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色松】来世来世

•用了一小点原作25年后那个设定,只有一点点
•カラ→←一,现实向,BE,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一松结婚了。
西式的婚礼,办得非常隆重,新娘子是某个社长的千金,穿着华丽的白色婚纱,笑得特别幸福。一松被强行塞进一套黑色的西装,坨着的背意思意思在举行婚礼的时候挺直过一段时间。现在到了不需要他必须在场的时候,又没精打采地弓了回去。
穿过舞池里随着音乐舞动着的人们——事实上自己的父母请来的人里,除了自己的兄弟他一个都不认识——一松打算到外面透透气,说通俗点就是抽根烟。
意外地看到门口的门廊柱已经被一个熟悉的人霸占了,一松顿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去轻轻拍了一下靠着柱子抽烟的空松。
「哇,诶?一松?」空松明显也没想到拍他肩的人是一松,赶紧捏住本来叼在嘴里结果被吓掉的烟,「新娘还在里面你跑出来干什么?」
「抽烟。」一松摸了一下身上的兜,发现因为之前的婚礼他的烟都被搜出来没收了,咂了下舌,他直接从空松指间顺来已经燃了半根的烟,在对方惊讶的目光里深深地吸了一口,随手丢在地上用崭新的皮鞋碾灭了,「陪我走走。」
空松不确定地左右望了望,发现一松刚才说话的对象确实是自己,赶紧跟了上去。
「你刚才望些什么?」
「不…我…你对我太客气了我还以为你在跟别人说话…」
「呵,就这么想让我用恶劣的态度对你吗?」
「没有!my brother这样让我很感动…不过你…」
「空松,」打断对方的话,一松难得没有用臭松这个称呼,他停下来,发现不知不觉走到了酒店后面的小花园里,「你对我结婚这事怎么看的。」
「还能怎么看,小松哥哥都说了,太狡猾了啊,居然背着大家找了个…」
「我是问你的看法。」再次打断对方,还加重了你字的读音。
空松这回没说话。一松转身,借着花园里昏暗暧昧的灯光看见自己家二哥双手插在裤兜里,皱着眉低着头站在自己身后,大概是因为嫌热脱了西装外套,白色的衬衫外面套着黑色的马甲,衬衣袖子一如他的穿衣习惯被卷到手肘处。这个人穿衣服不那么痛的时候真挺好看的,一松心想。
两人间就这么静静地僵持着,一松第一次觉得自己居然能这么有耐心,为了等一个不可能会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我不知道…」揪紧的眉毛皱得更深了,最终空松还是小声地摇着头回答,「我不知道。」
看着空松带着痛苦的表情捂着脸蹲下去,一松转回身,「听听我的理由吧。」
没有给空松回答的时间,他自顾自地继续说,「十四松和那个女孩子的事之后,我就在想,会不会哪一天你们——小松,你,轻松,十四松,椴松——你们就一个一个离开家了,或者是有自己的家庭,或者是找到了工作可以独自过,总不能neet一辈子对吧,爸妈也不可能一直养着我们。」
「万一你们一个一个都走了,万一你们就当着我的面,一个一个搬出去不再回来,万一到最后,只剩我一个人…」一松稍稍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了,却刻意地上扬着嘴角掩饰着,语速越说越快,「我不能接受,我受不了,我做不到,我甚至想过,如果空松你结婚了我会怎样…」
「我想不出来,我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我逃避了,我选择先离开,我选择让你们来面对这样的情况,」使劲抽了下鼻子,一松在努力让自己的眼泪别掉下来,「尽管嘲笑我吧,我就是这么自私,胆小,是个垃圾,人渣,废物,我…对不起…」
实在是绷不住了,一松弯腰站着,撑着膝盖让泪水全部滴到地上去,他现在脑子里很乱。他一直以来不爱说真心话,经常一句话到嘴边会硬生生变成另外一句,他对自己这种口是心非非常的厌恶,但是不想改也改不掉这个毛病,所以一旦讲出心里面真正想的东西的时候会情绪激动。这回好像激动过头了啊,他想,大概因为对方是重要的人吧。
「一松,」刚才还蹲在地上的人听完一松的自言自语后没有太过震惊,站起来把背对自己的人拉起来,面对面抱住,让对方的头搁在自己肩上,下一秒立刻感觉到肩头的布料被浸湿了,「一松,你不用道歉,我理解你。」
「你不理解!」一松带着哭腔吼了出来,挣扎着想从空松怀里挣脱出来,「你一点都不理解!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傻逼!自大!不知道哪来的自信!明明是个neet却搞得自己志向远大!世界和平是什么东西!我讨厌你!你放开我!」
「我很高兴一松能对我说这么多话,这么多都是你的真心话,包括你对我的评价,」空松还是牢牢地抱着一松没让他挣开,「我很高兴,真的。」
「你问我对你结婚的看法,我现在告诉你,我也很高兴,很高兴,」空松闭着眼,用带着笑的声音道,「你是我的弟弟,我不会嘲笑你,我会一直相信你,不管你做什么。」
一松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尽管他想不断地对眼前的人说讨厌,但现在只能靠在空松肩上抽泣。而空松就像在安慰一只受惊的猫一样默默地顺着他的背。
「回去了。」终于哭够了的一松突然推开空松,用像以前一样粗暴的动作,抬手用昂贵的西装袖子抹掉脸上的眼泪,头也不回地走了。
听见后面跟着自己并且没有想和自己并排走的人的脚步声,一松对着空旷的前方用对方肯定能听见的声音恶狠狠地说,「以后不想再遇见你了,」似乎为了强调自己对对方的厌恶,「来世也不要。」
「好,来世也不要。」空松依旧笑着回答。

-END-

唐突的就end了…应该有好好传达我想表达的东西了吧…以及一松除了讨厌空松那句话说的都是真话,空松除了相信一松那句话全都是假话
写到一半把自己写哭了,泪点有点低()
这梗我已经构思了小半个月了,今天实在是手痒就写了,15号之前我再码字我就剁手(对天发誓

评论(14)
热度(78)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