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色松】记一次普通的事故

•小学生作文题目第三弹!
•写肉把我一整个月的文力都带走了,所以这是一篇非常神经病的欢乐文,写别人都玩烂了的梗就是我的兴趣所在
•实力妄想注意,关于小时候的性格描写全是瞎搞的,完全没有考据过原作

十四松从大裤衩博士弄来了一罐作用不明的糖,但是神经大条如他完全没有担心这玩意会有什么副作用一样,问着「一松哥哥吃糖吗!」然后不顾对方的反抗给对方塞了一嘴。
这就是整件事情的起因,现在凶手和长男三男末子坐在一起,好奇又兴奋地围观大概回到了小学时期的一松死死地挂在空松身上。

松野空松,松野家次男,出了名的不招家里四男待见,尽管晚上睡觉的铺位是挨在一起的,但是空松单方面的不敢和睡在旁边的四弟讲睡前悄悄话(轻松:不,睡前悄悄话是什么鬼,我和小松和十四松也没有讲过好吗?),哦,倒是唱过摇篮曲,不过在他第一个音节发出来的时候胃部就遭受了沉重打击(物理方面)。
但是,今天早上空松依旧抬手揉了揉迷蒙的睡眼准备起床的时候,突然发现哪里不太对。不是一松的位置没有人,也不是胸有点闷跟鬼压过床一样,而是一个缩水版的一松整个人笼罩在没有缩水的睡衣里,用树袋熊的经典挂树姿势双手双脚抱着空松睡得正香。于是受到惊吓的次男不出意外地…不他没有尖叫,他直接当机重启了。
好不容易开机了的空松颤抖着起身,边护着小一松让他别挂掉下去边把旁边一堆睡得昏天黑地的neet们摇醒。在大家因为被吵醒而不耐烦地举起锅碗瓢盆球棒准备给空松致命一击的时候,被绝望地哭丧着一张脸的空松(这不是大家的重点)怀里的小家伙吸引了注意力,放弃了跟空松计较。
结果这么一闹腾一松倒是醒了,但他没哭也没闹,乖乖地坐在还在颤抖的空松腿上,睁着和长大以后死鱼眼完全不同的大眼睛看着大家。
「……这到底怎么回事?」轻松很头痛地问。
「我干的!」十四松非常开心地承认了。
「非常不出意外的答案,好了大家可以散了。来,一松让哥哥抱抱。」小松笑嘻嘻地伸出手。
「哇小松哥哥好狡猾啊!我也要抱一松哥哥!」罪魁祸首十四松完全没有一点反省的意思。
「我…我只要空松哥哥!」被两人争先恐后的动作吓到的小一松又回到挂在空松身上的状态。
然后听到这句话的大家都安静了,而被其余四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的已经抖成筛糠子的空松又一次的死机了。
所以现在,(没有抱到小一松而感到非常遗憾的)长男把一松全权托付给了空松,后者愣愣地点了点头,呆滞地看着大家出了门。
「诶?」

空松这么懵逼的原因他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那句甜甜的空松哥哥,可能是一松对他这么依赖的态度,也可能是和长大以后反差太大了一时间难以适应,谁知道呢?
完全理不清头绪,所以他现在只能坐在起居室地上和与他面对面坐着的一松大眼瞪小眼。
「那…那个,一松要喝水吗?」
一松点点头。空松赶紧跌跌撞撞地滚进厨房倒了杯水来。
「谢谢空松哥哥!」
天哪!这是天使吗!两只手抱着杯子喝水!
「一松啊…喜欢空松哥哥吗?」
「喜欢!」
神啊!!!!这真的是一松吗!真的不是中学的时候被别人掉包了吗!
心花怒放地空松整个人都快冒出小花来了,坐在地上傻笑。
「觉得空松哥哥很帅气!」一松喝完水把杯子轻轻放回桌上,很疑惑地看着突然躺在地上双手放在胸前的空松。
阵亡了的空松在心中留着泪发出了幸福的呐喊,虽然他完全不知道哪里幸福了。

后来的半天里空松带着一松愉快地玩了一下午。所谓的玩也差不多就是去屋顶上弹吉他唱歌,一松扯着稚嫩的声线跟着五音不全的空松一起瞎哼哼。还有就是去河边上靠着栏杆等待着次男口中的空松girls的搭讪,被空松放在桥栏杆坐着的一松晃着腿差点把自己晃掉进河里。又或者是空松把一松扛在肩上带着去钓鱼,甩钩的时候不小心勾住了一松(大家翻箱倒柜找了好久才找出来的)小衣服的后领,差点把人当成鱼饵甩进鱼塘里。
尽管路上被多位路人报警称有个诱拐贩正在作案,但是空松还是很开心。因为本来以为和自己关系最差的弟弟事实上并不讨厌自己,这简直是天大的发现!
「不…我觉得,空松哥哥你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拿着手机跟拍了一天的椴松(轻松:你啥时候跟上去的??)非常遗憾地摊手摇头。
空松不明所以,但他还是很高兴,晚上睡觉的时候抱着缩在他怀里的一松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又被空松那边的动静吵醒的四人正要拿出准备好的锅碗瓢碰球棒教训空松一顿,结果发现罪魁祸首已经被揍了个结实,痛苦地蜷在铺位上,脑子里的问号都差点实体化了。
四个人收好凶器,往刚刚被出去的人拉开的门看去,发现拐了个弯消失在门边的一松已经恢复到正常的身高了,眼尖的小松还看到一松的耳朵通红。
后来大家在十四松的口袋里掏了半天(轻松:这什么!异次元口袋吗!怎么装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掏出来给一松吃的糖的糖罐,上面的使用说明最下面有一行小字:变小的人恢复后会有变小期间的记忆。
「哦——」小松和椴松意味深长地对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空松比了个加油的姿势。
可惜空松还是没有搞懂这是什么状况。
任重而道远啊,松野家次男。

-END-

迟钝max次男!我都替你着急!喜欢和不讨厌的意思不一样知道吗!
火车上太无聊了,就码了非常符合我自己风格的一篇文,看那个括号数量就知道我有多话痨了,这是病,要治。

评论(9)
热度(89)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