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全员】概率论(4.8)

•这个副本终于完了,结果到完了我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迷茫
•本来想手写码字的,但是太羞耻了(在高铁上)我又换回了手机(x
•埋了伏笔圆不上简直想砍手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洋馆外面只有一道低矮的装饰性栅栏,黑色的雕花栏杆很容易就能翻过去。空松和一松选了离爆炸地点最近的地方翻了进去——一松说他的直觉告诉他往这里走比较好——白色的洋馆二楼嵌着一个被炸出来的黑乎乎的大洞,充满了违和感。空松抬头随便看了一眼那个洞,就立刻抬手用枪瞄准了洞里,一松也反射性地躲在了一个花坛后面准备射击。
正常人根本看不清的墙洞里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动静,大概是塌掉的墙砖正在被挪动,发出细微的摩擦声,在大雨中很难被听见。正在空松忍不住要对那堆砖开枪的时候,从砖堆里突然伸出一只手,虽然经历了爆炸又被埋进了砖堆里,但还是看得出那是一只白色袖子,接着那只手撑着旁边的地面,看起来非常费力地动了一会儿,站起来一个人。
爬出来的是小松,他站起来掸了掸灰发现衣服还是很脏就放弃了,又后知后觉地抬头,看见一楼花园里自己两个弟弟一个一脸无奈一个一脸戒备,十分愉悦地抬手打了个招呼从二楼墙洞里跳了下去。
「空松你别用那种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我,爆炸跟我无关,我刚路过那里就炸了,」发现弟弟们并没有预想中热泪盈眶地迎接自己小松辩解了一句,「你们怎么来了?其他人呢?」
「整个洋馆都停电了,十四松和椴松失联了。」一松缩回花坛后面开口道。
「啊我还以为停电也是我弄出来的……」
「大哥你刚才在嘟囔什么?」
「不不不我啥也没说,我们赶快去找人吧!」小松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后面两人没跟上来,「你们两个不要用那种眼光看着我,我的心好痛啊!停电真不是我干的!爆炸也只是被我不小心触发的!相田已经被人杀了,我就想…哇呜空松你轻点!」
小松说到一半就被变了脸色的空松一脚踹开,半秒之后他们刚才站的地方多了一排弹孔。
「艾玛,刚才我枪被炸飞了,借我两把,」顺势往花坛边滚过去的小松摸了一下身上对着已经开始反击的两人说,结果差点被大力丢过来的枪砸在脸上,「你们两个咋对哥哥这么暴力呢。」
「闭嘴!」x2

轻松发现十四松和椴松不见了的第一反应是掏出通讯器试图通过这个方式找到人,但在连接到通讯频道的一瞬间只听见耳机里传来一阵刺耳的蜂鸣声,然后一切归于沉寂。轻松知道这是通讯器被毁掉的声音,他不是很敢去猜测通讯器坏掉的两人遭遇了什么,现在他只能先保证自己能活着出去了。
想到这里他往窗边挪去,断电很彻底,连外面小花园里的路灯都灭了,从窗子望出去黑漆漆一片什么都没有。不对,什么都没有?这怎么可能?刚才冲出会场那些人呢?形势好像比想象的更复杂,可能有人有一个活口都不给留的打算,至少现在像刚才那些人一样从会场大门出去不是个好主意。
会场里还有些混乱,不是所有人都跑出去了,大概也有人发现了根本没人能出洋馆,干脆呆在这里还有机会活下去。至于那些组织的首领们,根本不是轻松想关心的问题。
他退了退,打算缩到一个角落里看看情况再动,结果很突然地和另一个人背与背靠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墙洞里的人是谁家的,反正现在自己的命要紧,而且看对方对付自己这边的动作有点匆忙——时刻都有人突然撤出去或者突然加入——看起来大概不是针对他们三人的,有可能只是想将洋馆里的活人一网打尽。
小松懒洋洋地打断了几个人的手就不管了,本来之前的爆炸就有点心有余悸,而且现在旁边那两个人的配合实在太好了自己有点插不进去,好几枪都差点挡住他们的子弹,一松已经用恶狠狠的眼光盯着自己看了好几回了。
心里想着「弟弟们真是长大了翅膀硬了连大哥都敢瞪了」,小松就垂着两只手蹲着看戏。空松几乎一直在花坛间跑来跑去地边吸引火力边一通乱扫,而一松还躲在那个最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举着枪,在空松路过他的子弹轨迹的前半秒扣动扳机。表面上看上去是空松是主力,但其实他的每一枪都没有瞄准,只是在给后面的一松作掩护,倒下去的人几乎中的都是一松的子弹。虽说这种配合方式挺好的,小松摇头晃脑地想着,但是感觉一松完完全全地在利用空松啊,一枪失误就完蛋了…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们也没出过错,真是两个可怕的弟弟。

吓得差点大叫起来的轻松感受到身后的人和他是一样的想法,而且对方已经出声了,但硬生生把声音又压回喉咙里。但这半声已经够了,轻松已经辨认出这是椴松的声音了。
「totti?」轻松稍微侧了侧身用最小的声音对着身后的人问。
「轻松哥哥,是我。」听得出来椴松还有点惊魂未定。
「十四松呢?没和你一起?还有通讯器怎么了我以为你们…呃…遇到了什么。没事吧?」
「果然是啰嗦松哥哥啊。我和十四松哥哥没事,刚才人群混乱的时候我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裙子了把十四松哥哥的通讯器挂到地上踩碎了……」
「啰嗦松是什么!又是长男那个混蛋教你们的?那十四松呢?」
「啊……我可以不回答吗。」椴松理直气壮地用了陈述句。
「不可以!他是不是又擅自行动了,怎么一个二个都这么让人操心啊!」轻松要抓狂,先是一松,后来是椴松和十四松一起,再后来是长男,现在十四松又跑了,这群家伙里估计只有自己和空松会老老实实的听命令了,不,空松也有可能去追随一松擅自行动,到底有完没完啊!
「他说现在也没人能出去,干脆去其他房间找找有没有能用上的资料,十四松哥哥的夜视能力很强的!完全不用担心!」
「那他有可能路上还能遇见去做同样事情的小松哥哥。」轻松面无表情。
「诶?那正好嘛,你就不用担心了,唠叨松哥哥。」
「哪来这么多外号!」

战斗结束得很快,撤走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人没了增援也在那两个暴力输出的子弹里全部倒下。
「刚才你们打得太开心了我就没给你们说,轻松联系我了,他找到椴松了,十四松估计在这附近,我们就在这附近找找。知道你们两个有点蠢蠢欲动,但是里面情况太乱了还是别进去了。还有,」小松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雨小了点但是没有停的意思,「你们带伞了吗?」
「…你真的是小松?」空松语气疑惑。
「他的意思是觉得你有点智障。」一松补刀。
「……」以后不带这两个人出任务了妈蛋。
十四松没过一会儿就出现了,连带着又炸了两条走廊。事实上因为爆炸的方式太眼熟他们才发现那是十四松干的。眼尖的十四松已经看到三个人站在楼下看着自己了,挥舞着不知不觉被扯长的衬衫袖子跳了下去。
接住十四松丢过来的一个U盘,小松揉了揉十四松的头发——也不知道擦干了多少水——以作鼓励,打开通讯器通知轻松他们四个都会合了,让空松赶紧把车开过来到预定地点集合跑路。

缩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的两个人一直在想办法出去,但他们发现好像整个洋馆开始越来越乱了,不是一开始那种有人挟持的无辜群体混乱,而是连动手的那群人也开始乱了。本意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结果这回黄雀后面不知道还有多少猎手,没有哪一家能按照自己的剧本演完这出戏,因为谁都来掺一脚,全都被打乱了。
看见外面已经有人跑出洋馆了,小松也从通讯器里通知他们准备回去了。看周围已经没什么看守着的人了,轻松借了椴松一只高跟鞋暴力破窗,然后带着他跳了下去——椴松又一次差点被自己的裙子绊倒——两人安全着陆,翻出了栅栏,丢下这个藏了许多秘密的洋馆冲上了等待着他们的车。

-TBC-

妹有高潮,竟然又一次地妹有高潮!而且文章属性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啊!开始往搞笑方向走了!我要拦住自己的手,下一章我保证写出质量!这两天准备好好写2.4贺文所以更新还是会很慢(本来就很慢了

评论(17)
热度(94)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