地抽掉轻松手中的杂志,结果发现抽了一本还有一本。
「鱼和猫不得不说的故事,R-18。」小松面无表情地跪在地上棒读。
「你读出来干什么啊啊啊啊啊你个ky长男!!」防不胜防的轻松把书一合就往身后塞,哦这个时候他开始脸红心跳了。
「哎,轻松君啊,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小松摆出你这个人无药可救的表情摇头。
「什么这种人!都是成年人了看小黄书有错吗!我哪像你一样喜欢大大方方地当着所有人的面看啊!你羞耻心呢!」抓狂的轻松指着小松道。
「我这叫乐意与大家分享懂吗,我看的时候,空松也可以来看,一松也可以来看,十四松也可以来看,椴松也可以来看,大家都可以来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小松摆出你这个人不懂礼貌的表情,尽管和刚才没什么差别。
「为什么没提到我!」
「哇呜,原来你这么想看啊撸撸松。」
「我没有!是你诓我!」
「哎,」长男释然地摊手,「虽然轻松你非常地不坦率。」
「哈?」
「品味还很差。」
「哈?」
「而且还傻。」
「哈?不对你跟我说清楚!」
「但是爸爸还是爱你的!」
「……」
「所以我的小黄书都可以借给你看!」
「你是谁爸爸!」
「你。」
「什么鬼啊你!我们还是兄弟!」
「吾儿叛逆…」
「叛逆你个头来打一架吧!」
「不不不等等,我一开始只是想问你个事不要一天到晚打打杀杀的,不好不好。」
「……」
本来已经摆好了姿势准备开打的轻松盘腿坐下,皱着眉看着跟他面对面坐着的小松。
「轻松啊。」
「有话快说!」
「你不要这么急躁会早泄的。」
「难道不应该是早衰吗!!谁早泄了!!」
「有话好说别拿词典!苍蝇拍也不行!(*)」
「所以你到底要跟我说啥!」
「哦我就是想问你。」小松调整了一下坐姿,搞得很严肃的样子,轻松见状也不自觉地坐正了。
「问?」
「如果我是智障你还爱我吗?」
「……」
「……」
「喂,精神病院吗,这里有个…你挂我电话干嘛?」
「我认真的!」
「我也认真的!」轻松很不耐烦地甩开扒着他——为了挂电话——的长男,「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发烧了?还是太无聊了?」
「太无聊了。」
「那就打一架吧!」
「你这剧本不对啊!」
「你又什么剧本啊!」
「难道不应该是拿出钱包丢到我脸上说无聊就给我滚吗!」
「你还好意思说!你都把我们的钱拿去打小钢珠输完了你还来要!没钱了!」
「糟糕,大意了。」
「所以还是打一架吧!」说完轻松已经摆好姿势。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门外响起了自带口哨的bgm,空松推开起居室的门,单手扶着墙,另一只手掏出墨镜戴上,「哼,男人间的决斗吗,也让我…嗷!」
门框边趴着的三个脑袋就像向日葵一样看着被黑着脸的轻松扔出的词典砸中从二楼摔到一楼的空松的飞行轨迹,最后又一个摆头望向局势紧张的屋子里。
「你们的轻松哥哥,」小松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开了口,「居然…哎哟我去你这是谋杀亲哥。」
「居然自己偷偷看小黄书,」躲开第二本向自己砸来的厚得惊人的词典,小松不怕死地继续说,「还不告诉我们!」
「这是要搞个大新wen…唔唔唔唔唔!」
忍无可忍的轻松选择了直接拿起脚边的小黄书卷起来塞进了长男嘴里,塞完还猛地推了一下,直接把小松魂都顶出来了,满口白沫地抽搐着倒地,然后达成双杀的轻松带着充满杀气的眼神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三个弟弟。
「我…我去看看空松哥哥!」椴松实力脚底抹油,磕磕绊绊地跳下二楼。
一松直接猫化叼着正要说「我也想看小黄书!」的十四松冲上了房顶。

时间:下午一点半
地点:起居室
人物:松野轻松和松野小松的尸体
事件:世界安静了

-END-

*:两个都是三体梗,第一个不用说了,第二个是知乎的一个回答,问什么东西说起来特高端实际上很普通,有人贴了个苍蝇拍的图,配字:二向箔(吗了隔壁让我笑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方长男妹有死,他还能起来和轻松玩个五百年,我就想写他给轻松说“爸爸爱你”还有w桑上次评论的那个“如果我是智障你还爱我吗”,效果拔裙!
这世上,能比牛津词典更方便拿来当杀人工具的东西,不多啊

评论(18)
热度(86)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