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色松】记一次普通的约会

·来自@艾米晓寻 的点文,色松的约会,好像这回没跑题?应该?吧?小学生标题系列第二弹,大家好其实我今年八岁啦()


·真的不知道痛痛的空松怎么写,每次都是越写越帅什么毛病


·本来是想暖(mo)暖(mo)手(yu)再码字就玩了会儿cytus,结果一暖(mo)就是一下午,要不是因为内存不够deemo被我删了我能玩到明年


 


深秋的公园一角,无人的小径上零零散散地落了些梧桐叶,不不,好像有一个人,他正坐在小径旁梧桐树下的长椅上。没有穿标志性的痛装,空松换了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衬衫休闲裤和长风衣外套,随意地调整了一个姿势,抚了一下吉他弦,闭上眼轻轻地开了口。


「在街角 落下一片 梧桐叶


分开了 说着情话 的麻雀


每个人 匆匆忙忙 走过这街


画出了 各自的晴天」


「纷飞的 全都属于 这季节


感动的 全都留在 心里面


这一步 兜兜转转 依然向前


让白云 点亮这画面」


他听到老旧的木质长椅「咯吱」响了一声,大概是有人在另一边坐下来了吧。没有睁开眼,空松继续小声地唱着。


「当这城市 染上了 天空的颜色


我也想要 把笑声 收进那相册


当这城市 染上了 夕阳的颜色


我的思绪 落在哪里呢」


「当这城市 染上了 天空的颜色


我还哼着 小时候 听的那首歌


当这城市 染上了 春天的颜色


我的回忆 还在流浪呢…」


「呼——」身旁的人把落下来掉在吉他上的梧桐叶吹开了,凉凉的气息拂过空松拨弦的手,这让他不得不反射性地缩了一下,中断了他的演奏。


睁开眼,发现刚才的「罪魁祸首」还保持着往自己方向探出身子的姿势,半阖着的眼用无精打采的眼神看着自己。


「哦my brother你来了啊,想去哪走…」没有抱怨对方刚才的动作,空松兴致勃勃地侧身询问。


「你继续唱。」摇摇头打断空松的问题,一松靠回长椅上,翘着腿表明了自己不想走。


「不是约会吗?」


「就这样,你唱,我靠会儿。」


没等空松下一句疑问出口,一松又挪了挪,找了一个舒服的角度,靠在空松的肩上。无可奈何的空松把被压住的手往外伸了伸,手指重新按上琴弦,继续开口。


「纷飞的 全都属于 这季节


等待的 全都连成 一条线


这一步 兜兜转转 依然向前


让清风 停下这时间…」


「ha——a——ha——ho——」


「ha——a——ha——a——」


没有歌词的哼唱的地方,靠在空松肩上的人突然也开口跟着轻轻吟唱出来,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在这个安静的地方这点音量已经足够被捕捉到了。


「当这城市 染上了 天空的颜色


我也想要 去追逐 广场的白鸽


当这城市 染上了 霓虹的颜色


我的故事 写到哪里呢」


「当这城市 染上了 天空的颜色


我还带着 小时候 最爱的贝壳


当这城市 染上了 幸福的颜色


我在这里 遇见了谁呢…」


短短的一首歌很快就唱完了,公园的角落里又回到静得仿佛没有人的状态。空松很明显的有点坐不住,抬手轻轻叩着木吉他,又开始哼哼别的调子,不过这次没有唱出来。虽然觉得肩有点麻了,但是没有让一松起来。


一松在空松不自觉微小地耸动肩膀的动作里也察觉到这个问题,但他也没想起来,换了个姿势,从侧靠变成了仰着头靠。视野里下午三四点的蓝天有一半被金黄的梧桐叶遮住了,剩下的一半又被薄薄的鱼鳞状卷积云挡掉大部分。


真是一个适合约会的天气。这么想着,一松闭上眼让这些景色从眼前骤然消失。那干脆睡会儿吧。


等空松肩已经麻到快没有感觉的时候,他才从靠着他的人变得舒缓的呼吸声中得知一松已经睡着了。说好的约会结果只是换个地方偷懒啊,空松叹了口气,认命地一手抱住差点从他肩上睡滚下去的一松,另一只手把吉他取下来放在地上靠着椅子,再把因为这些动作而微微发出表达不满的音节的人放倒在自己腿上。


虽然一松能答应自己出来约会已经是值得高兴一年的事情了,但这样自己就很无聊了。揉了揉终于恢复知觉的肩,百无聊赖的空松只有盯着一松的睡颜这一个选项。也不是没有在家里睡觉的时候看过,毕竟就睡在旁边,但是这种事情哪会有看不耐烦这一说。一松平时总是压着嘴角,从表情就能看出这个人的不高兴和压抑,只有在睡觉的时候会无意识地把嘴角上翘。像猫一样,空松心想,连睡姿都是。躺平的人已经开始不自觉地蜷了起来,也许只是习惯,也许是觉得有些冷。空松知道一松睡着的时候体温会变得很低,冬天抱着他睡的时候半夜被冻醒过,一开始还吓了一跳,后来才发现是体质问题,有几次一松趴在桌上没披点衣服什么的就睡了结果醒过来就因为太冷感冒了。虽然感冒了以后因为虚弱一松会比平时更粘人,空松高兴归高兴,但他舍不得一松生病。


脑子里跑火车的空松乱七八糟地想了半天才发现自己一直在轻轻挠着一松的下巴,就像一松平日里给养的猫挠一样。他停下手中的动作,睡梦中的人不安地扭了一下,还发出了抗议的哼声,空松见状只好继续刚才的动作。温热的手指从已经开始有点变凉的皮肤上轻柔地划过,带着老茧的指尖感受着与之相反的柔软,空松不得不承认挠下巴这种事是会上瘾的。


一只小雀叽叽喳喳地打破了一直以来的静谧,蹦蹦跳跳地在面前的地面上歪头看着自己和自己腿上的人,空松莫名的想到了十四松。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弦搭错了,他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大概是想跟小雀表达一下安静的意思,也不知道它看不看得懂。小雀继续歪着头,用又黑又亮绿豆般大小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个动作,又感到很无趣一般拍拍翅膀飞走了。


真是罪恶的男人,连这可爱的小动物也被自己的魅力所惊艳,本来想发表一番感慨的空松想了想还是按耐住了这个冲动。抬手拂掉落在一松身上的梧桐叶,他想起刚才那首歌的歌词。


「当这城市 染上了 幸福的颜色


我在这里 遇见了谁呢」


我在这里,遇见了谁呢?


 


-END-


 


好了我这句话都不知道说了第几遍了,超突兀的结尾,有史以来写得最短的一篇,才2000字,实在写不动了,我宁可写他们两打架我也不要写这么温情的了,完全是强制性让一松睡过去不然写不走了(你


空松唱的是动点P的曲子,由心华演唱的《城色》,太好听了,真的,这个神调教,你们快戳进去听一听,以及我要给字典娘表白(不自觉开始安利了起来)用了里面吹梧桐叶的梗,感觉还不算太违和?


码字bgm是舌尖里的,结果越听越饿


希望点文的妹子喜欢!


 

评论(4)
热度(63)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