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全员】概率论(3.3)

•上一章炸出来好多轻松girls,好可怕(
•还有五科考试…更文速度会非常缓慢,点文的可能要多等等
•没想好这个副本要打多久,所以有可能下一次更新会改标题

轻松呆的房间不算太大,现在他除了身上塞在各个地方的小刀以外只有手上这把顺来的枪了,面对马上就要包围过来的七个人,躲在桌子后面的轻松发现刚才的深呼吸并没有什么卵用。
「各位!」实在是觉得自己对付不来这种情况的轻松只好在桌子后面大声喊道,「刚才是我一时冲动,我们还是好好谈谈吧,这回我是真心诚意的!」为了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可信点轻松还忍痛把刚才摸来的枪贴着地面滑了出去。
满意地听见房间里的枪声停了下来,轻松继续开口道,「非常感谢你们的合作配合,这点小礼物就送给你们吧!」
「???」
安静下来的房间里响起了金属表链特有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在将戴在手腕上的手表摘下,然后一块做工精细的机械表就从桌子后面抛了出来,如果稍稍仔细听的话甚至还能听到预示着接下来的危险的齿轮转动的「咔嗒」声,但现在并没有人愿意去关注这个事情,或者说能分心来做这件事,于是七个人就这么看着这块表做着完美的抛物线运动摔在了自己面前的地面上,接着就是——
「轰——」
伴随着爆炸声轻松脑子里的弹幕不受控制地又冒了出来,并且又开始飞速滚动诸如「学长男说这么不要脸的话还是第一次,差点就绷不住了好险好险」「这群人智商有问题吧这么明显的骗局都看不出来西村平时给他们吃的是饲料吗」「这桌子挺结实的这么近都没炸到要不干脆一会儿去问问西村他在哪买的不然家里三天一吵架五天一打架赚来的钱全买家具去了吃不消啊」「这块机械表好贵的啊就这么被长男改装成了炸弹虽然现在用上了但我还是不想感谢他不行回去还是要揍他一顿」「我真的好心痛我的表」「心痛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些还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字幕。
又一次强行屏蔽了弹幕的轻松从桌子后面探头出来看了看——毕竟手表还是太小了炸弹威力不会很大——发现近距离接受了爆炸冲击的七个人就算没死命也只剩半条了。掏了半天掏出一把小刀,给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人送了抹脖子的后续赠品,轻松在地上挑挑拣拣了一些还能用的武器推开了房间门。

深夜巡逻的保安打着手电慢悠悠地走着,北部西村家的地盘里这一块最重要,加了铁丝网的高高的围墙围着的除了几栋低矮的办公用的楼房外,还有很多大型的仓库,使得需要巡逻的地方增加了不少,不过这种巡逻也只是例行公事罢了,毕竟没人敢这么直接的在西村家的总部撒野…吧。
「早上好。」
脖子上突然出现的冰冷触感,和耳边语气并不友好的轻声招呼,让小保安顿时定格在原地。
「很好,安静些,你比你的同伴们表现好很多了,一群遇到危险只知道大喊大叫的废物。」
刚准备大喊救命的人听见这句话立刻闭上了嘴,对未知的恐惧让他颤抖着,时不时压上本来只是轻摁在脖子上的刀,压出一条细细的血线
「啧,等你完成你的任务再自杀也不晚,我们是来找西村先生谈一笔生意的,现在——」
抵着喉咙脆弱皮肤的金属挪开了,意料之外地没有出现把刀换成枪抵在自己太阳穴的情景。
「带路吧。」
突然间周围只剩下自己呼吸声的保安差一点就以为刚才是自己在做梦,但脖子上伤口传来的疼痛感让他确信这是真实发生的。迟疑着迈开腿,还没跨出第一步,刚才那个飘忽的声音又从自己身后冒了出来。
「忘了说,带错路的话,我不介意让自杀变成他杀。」

背着轻松的武士刀,长男在和守在角落里等待支援请求的十四松和椴松还有直接去找西村的空松和一松分开了以后,就开始朝着分布不算很集中的办公楼跑去,就算不知道轻松被关在哪里也要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遇到阻碍的人就杀掉,现在小松的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
结果还没跑到离自己最近的那栋楼附近,就听到远处仓库方向传来一声不大的爆炸声,如果不是刻意地将听觉感知最大化,小松估计自己是要错过这个信号了。
匆忙转变方向往仓库奔去,他能肯定那是轻松干的,虽然细想了一下轻松能藏在身上的炸弹只有那块被自己擅自改装了的机械表(想到这里小松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但是直觉告诉他现在往那赶绝对没错。

轻松知道自己虽然只是引爆了一个小炸弹,但是动静已经不算小了,尤其是现在已经是深夜,要被发现太容易了。提高警惕出了被自己毁得差不多的房间,小心翼翼地跨出去一步,「duang」的一声突然从自己脚下发出,声波迅速在宽敞的空间里传递着。
好不容易把挡完了整个屏幕的「卧了个大槽」的弹幕压下去,连滚带爬躲回房间的轻松发现并没有出现枪声或者之类的随便哪一个都可以让自己进入战斗状态的声音。他再次悄悄爬出来,在夜色下辨别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刚才他踩到的是一块凹凸不平的铁板,和铁板连在一起的是可以向下走的简陋的铁架子楼梯,再结合刚才传出的声音似乎在空气里无阻碍地前进了很久,轻松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仓库,他所在的是仓库二楼,面前的楼梯也是唯一能通向二楼的方式。仓库大门正对着楼梯方向半开着。最重要的是,仓库里没有任何一个人。
松了口气,轻松没有直接下楼,而是回到房间里的小阳台抬了个花盆出来,放在楼梯口往下一踢,模仿着人踏着铁架子楼梯下楼的声响立刻在仓库里被无限放大。然后他转身,从二楼的一个破烂的窗口跳了出去。

没有发出一点动静悄悄跟在保安后面的空松和一松在对方停下来的一瞬间冲上去完成了灭口,完全不担心之后找不到路的原因仅仅是前面那栋三层小楼的顶楼房间是半夜里唯一还亮着灯的,猜不到这是西村呆的地方的话他们就可以退休了。
小楼敞开的大门似乎是在欢迎他们的到来,黑暗中似乎还传来了一点…
「电闪雷鸣波尔卡?那家伙在搞什么鬼,放交响乐不应该找个隔音的房间吗?」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臭松,进去。左边归你右边归我。」
「这是原则性问题!还有其实我更喜欢圆舞曲!」
一松发现黑暗中自己鄙视的眼神并不能好好的传达给在莫名的事情上执着的空松,没说话,拔出枪,和空松同时压在定音鼓的节奏上扣下了扳机。
事实上空松喜欢听交响乐已经到了一种发烧的地步,家里房间因为很多,所以专门划给他了一个书房,等空松忙里忙外地收拾好的时候,一松进去只看到满满一面墙的专辑,也不知道他什么买的居然堆了这么多,还有就是一对高保真音响——也不知道砸了多少钱进去,不过钱的方面是轻松在管,一松根本就不关心这事——和一个小沙发,除此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任务的时候空松经常会钻进书房里去,一钻就是一天,一松曾经好奇过交响乐到底是有多大的魅力才能让空松如此废寝忘食,当然空松也经常拉着一松挤在小沙发上欣赏音乐,每首曲子都会附上滔滔不绝的点评。但是很明显,空松的这个安利并没有卖出去,至今一松还是会在弦乐温柔的演奏中听着听着就睡着,就算是旋律激昂如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他也会走神,看着旁边眉飞色舞恨不得抬起双手开始指挥的空松发呆,最后赏给对方脸上一个猫掌印留下空松一个人在书房里狂热。
不过一松也要承认,耳濡目染下那些经典曲目他也是比较耳熟了,比如现在这首波尔卡。所以他才能准确地在纷乱的枪声里,随着管乐和弦乐欢快的节奏,蹲下躲开子弹,转身,双手从和自己做着同样动作的人肩上方穿过,在定音鼓响起的时候开枪。
「不是说了左边归你吗你怎么转右边来了。」
「不…你不也转过来了?」
「…没忍住。」
来到三楼的时候乐曲正好达到高潮,一松瞄了一眼被他评价为「一个经打的都没有」的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杀手之中没有像上次一样的漏网之鱼,回头正好看到空松在最后的代表雷鸣的鼓声中踹开门。
「趴下!!!」

-TBC-

爽!终于!写了!我喜欢的!交响乐梗!斯特劳斯家的波尔卡真的很好听来吃安利吧!(划掉)要不是蓝色多瑙河太长了可能要让他们打个三十层楼不然我就换成圆舞曲了,踏着舞步节奏枪战也很帅气啊,搞点芭蕾动作才是坠吼的。
末松的出场越来越少了…我会努力弥补的,毕竟这是色松中心嘛。
轻松要在半空中跳个两三天了,期末修罗期脑洞越来越少了,还一个比一个猎奇我都不敢下笔了。

评论(3)
热度(83)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