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全员】关于抽烟这点小事

•来自@w桑 的点文,初中刚开始抽烟的六子,一直有想写这个的正好就动笔啦!私设出没注意
•本来应该按顺序来的,但是第一个点文的太太对不起了那篇工程量有点大我得慢慢写(

不,这根本不是小事吧。
                                  ——轻松洛夫斯基
    ↑ 这是题记

       事情还要从十多年前的时候说起,那时候,大概是初二的年纪吧,也就是传说中的中二时期,松野家六胞胎就已经开始越长越不一样了。相比起小时候连他们妈都分不清的谁是谁的节奏,这时候出于各种原因大家的性格多多少少都开始变了。
       能准确地回想起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第一个是空松,那时的他就隐隐约约有种往「痛」的方向发展的趋势,可惜不管是老师同学还是兄弟们都没有预料到这个问题在后来会这么严重,也就没有阻止,到头来被伤害最深的这群人也是有苦说不出。大约是觉得抽烟很酷,中二时期的空松便用不多的零花钱找了个无良商贩——毕竟有良心的商家是不会把烟卖给未成年的——买了一包烟。空松自己也想不起来当时第一次抽的是什么烟了,他只记得阳台上的风很大,被熏到和呛到而流出的眼泪被吹得满脸都是,死撑着把人生中第一支烟一直烧到烟屁股才灭掉的空松突然心中产生了迷一般的成就感,本来想着太可怕了再也不要抽烟的心理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压了下去。
       第二个回忆起来那模模糊糊的记忆的是小松,在他发现因为不知道把没抽完的烟放在哪的空松放弃治疗地丢到柜子后面藏起来的时候,大喊着空松你好狡猾啊,把烟顺出来就邀着目瞪口呆的空松出门去了一条小巷。
       第三个想起来的是一松,只是因为不巧小松和空松随便找的一条巷子在概率如此低的情况正好撞见了在撸猫的他。一松仅仅是用疑惑的眼光打量了一下——那时候他还没放弃自我到二十多岁这种地步,眼神也没那么死气沉沉——他的哥哥们,看着大力跟他打招呼的长男和极力想掩饰他们来这里的目的的次男,一松选择了伸手出去。这并不是要赶人走的意味,而是明明白白的「给我也来一支」的意思。
       到这里小松澄清了一下,那一次应该是一松第一次抽烟,但绝不是小松第一次抽烟,只不过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我不是一个人」,轻松说着对对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人了,结果两个人又打了起来。
       第一次抽烟的一松明显是有天赋的,至少小松是实力夸奖了他,空松思考了一下自己的状况选择了闭嘴。被夸奖了的一松很开心,结果倒是忘记问长男第一次抽烟是什么情形了,现在想来他居然没有炫耀的话应该是比空松好不了多少的。
       接下来小松顶着脸上刚被打出来的伤笑眯眯地问好学生松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家里仅有的一位在学习上一直保持良好状态的轻松一下子就支吾起来了。现在轻松几乎是不抽烟的,除了偶尔压力太大了的时候,不过作为一个neet能压力大的时间也不多,所以这烟基本算是戒了。但是当时初中抽得最狠的反而是他,轻松说我也没办法啊,想要在你们这群懒货中间要不被你们的懒癌细胞传染我压力能不大吗。有段时间轻松写作业简直飞快,写完就冲出家门——因为不算太晚,妈妈也没管他去哪——就是为了抽烟放松一下,抽完以后还要买点饮料把嘴里的味道漱掉免得被家里这群人精发现了。而大家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现的原因只是因为忙着抄轻松还放在桌上的作业,小松以都是一家人不抄白不抄为由带头,最后变成了轻松一出门剩下五个人就默契地围过去抄作业的情况。
       后来是怎么发现的?应该是有一天小松忽然茅塞顿开,觉得自己的弟弟好像有点不对劲,轻松说得了吧这么久了你才顿开你有没有点长男的风范。小松说我这么多弟弟呢,最后还个个都开始抽烟了我哪管得过来,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弟叛逆伤透我的心。说着说着两人又要开打。
       真实情况和小松说的差不多,那天小松就放弃了作业悄悄地跟在轻松后面,抽多了的轻松早就放松了警惕压根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等到划了火柴——火柴好弄到手,就这个理由,轻松说——点了烟,刚吸了第一口烟还没吐出去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吓得轻松直接把那口烟呛进肺里去了,跪在地上咳得眼泪都出来了,回头一看是没想到轻松反应会这么大的小松,后者赶紧补偿性地给轻松顺着气。最后回家的路上谁也没说话,气氛十分尴尬,但一回到家小松就不怕死地第一时间给大家分享了轻松的小秘密,当着当事人的面,这几乎成了一个导火索,自此以后两人几乎就是一言不合就开打,拦都拦不住。
       而十四松抽烟的理由就比他几个哥哥随性多了,就是觉得好玩。他说他记得是在一次社团活动结束回家路上,看见一松左右望了望溜进了一条小巷里,他以为一松是去喂猫的,十四松一直想跟着去喂猫但一直没机会,干脆就和同路的同学们打了个招呼也蹿进巷子里,结果他看到的不是和猫咪玩的不亦乐乎的一松,而是惊讶地望着他差点忘记嘴里还叼着烟的一松。十四松也就愣了一下,问一松哥哥抽烟好玩吗,一松答非所问地嗯啊哦了半天,十四松直接说一松哥哥觉得好玩的话我也要抽。这句话把一松嘴里的烟就吓掉了,后来是扛不住十四松撒娇重新点了一根让他尝尝,不出意外地十四松被呛了个痛快。
       说到这里十四松发现大家脸色有点不对,尤其是椴松的,作为天使十四松保护协会的会长他第一次知道让十四松学会抽烟的是一松,而犯罪嫌疑人则是咧了咧嘴角表示反正他都学会了你再盯着我也没用了。
       无可奈何的椴松放弃了跟一松追究责任,毕竟后来十四松开开心心抽烟的时候他也没阻止过,应该是他当时是没立场去阻止,因为他自己也在抽。椴松开始抽烟的原因也不复杂,作为班上和女生们关系最好的男生,他经常被别人背地里喊叫娘炮。知道这事以后椴松的第一反应不是叫哥哥们去收拾这群人——轻松:这个反应也不对吧!——而是从抽烟这种事情下手想让自己变得有男人味,也不知道这方法是从哪学来的。总之他学会抽烟事实上没比小松晚多久,而且瞒大家瞒得也相当好。
       这之后,大家偶然发现六个人都有在抽烟的时候,突然就放开了,经常邀约着一起去阳台上来一支什么的。不过关于他们开始有偏爱的牌子和奇奇怪怪的讲究,那都是后来的事了。

-END-

咦,居然就结束了。只是因为后面的事复杂起来了对烟不太了解就不敢往下写啦,刚学会抽烟的时候哪会计较这么多,是烟就抽,大概这样的感觉。
没在文里说明的设定是十四松不经常抽烟,只是看到有哥哥在抽的时候他就会凑上去要一根,最不讲究抽什么烟的就是十四松。而椴松现在也很少抽,大概是为了保持良好形象?剩下三个就全是老烟枪,嘴还特挑。
这个文风有点…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说,我自己喜欢但是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如果觉得有问题的话请告诉我下次我就换回以前那个写法!
顺便如果太太看完文之后发现自己才被艾特不要惊慌,那一定是出去玩的我终于找到电脑来艾特人了

评论(8)
热度(106)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