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材木松】松野家的大学日常(番外3)

•材木的也产出啦,为了15话官方隐晦的材木糖(实力曲解)
•当时有人想看放假日常来着,不想开坑了干脆就拿这个(写得一点手感都没有的东西)交差好了
•两人有在交往的前提

蝉鸣声日益渐浓,天气也越来越热,连椴松都已经热得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去逛街。
空松回家的时候就看到自家末子毫无形象地摊在客厅地上,时不时地又举起手机来打几个字。
「my brother,其他人呢?」
「哎我去,空松哥哥你别吓我手机砸脸上了…别别别不用帮我揉不疼不疼!」
椴松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把手机放到桌子上,没有锁的屏幕上能看见背景图是他和空松的合照。
「小松哥哥大喊着好不容易放假了不能因为天气原因放弃小钢珠就冲出去了,轻松哥哥大概是去参展去了吧,听说又是两天不回来,一松哥哥陪十四松哥哥练棒球去了,也不知道这么热的天哪来的毅力。」椴松摇了摇头,「话说回来空松哥哥你刚才去哪了?」
空松指了指放在地上的西瓜,还没开口就被椴松打断了。
「等等你别说话,你给我把这条裤子换掉,什么时候买的?和那条亮片长裤一家的?长裤和短裤都买了?下次你买衣服前让我帮你参考下好吗!」
「…真的不好看吗?」
「不是不好看!是很痛!别问我为什么!你快点去换掉!我去切西瓜!」
椴松爬起来抱起西瓜噔噔噔地跑到厨房去了,根本没给空松反悔的机会。
其实椴松是知道空松那件印着他自己头像的衣服被小松撕了的,虽然觉得不是自己动手的有点可惜,但是这个结果还是比较大快人心的,后来空松满寝室阳台找了半天没找到还来问过他,他只好忍着笑说我也不知道。
把西瓜对半剖开,椴松盯着西瓜中央最诱人的那块,往门口看了看发现空松没跟过来,赶紧拿勺子挖出来吃掉。结果还没来得及感叹西瓜的精华部分就是这么美味,椴松身后的人开口了。
「totti原来你喜欢吃那一块啊下次我让给ni…噗哦」
「空!松!哥!哥!麻烦下次说话前打个招呼好吗!我真的差点被你吓死!」椴松揉了揉自己揍向空松胃部的手。
「咳咳,可是totti你只要跟我说一声就好了我不会跟你抢的。」
「啊啊啊啊你这个人好烦!」
「诶?」
「滚去客厅别妨碍我切西瓜!」
看着完全不理解情况的空松揉着肚子乖乖回了客厅,椴松举起刀狠狠地把西瓜切成西瓜瓣。也不是说讨厌空松这种行为,他只是觉得空松的温柔老是用在奇怪的地方,就算是他自己吃亏也要抱着对方开心他就满足的心理面对一切。
好烦啊这个人,西瓜两瓣变四瓣。
不懂拒绝的吗,四瓣变六瓣。
如果这种温柔也只对我一个人就好了,六瓣变八瓣。

「吃!」椴松把装着西瓜的盘子重重放在桌上。
「…totti你在生气?」
「我没有!」
「无论有什么烦恼都告诉我吧,我可是…」
「闭嘴吃你的西瓜!」
「诶?」
于是空松边啃西瓜边看椴松气鼓鼓地塞了一嘴的瓜,像仓鼠一样鼓着腮帮子。
「不给其他几个brother留吗?」
「不留,谁让他们跑出去玩了,西瓜又不是有多难买。」艰难地吞下一嘴的瓜,椴松回答道。空松哥哥买的瓜,不能分给他们!
「好吃吗?」
「好吃。」甜甜的西瓜汁水顺着食道被吞下,冰冰凉凉的,不得不说空松这个西瓜买得不错。
「那明天我再去买。」
「别,明天你,」椴松啃了一口瓜,「你陪我去逛街,我帮你买衣服。」
「不…不用吧?」
「你给我闭嘴,当你的生日礼物了,我知道我们生日在一天你别用这么疑惑的眼神看我,」丢掉西瓜皮,椴松忍无可忍地怒吼出来,「啊啊啊!你就当陪我出去好不好!不要在意这个问题了!反正钱都是我从小松哥哥那骗过来的!」虽然那些钱都是空松哥哥输给小松哥哥的。
「哦…那我就收下这爱的礼物吧!最后一块西瓜还要吗?」
「不要了,你吃。」椴松擦擦手又拿起手机。
空松见椴松真的不打算吃了就捧起了西瓜开始啃,完全没有注意椴松的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自己。

六子的群里。
椴松:「【图片】空松哥哥把西瓜吃完了。」
轻松:「…什么鬼?」
小松:「这家伙居然把西瓜吃完了!」
十四松:「空松哥哥居然一个人把西瓜都吃完了!」
一松:「他完了。」
轻松:「不…等等,你们这个以讹传讹什么毛病?totti你不管管?」
椴松:「我说的是事实。」
轻松:「问题是那两个不省心的说的不是事实啊!!!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别把房顶掀了!」
小松:「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老妈子松。」
轻松:「老妈子松是什么!不要乱给别人起外号!」

不想管长男和三男瞎闪人的对话,椴松锁上手机,抬头正好看到空松(居然一个人)吃完了(最后一块)西瓜还没来得及擦嘴。本来只是想拍一张空松的照片,结果鬼使神差地就发在了群里,偶尔捉弄一下空松也挺好玩的。
看见空松用疑问的眼神看着自己,椴松才发现自己刚才对着手机傻笑了半天。掩饰性地咳了两下,椴松想到了点什么,招招手让空松靠过去。
不明所以的空松挪了挪,椴松直接凑上去将空松嘴边没有擦掉的西瓜汁轻轻吻掉,然后迅速退开眨了眨眼,憋了一句「西瓜,挺好吃的。」就跑了。
等到椴松都上了二楼空松还保持刚才的姿势没有动,红着张脸坐在那,跟雕塑一样,而且他还一直保持到了长男回来的时候。小松一进客厅就看见空松盘着腿,身子以往前探了一点的别扭姿势坐着发呆。不过,长男可没有这么好心关心他到底是又学会了什么行为艺术,开始报之前的一瓜之仇。紧跟着回家的十四松和一松嫌家里不够乱一样也凑上去以报仇为名义打成一团。
忘了说,把空松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上了二楼就一直蹲在墙角捂着同样红透了的脸,一直到晚饭前都没有缓过来。

-END-

我不想写材木了!!把握不好两人的性格!救命!而且居然意外的纯情怎么回事!交往了这么久还没有kiss过!完蛋玩意!

评论(6)
热度(52)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