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全员】概率论(4.5)

•16话官方是爸爸,尽管今天我因为吃了五顿撑死了又被冷成速冻团毛但我还是努力码了字
•所以可能存在脑子被冻住了而出现的奇奇怪怪的语言和剧情
•广东人真的好会吃(大口喝汤

会场的两扇装饰豪华的大门被拉开的时候,轻松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视线所及都是缓缓随着音乐摆动的人群,而一般人注意不到的角落里的保镖们则是蠢蠢欲动,虽然这个用词可能不恰当,但是轻松能想到的形容现在这个情景的也只有这个了。
假装成一个合格的服务生的轻松目不转睛地推着餐车走向餐桌,面带微笑地将菜品一盘一盘放在桌上。余光里能看到十四松和椴松已经在舞池里,正慢慢地随着舞步往需要去的那边挪动着。现在的情况不知道他们两能不能打听到情报,轻松也在努力的帮忙,但他的首要任务还是保护好他的两个弟弟。
理清脑子里的头绪,轻松起身,这一桌的菜也摆完了,转身将餐车向下一桌推去。

洋馆从外面看起来不是太大,但里面的通道倒是很多,错综复杂地走起来像迷宫一样。小松现在正从一条走廊里钻出来,因为刚才直接将服务生的衣服脱了,他又没穿西装外套,单薄的衬衣稍稍显得有点冷。靠在走廊尽头的窗边,小松偏头看了看已经被大雨模糊得完全看不清外面景象的巨大窗户,他有种整个洋馆已经被封闭起来的错觉。
「哎呀…有人想瓮中捉鳖啊,也不知道是谁捉谁。」嘴角牵了一抹笑意,长男继续顺着走廊前往自己的目的地。

「十四松哥哥,华尔兹会跳的吧?」椴松在挽着十四松进入舞池前还稍稍有点担心,但是对方不露声色地给自己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结果证明,虽然平时看起来不可能会这种正经技能的十四松意外地跳得好,倒是有点紧张的椴松不断地跳错舞步。
「十四松哥哥对不起!我只是女方舞步跳得不多,没事吧…?」
被高跟鞋踩了个痛快的十四松只是笑了笑,「totti的话没关系,不用道歉。现在完成任务要紧,我刚才看到轻松哥哥进会场了。」
说到这里正好是一个转身,十四松扬了扬头让椴松看到正在摆盘子的轻松。一开始计划的时候小松和轻松的工作就相当不确定,变数可能最大的就是他们两,所以现在看到轻松在场也不是很意外,但是小松没和轻松一起倒是有点让人惊讶了。
撤步,又一个转身,椴松不以为意道,「反正小松哥哥又是突发奇想地自己行动了吧,说着不让我自己擅自行动,结果自己干起这种事来倒是顺手得很。」
「那就先顾及我们的任务吧,还有两小节的音乐就要到了。」
有条不紊地撤步,横移,并脚,转身,离能坦然地走向坐着目任务目标的那桌已经很近了。
然后,会场灯灭了。

在整个洋馆全部断电的一瞬间,空松率先冲了出去,一松眼疾手快地把他拉住,结果差点把自己带倒。被缓了一下的空松疑惑地转头看向一松,眉毛已经因为焦急的心理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你现在去也是添乱,谁也不知道谁在哪。」一松没放手,在失去了大部分光源的黑暗的屋子里轻轻地开口。
「可是我总知道十四松和椴松在会场里啊!他们两个现在最危险!」
「轻松在,他们没事的。」
「那我总不能在这干站着!」
「你等一分钟,一分钟以后你想去送死我就不拦你了,」一松顿了顿,补充道,「可以勉强给你收尸。」
「……」空松犹豫地收回步子。
结果还不到半分钟,会场所在的位置就响起了毫不掩饰的枪声,接着是混乱的尖叫和更多的枪声。洋馆另外一个方向则是发生了爆炸,二楼半面墙都被炸掉了。
如果现在空松戴着墨镜估计墨镜已经配合他惊讶的表情从鼻梁上滑下去了。
「好了,现在可以出发了。」
「不不不等等等等,刚才让我别去送死的不是你吗!」这回换成空松拉住一松了。
「你是去送死,我是去收网。」
「???」并没有搞懂一松撒了什么网的空松只好跟着把枪收好的一松穿过雨幕向熵值急剧升高的洋馆走去。

灯灭掉的一刹那轻松甚至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猜到肯定会有这种展开的他反而一点也没受到惊吓。现在想浑水摸鱼地过去偷听以获取目标的情报已经不可能了,保命和找到十四松和椴松是他提到最打头的任务。
枪声响起的时候轻松在恐慌的人群里顺势蹲下,在餐车夹层里抽出自己的武士刀,直接就往最后看见的两个弟弟的方向奔去。
边在混乱的人群穿梭轻松边整理刚才的情况,听一开始的枪声的方向和中弹的人那细微的闷哼声,大概能判断出就是松野家这次的目标所在的那桌。目标是表面开着运输公司的上户先生,他和这几次任务的几家老板都有过来往,私下交换过的资料也不少,本来说摸过去能不能听到什么关键性的东西的,可惜现在有极大的可能上户已经带着这些秘密上天堂了。开枪的是谁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因为现在会场里四处传来的枪声只能说明与会者没有一个是心存善意的。赤塚区的这些大佬们表面上和和平平的互相有着交易,事实上谁没有霸占一方的想法呢。
舞池里的人已经鸟兽散状跑得到处都是了,以最快速度赶过去的轻松借着微光仔细辨认了一下周围的人,却发现本来应该在他所在位置不远处的十四松和椴松,不见了。

一扇和别的房间没什么区别的双开金色木门前,小松拔出枪屏着气在门上靠着听了一下,里面静悄悄的。
之前无论怎么小心地踩着厚而昂贵的地毯穿过一条条的走廊,他都没有遇到一个人。
一个人都没有。
这么大的洋馆,作为一个组织的分部的建筑里,在鱼龙混杂的酒会举办的同时,其他地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这事没有鬼就奇怪了,小松摇摇头,但还是保持着警惕继续前进。
这个房间是相田的常用办公室,偶尔他会在分部处理事情的时候,就会呆在这里,虽然根本没有标示出来,但这种小情报是瞒不过松野家的。相田没有准时地出现在会场,总不可能是突然觉得洋馆很漂亮心血来潮地参观游览一下,那么在这个房间里呆着的可能性最大了。
可是里面没有声音,小松有点疑惑。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最大胆的方式,后退了几步,一脚踹上做工精致的木门。
踹开门后小松反射性地躲在墙边,却发现里面真的什么动静都没有。太安静了,整片走廊只有雨滴拍打窗玻璃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小松突然像过电了一样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了。下定决心举着枪转身面对被踹开的门,小松举枪的手放松了一下又抬了回去。
正对木门的办公桌后面坐着的正是相田先生,他瘫坐在办公椅上,脸上是再也无法消失的惊讶的表情,脑门心上一个小小的圆圆的黑洞已经说明了一切。
长男走进房间正准备查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在皮鞋踏进屋子的第三步结束时,周围的灯火通明全部消失。不死心的小松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又仿佛听见了什么不对劲一般突然开始回撤。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房间里的爆炸就发生得这么毫无征兆。

-TBC-

算了吧就卡在这吧,我用冷水洗了个脸回来后续就想不出来了。对不起剩下四位只让你们出场了一段(
今天(应该是昨天了)撸否简直是一片狂欢啊,从来没见过哪一集播完以后一刷tag全是那一张截图,所有人都疯了,搞得我也肥肠激动,脑子一热就打开手机备忘录开始码字,结果又码了这种烂俗展开(跪地
在同学家听了一整天广东话我全程保持“啊?”“啊??”“啊???”的状态,一脸懵逼N脸茫然,痛苦

评论
热度(80)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