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全员】松野家的大学日常(番外4)

•为了纪念一下今年我们家这边终于下雪啦!码了寒假番外。对我就是那种就像八辈子没见过雪的南方人
•天朝设定以及多得不行的私设注意啊,还有微数字微速度微材木


「天气预报说今晚要下雪哦!」正在刷手机的椴松突然开口道。
「哇!那么明天早上就可以玩个痛快啦!」十四松表示非常兴奋。
「好!决定了!那我们就通宵等天亮吧!来来来谁要打牌!」小松表示也很兴奋。
「打个屁!」轻松把桌子掀了,「给我好好去睡觉!」
最后大家还是喊着「好无聊啊你这个老妈子松」铺好了被子睡觉,尽管半小时后轻松因为睡不着的小松滚来滚去而爬起来发了一次火,一小时后起来上厕所的椴松又把刚要睡着的轻松吵醒了,两小时后一松和空松又莫名其妙地打了起来,三小时后因为十四松神奇的睡姿把五个人全都压醒了。
「搞什么你们!!!!」轻松成功崩溃,可喜可贺。
结果折腾了一晚上的一群人天亮的时候反而全都睡得天昏地暗。

第一个爬起来的是十四松,他突然就被外面大雪的反光亮醒了,把睡衣一换,拉开卧室窗户,「呜——呼——」地喊着就从二楼跳下去栽到雪堆里了。
「……」不巧被吵醒的轻松目睹了全程。
其余几人因为拉开的窗户被冷醒了,抱怨着「十四松在搞什么啊」爬起来一看,窗外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好像还在下雪,一个黄色的身影正在雪地里扑腾。
「年轻真好。」长男打着哈欠说。
「年轻个鬼啊!大家年纪都是一样的好吗!还有十四松大冬天怎么还穿着短裤!一松你快去管管!」
「嗯,挺好的。」一松露出满意的微笑。
「???」轻松觉得自己管不了这群人了。

一个小时以后,本来保持着懒懒散散的状态换了衣服吃完早饭的五个人——十四松还在雪地里扑腾——在到门外踏到雪的第一秒钟全部跟打了鸡血一样激动。
「来打雪仗吧!」长男拎起正准备和椴松温温和和地玩堆雪人的轻松,顺便让一松把将自己埋在雪里的十四松刨出来,把大家喊了过来。
用迷一般的方法分完组,一边是长男四男末子,一边是次男三男和五男,轻松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跟这两个人一起组队完全不靠谱啊!」
「轻松我知道你想跟哥哥一组的,但是你长大了应该学会自立…噗」小松第一个中弹,来自被激怒的轻松,「怎么说打就打!太不给面子了!」
想寻找队友帮忙的长男回头一看,哪里还有椴松和一松的影子,远远的只能看到空松一路狂奔,后面的椴松和一松举着脑袋这么大的雪球跟在他后面,十四松甩着袖子又跟在前面两个人后面瞎叫唤。
目瞪口呆的小松一个不注意就被轻松把脑袋直接摁进了雪里,不甘心的长男扬了一把雪把轻松逼退,把头从雪堆里拔出来吐了满嘴的雪就开始反击。
再看远处的次男,啊,他在奔跑的途中不小心被绊倒了!他趴在了地上!四男和末子追了上来!他们也停了下来!他们好像不止单纯地想把次男埋进雪里!哦他们把雪球塞进空松衣服里了!空松口吐白沫了!十四松在旁边非常高兴地呐喊助威!玩家空松第一个GG!
欺负完倒霉的空松,一松拍了拍手站起来拉着十四松走了。你问我他们去干嘛,欣赏雪景啊朋友们!真的没有其他事,真的。
椴松摸出手机给半死不活的空松拍照拍了个够,收好手机还是动手把人掏了出来。空松为了耍帅(轻松:大冬天的并没有人看你谢谢。)穿得不多,现在还被塞了一衣服的雪已经快冻得神智不清了,任由椴松拉着自己往回走。
最后有在好好进行打雪仗这个游戏的只有小松和轻松,两人打出水平打出风格打出心机。比如躲在围墙后面的轻松没发现小松已经绕道跑到他后面了,被拍了下肩回头就是一脸的雪和渐行渐远的哈哈哈。比如砸完人就跑真刺激的小松没注意路撞在了树上,还没缓过来的时候赶上来的轻松踢了树干一脚就撤,小松被树上掉下来的雪淋了个满头满脸。
牵着摇摇晃晃的空松走回来的椴松看见的就是两个成年人跟小学生一样打得不可开交。
「你们是要暮雪白头吗哥哥们。」你们两跟雪人还有什么区别,衣服颜色都看不出来了,要不是头上的呆毛就要小松轻松傻傻分不清了好吗。
「你TM才和他暮雪白头!」两个雪球不约而同地向椴松砸过来,椴松吓得往地上一蹲,后面的空松实力中招,直愣愣地倒了下去。
「……」这啥,雪球杀人事件?

最后椴松顺着脚印跑到没有的小角落里把欣赏雪景的两个人拉了回来,让十四松把两个打雪仗累到瘫痪——有一个嘴里还塞着一个雪球——的哥哥抱回家,而空松是被椴松背回去的。
下了一场雪,松野家阵亡三人,成绩有待提高。

好不容易把三个人打理干净,包在被子里捂暖和了——虽然长男和三男还不死心地打着嘴炮——也到晚饭时间了。
「儿砸们下来吃火锅了!」妈妈朝着二楼喊了一声,三秒后楼上就没人了,六个人举着筷子围在了火锅旁边。
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明明是六胞胎却有人爱吃辣有人不吃辣,不过这种无解的问题也没人想去思考,家里的锅是鸳鸯锅就好了。尽管不愿透露姓名的松野一松同学明确表示过鸳鸯锅简直是人类公敌,但是还是不得不和大家一起吃。
辣汤的一边是悠闲的一松和十四松,另外清汤一边的四个人则是充满了火药味,没办法啊,毕竟四个人抢半锅呢。不管下锅了什么东西,都会在小松不断的「能吃了吗」「能吃了吗」和轻松的「你给我闭嘴」中在一煮好就被一抢而光。抢到食物最少的永远都是空松,椴松总会叹口气,然后把碗里的东西分一小点给空松,后者就会用带了美瞳的闪闪发亮的大眼睛(自认为)充满感激地(自认为)看着椴松。
「你盯着我看我吃不下饭!!」椴松拍筷子。
小松趁机把刚煮好的肉一勺子捞了一大半到准备放到自己碗里。
「???」轻松用筷子夹住汤勺实力拦截。
于是两人就开始你瞪我我瞪你的眼神交流。
迷之安定的辣汤组表示根本不懂你们在抢什么。
真是一个愉快的下雪的寒假呢。

-END-

编不动了!实力end!我就想写他们打雪仗!我迟早还要带他们去吃串串!吃冒菜!啊四川的美食太棒啦!(你
我觉得大学日常的番外迟早会比正文多,一年四季辣么多日常啊!
朋友,知道在南方的艳阳天里大雪纷飞是什么感觉吗,我昨天耳朵都快冻掉了()

评论(5)
热度(56)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