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数字松】松野家的大学日常(番外2)

•想了想干脆把数字松和材木松的番外补了,不能只让速度那两个人high啊对不对,这次的是数字松
•应该是一十四,擦边球向…吧。大学日常全是HE,甜得发腻的小甜饼

早在寝室有独立卫浴之前,事实上学校还是有一个公共澡堂的,但后来大概是因为出过一次澡堂停水两天的事故导致来水以后排队洗澡的学生队伍长得见头不见尾——似乎还听说有人在排队的时候找到了真爱——学校不得不考虑了一下每年学生会和团委都会上交的关于学生希望能在宿舍里洗澡的请求。
学校装修热水器的工程由于宿舍太多进展得非常缓慢,这就意味着在此期间大家还是要辛辛苦苦地跑到澡堂去洗澡。现在才到六月底,天气就已经热到一天洗一次澡都嫌不够的时候了。
「十四松,晚上没课?」踹开压根没锁的寝室门,上完选修课(小松:你还会上选修课啊?)的一松拖泥带水的步子看起来觉得天气更热了,不过还好寝室里只有十四松在,他并不介意这个问题。
「没课!去洗澡吗一松哥哥!」
「等我收拾一下。」把书包随手甩在桌上,一松慢腾腾地跨着无力的步子去洗漱间把装着自己洗澡用的东西的篮子拿了出来,把校园卡和装在袋子里的要换的衣服也随手往里一丢,就被蹦蹦跳跳的十四松拉着下楼了。
学校太大,而松野家六胞胎住的寝室又是离澡堂比较远的,经常都是十四松骑车载着一松过去洗澡,当然其他几个人基本也都是骑车去。「能相信吗!去洗澡居然要骑车!」——懒癌小松斯基。
天还没黑,十四松摇摇晃晃地踩着踏板载着一松从宿舍后面的近路骑过去,因为是条小路所以基本没什么人,浓密的香樟树叶让黏腻的空气稍稍变得清新一点,但夕阳暖烘烘的余热还是让人感觉疲惫,也只有十四松这种一年四季都处在多动状态的人才不会有想放弃治疗躺在地上一了百了的想法。
这会儿快到吃饭时间了,澡堂没什么人,更不要说晚课结束后会出现的壮观的排队场景,两人进门刷了卡准备往里走。
「一松哥哥在哪一间?」
「1-14。」
「我在14-1,好远啊,我还以为排在一起刷卡能分到隔壁呢。」
「话说有隔间的话分不分到隔壁都没什么问题吧…」
「也是哦,那一松哥哥一会儿见啦!」
人性化的学校就是这么贴心,虽说是大澡堂但每个独立小间都是有门有隔板的,每20个小间在一大间,整个男浴室又有20个大间,还是蛮大的。所以在这种人少的洗澡时间里,就更不会被洗澡狂放派开得过大的水沾到小腿上,虽说夏天穿的是短裤沾没沾到没什么两样。
整个第一大间现在只有一松一个人在用,懒洋洋地锁上隔间门,把篮子往简陋的锁不好门的衣柜一丢,脱了衣服插上卡就开始享受被热水冲刷掉浑身臭汗的愉悦感。澡堂里昏暗的灯光有种让人想睡着的冲动,但是在这里睡觉什么的肯定不行,一松还是懒散地开始走着洗澡的程序。
程序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刚关掉水准备擦干身上的一松就听到十四松噔噔噔的脚步声从走廊那边跳过来,紧接着就是哐哐哐的声音,大概是十四松两只手都拍在了摇摇欲坠却又完好无损的隔间门上了。
「一松哥哥洗好了吗!我洗完了哟!」
「……」被拍门吓了一跳的一松没说话,盯着隔间门上因为摇动晃来晃去的门栓看了两秒钟,他还是觉得解放门栓的痛苦比较好。
没想到一松会直接开门的十四松还保持着拍门的造型,直接扑了进来。满意地接住不知所措的十四松,本来还没有下一步打算的一松决定让十四松被水淹没。
单手把打开的门又关好,另一只手把送货上门的货压回门上,没有给十四松闭嘴的机会一松就吻了上去。舌尖熟练地在对方的贝齿上一扫而过,在其中一颗尖尖的犬齿上停留了稍稍长一点的时间,似乎像在仔细研究这颗牙齿的构造,因为觉得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这是一松给自己的理由。再往里就是捉住大概是因为害羞而逃避的十四松的舌,不过也就只带了一下,对方就用更猛的气势缠了回来。
背后的门上和一松身上未擦的水渐渐地将十四松才换好的带着阳光味道的干燥衣服浸湿,两人头发上的水滴顺着鼻梁骨滑到唇边,和嘴边来不及吞咽的唾液又融合在一起继续往下滑。空旷的洗澡间里一切的声音都被放大很多倍,甜腻的水声和十四松的轻哼让一松兴奋起来,闭眼接吻派的他这回没忍住睁开眼看了看,占据整个视野的是大大地睁着亮亮的眼睛的十四松的脸,都已经红到耳根子了。光线太过暧昧,似乎还有点催情作用,有种让人停不下来的想法。
结果一松还是选择了突兀地结束这个吻。分开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连接在舌尖上的细线下垂断开,费了好大劲一松才忍住再次吻上去的冲动。
「你先去外面等着,我一会儿就出来。」再来一次估计就要做更冲动的事了。关好门,打开龙头,这回没开热水,从头到脚来个透心凉以后,一松才擦干穿好衣服出来。
十四松脸还是红红的坐在门口的长椅上,夏天的短袖没有长长的袖子给他挡脸,就只好带着傻笑左顾右盼。
「走回去吧,别骑车了。」
「诶?真的吗?路有点长的,一松哥哥不是最不喜欢走路了吗?」
「没事。」
其实一松还是不喜欢走路,但是和十四松牵着手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十四松单手推着车,两人又从来的那条没人的小路往回走。
短短的半个小时天已经黑了一半了,又还没到开路灯的时候,没有高楼的阻挡,能看到大片渐变色的夜空,缺了一块的月亮就这么斜斜挂在天上。未到蝉鸣的时间,小路上除了两人的脚步声和自行车链条转动的金属声,就是还带着白天余温的柔和的夜风吹动香樟叶的声音了。
一松抽动了一下鼻翼,晚风中带有夏天的味道,就是那种一闻到就会想起小时候大家围坐在院子里讲鬼故事的记忆的味道,清清凉凉的,舒服得让人想打颤。还有就是从十四松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明明用的都是同一款,但他就是觉得十四松身上的很香,也有可能是十四松本来就很香吧。不像其他季节里会穿着宽松的卫衣,热情的夏季里无论如何十四松都会换成短袖,露出锻炼过的手臂肌肉,精瘦精瘦的,顺着往上看,还能看到脖颈到锁骨的优美的线条随着东张西望的动作绷紧又放松和上下耸动的喉结。一松觉得有点口干,他骗自己是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要是让十四松知道自己光是看他就能起反应那可不得了了。
一路上谁也没说话,就这么牵着走到寝室楼下,十四松不得不因为要锁车放开了手,结果锁完车唰地一下就冲上楼去了,丢下一松一个人在楼下思考这是什么情况。
最终还是没想通的一松决定放弃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他有了一个新的打算,他准备以后晚上没课的时候都把十四松拉去洗澡。

-END-

他妈的甜死我了,我要阵亡了!
澡堂的设定按我们学校的来的,隔间大法好啊!
冬天里写夏天的故事整个人都清爽了,材木估计也是夏天,过两天应该就能摸出来,敬请期待!

评论(16)
热度(77)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