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数字松】甜食

•官方15话的数字糖发得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为了表示庆祝写了这篇双意味的甜食(笑
•十四一!十四一!十四一!的…意识流肉汤(眼神飘忽)

桌上放着一盘小甜品,山药泥和紫薯泥被间隔着呈层状被压成了紫白相间的糕点,上面像是很随便地用勺子淋了一层薄薄的蜂蜜。
一松和十四松回家的时候就看见这盘糕点被放在空荡荡的起居室的小桌上。没人在家,也不知道这是谁买的。
「哇!好吃!一松哥哥要尝一口吗!」十四松在一松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跑过去切了一小勺放进嘴里了。
一松慢慢地走过去坐下,张嘴「啊——」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十四松便切下来第二勺往一松嘴里送。
一松躲了一下,却是先舔掉未凝固的顺着勺边滑落下来的蜂蜜,再一口把勺子包进嘴里。
软融的紫薯和滑腻的山药在唇齿间被碾碎,合着冰凉的蜂蜜散发出令人愉悦的甜味。
「好吃。」一松给出简单的评价,对着十四松的方向又张开嘴,示意十四松再来一勺。
十四松又切了一勺,塑料的小勺子在陶瓷的盘子上发出「嗒」地敲击声,清脆的声音在窗外嘈杂的蝉鸣声中格外明显。
结果一松还没来得及把到嘴里的第二口食物做嚼碎处理,刚刚把勺子抽走的人把自己凑了上来,舌头探进毫无防备的一松嘴里,迅速地搜刮了一圈把吃的卷走了。
「好甜!」十四松开心地发出指向不明的感叹,退开发现被洗劫了的一松保持刚才的动作没有动,倒是用奇怪的眼光盯着自己。
十四松没说什么,自顾自地又切下来一块糕点准备自己吃掉。一松这时候动了,把十四松抿着的勺子抽丢在桌上,然后做了和刚才的十四松相同的事情。然后完全没有细细品尝,一松把顺来的食物直接吞了下去,将抢劫彻底变成接吻。
和甜品一样甜得发腻的水声在静悄悄的房间里响起,蝉鸣声似乎使这份黏腻更加升温。最先喘不过气的是一松,他一把推开还依依不舍的十四松,大口大口地喘了半天。十四松接吻的节奏简直就是谋杀!一松闭了闭眼把这个想法丢开,等气息稳下来以后开口道,「十四松,来做吧。」

也不知道是因为体力不好还是单纯的懒,等到两人做习惯了以后,一松才发现他一直都被上的那个,不过也无所谓了,有快感就好,而且十四松也高兴。
一松躺在地上,在夏天依旧冰凉的木地板舒服得让他忍不住打了个颤,双腿被掰开架起,十四松和平时的大大咧咧不同,正小心仔细地作着扩张。第一次的时候因为太激动把一松伤到了差点给他留下不小的心理阴影。
等到一松难耐地扭了一下,十四松才慢慢进去。双方都适应得很快,十四松立刻急不可耐地卡住一松的腰动了起来。
不是没在以前搞过边做边接吻的事,结果不是因为十四松的超长待机把本来就喘不过来的一松搞得差点窒息,就是疏于运动的一松由于别扭的接吻姿势猛地推开十四松大喊着腰疼而结束,所以后来两人干脆就什么花样都不搞,只靠最原始的玩法简单粗暴地释放。
「一松哥哥刚才舔勺子的样子很好看呢。」做到一半十四松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结果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的一松被顶了个舒服,还没出口的话直接变成了呻吟。小瞧十四松了,现在还会这么玩了。
有点恼怒地把十四松拽了下来,一松也不管自己腰痛不痛了,毫无章法地就吻住十四松。十四松自己的动作没停,但也回应着一松的吻,两人的舌勾住又放开,来回缠绕着。刚才吃的糕点蜂蜜味还残留着,两人都从对方口中尝到那一丝淡淡的的甜味。
这一次吻的时间有点长,虽然每过一会儿十四松就会放开一松让他喘两口,然后又继续吻上去,把一松因为从上到下都爽得不行而发出的哼哼全数吞下。
两人都达到高潮的时候,一松没忍住推开十四松很愉悦地叫了出来。十四松抽出来爬到一松旁边也躺下去,没脱掉的衣服现在都被汗水和唾液彻底地浸湿了,一会儿还要去换,但是现在太累了,躺够了再说。
只剩下尚未平息的喘息声的房间里,两个人就这么躺在地板上看着天花板,外面「知了知了」的声音像在结束了运动后被摁了继续播放的按钮,非常突然地充斥在两人耳中。但是没人在意这个事。
「真的很甜哦,一松哥哥多谢款待了。」
「…嗯。」

P.S:回家发现自己买的糕点被吃掉了一半的椴松因为两人已经把起居室收拾干净了无论如何也没找出凶手,非常愤怒地对着大家展示了一整天的totti颜。

-END-

爸爸救我!人生第一次写肉!啊!!!手足无措措手不及!我尽力了!我一个连男孩子的手都没摸过的人!都开始写肉了??人生没希望啦!
说了这么多的意思就是大家凑合着吃吧(土下座
写山药紫薯是因为某个太太的评论给的灵感,但是不知道太太吃141还是114没敢艾特…如果太太有看的话我就想说声非常感谢灵感提供!以及这玩意是真心好吃啊!(敲着盘子安利

评论(18)
热度(275)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