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全员】概率论(4.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放假啦!我可以正大光明地断更啦!因为我要在外面玩到一月底才回家(
•要不断更变成弃坑?
•开玩笑的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总会有端着杯咖啡欣赏这幅美景的身影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出现在客厅里,跃层的屋子里三个卧室的门都关得紧紧的。
六人差不多是在半夜三点左右才回到家里,尽管有以长男为代表的几人表示不想睡觉了干脆在客厅玩个通宵,但在轻松一语不发地将武士刀拍在桌上的威严下所有人还是乖乖地洗漱回房间补觉。所以现在并没有任何任务的六胞胎睡得正熟,难得在早上让客厅里安静了一会儿。
结果等到午饭时间轻松把半死不活还想赖床的小松拖到客厅里的时候,看到的景象是一松摊在餐桌旁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又睡过去了,十四松刚好从二楼的楼梯扶手上滑下来把自己抛到沙发上,他的着陆点旁边是抱着个靠枕在玩手机的椴松。
「你们是neet吗!!!!」轻松愤怒地把长男往地上一丢,后者非常开心地在木地板上蜷着身子继续睡觉。
「空松哥哥昨晚受伤了,包扎好了以后就一直在睡觉,十四松哥哥和我都不会做饭。」椴松很无辜地对着轻松摊了摊手,「一松哥哥不想动手,所以轻松哥哥交给你啦!」
「不会做饭的话不会点外卖吗!!」气炸了的轻松认命地转身去做饭,路过地上的长男的时候还给了一脚,结果小松八爪鱼一样抱住轻松的腿,轻松甩了两下没甩开,干脆拖着这个腿部挂件进了厨房。

空松的伤基本是被碎玻璃划伤的,本来他是可以避开的,但是他帮匆忙跳楼导致有点手忙脚乱的一松挡了一下,结果一松一点事也没有,他倒是被划了个满堂彩。发现伤势还不算太严重,全程黑着脸给空松包扎的一松每次都把绷带勒得空松差点喘不过气,尽管最后空松再三保证会考虑自己的安全,但是睡觉的时候总是面朝着他的一松换成了背对的姿势——就不提因为太冷一松还是无意识地在睡着的时候蹭进了空松怀里的事了。
空松知道一松对他这个举动不是不满而是担心。因为幸运EX的缘故,空松很少受伤,最多就是磨破皮这种不值得计较的小问题,而上一次受伤就是空松替一松挡子弹那次,那颗子弹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大哥小松。
那一次任务因为有一个细节的重大失误,导致轻松和十四松被对方当成人质绑在一栋高楼的楼顶,椴松几乎已经快带着哭腔在和对方进行交涉,而在对方给的时间内想要突破高楼上去救人根本来不及。小松抽了一地的烟以后决定铤而走险让一松在能达到的最远射程把控制着轻松和十四松的人干掉,但那个人被两个人质挡在身后,如果一松歪了一点点干掉的就是自己的兄弟了。对自己完全没有信心的一松直接回绝了小松的这个提议,结果已经急疯了的小松拽着一松就开始骂,空松见形势不对赶紧把小松架到房间另一边,想让两个人都冷静下。
「我问你最后一遍你开不开这枪。」冷静完了的小松问了最后一遍。
「不。」
「好,那我来开。」然后失去理智的小松直接掏出自己的手枪对着一松扣下扳机。
本来小松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威胁下一松的,他的子弹预想的轨迹最多只是擦掉一松耳边的几根头发,但是空松哪会知道这个,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跑过去把吓蒙了的一松扑开。根本没想到会是这种发展的小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子弹向空松飞过去,最后——
还好最后只是擦伤了手臂,伤口不深,后来处理及时没有留下什么后患,被逼急了的一松也顺利地一枪将目标狙击掉。但从此以后一松就对发火的长男产生了巨大的阴影,同时也对空松这种莫名其妙的牺牲自我行为深恶痛绝,为此还(单方面)冷战了很长一段时间。

轻松的腿部挂件在闻到饭香的第一瞬间就变成了背部挂件,还是自带骚扰功能那种,差点导致锅里的菜糊掉。好不容易将饭菜都端上桌,轻松发现还是少了一个人。
「空松不下来吃饭?」
「一会儿我给他端上去。」一松率先动了筷子。
结果他说完话所有人都跟被摁了暂停键一样愣住了,除了十四松。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的?」长男非常不肯定地往窗外望了望。
「一松哥哥你不会往菜里下毒吧?」
「椴松你给我好好吃饭不要咬筷子,还有不要瞎猜!」虽然同感于长男和末子,但是轻松觉得还是先维持餐桌秩序比较好,「还有吃完了让空松下来一趟,至少把总结做完再继续睡。」

事实证明,看见一松端着饭菜上来的空松也是懵逼的,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的空松被盯着吃完了饭,欲哭无泪地收拾了一下下了楼。
所有人都围坐在依旧堆着一大堆资料的书桌前,依旧是长男负责发言。
「之前没有保护好轻松是我的责任,我先认错,」小松顿了一下,「救援行动非常成功,也要感谢大家的配合,尤其是拖住了西村的空松和一松。」
「那个小礼物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这个我们就不管了,本来就不是我们的目标。还有十四松,虽然说炸了两个仓库挺好的,但是擅自离开预定地点这种事还是不要干了。」
「不…等等,你们给了西村什么小礼物?」轻松在长男准备说下一句话前打岔了一下。
「真的就,一个,小礼物,而已…」
「说!」
「我把黑川那摸来的U盘改装成了炸弹…」长男越说越小声。
「哦…你改装还玩上瘾了是吧?改了我的表还不够?手痒是不是?」
「不轻松你听我解释!」
「你先给我解释下你的车库。」
「……都没了就不用解释了吧啊哈哈…」
「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椴松在桌子上找了半天找到个空位,叩了两下,「这种没意义的对话不是现在该说的时候吧?」
「这是原则性问题!」轻松在长男「不!」的哀嚎背景音里反驳了椴松。
「你们两的原则你们自己解决去!」椴松不耐烦地划开手机,「小道消息,相田弄了个酒会,大概有我们感兴趣的人会出现。」
「相田是谁?」
「自己回去看1.5那一章去!啊不…我是说,是和泽口有交易的贩卖武器的那个家伙。」
「什么时候?」
「三天后,在他们东部的分部。」
「只要能搞清楚为什么我们会被盯住就可以了,别的什么都不要管,那不是我们能调查的东西,记住,我们只有六个人,好了,散会。轻松,你要和我深入♂交谈一下吗?」

三天后。
酒会将在晚上六点开始举行,但是六人在早上就开始准备了。
小松拍了拍椴松的肩,空松想拍拍椴松的肩被躲开了,轻松抱着手没动,一松扯了一个渗人的笑容拍了拍椴松的肩,十四松非常高兴地两手都拍到椴松肩上。
「totti又要穿裙子啦!」
「不…十四松哥哥不要这么激动,还有你们几个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难道不是因为你们穿不下所以才只能由我上的吗!要点脸!」
综上所述,大概的情况就是,大家决定派十四松和椴松走正面去参加酒会,剩下四人中小松和轻松悄悄地混进去,空松和一松在外面待命,尤其是一松要做好狙击准备。
然而,正大光明地进入酒会是需要邀请函的,由于偷来的邀请函上写着的被邀请人是「松本夫妇」,于是便出现了一开始的一幕。
除了椴松以外的人都换了正式黑西装,小松本来提出的打算按照每个人的颜色穿衬衣的提议被轻松狠狠驳回。
「你是嫌事不够多吗!穿这么明显谁不知道是我们!」
结果最后空松还是非常装逼地穿了一件藏青色的衬衣,一松以白衬衣被洗了为由穿着淡紫色的衬衣,其他人都是白衬衣。长男悄悄地挑了一条暗红色的领带,轻松实在是不想阻止他了就没管,因为他有更头痛的事情。
「空松,请你告诉我,你这玩意哪买的?」轻松指着空松领子上镶着一颗闪得要死的蓝色(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钻石的领针问道。
「哦,my brother,你也觉得它是如此的闪耀迷人,和我很搭吗?」
「一松你可以把他人道毁灭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救命!」
椴松在大家惊奇的眼光中从衣柜里掏出一条米色的长裙换上了,为了创造身高差还丢给十四松一双垫过后跟的皮鞋。
「totti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把女装带回家的习惯?你们平时都在玩什么play?」
「去死啊你们!」

-TBC-

意犹未尽的tbc,totti女装简直太棒啦!
过渡章,算是把之前关于一松为什么害怕小松的原因交代了,肥肠狗血啊。
一旦没有考试就没什么灵感了,估计2月能完结。

评论(3)
热度(92)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