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全员】概率论(3.0)

•喂,110,对就是那几个人非要看野战
•本章基本是轻松个人专场,虽然感觉和普通的轻松不太一样但其实我挺喜欢的(?
•真的是把什么老梗情节都用上了…创造力低下

宽敞的客厅里不像往日一样鸡飞狗跳,其间还可能会夹杂轻松的怒吼,取而代之的是走来走去焦躁不安的长男,坐在沙发上抱着手叼着烟发呆的次男和抱着腿埋着脸努力把自己往沙发深处缩的四男,十四松因为已经在这个气氛下呆不下去跑到阳台去透气了。
椴松回卧室把脚上的伤处理好后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这么幅压抑的画面,叹了口气。轻松在小松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地被绑走,而且动手的那方还是自己的暂时老板,看样子还不是临时决定而是早就策划好了的,小松没有当场暴走已经很给面子了。
在电脑前刚坐下来,想翻一翻跟西村家有关的资料的椴松就被小松突然往门口跑的动作吓了一跳。
「十四松给我把门守住!」空松在小松转身跨出第一步的时候就掐掉烟对着阳台大喊。
十四松拎着球棒急急忙忙地跑出来拦在了大门前,「小松哥哥你别——」
「让开十四松,我等不了了我得自己去。」小松抬起头来用修罗般的表情直视着十四松。
「小松哥哥你冷静点,你一开始让我们回来我不就是为了等消息大家再一起准备好去救轻松吗,你现在——」
「空松你给我闭嘴,等消息?等了多久了?一松你那些猫是在吃屎吗对方给的消息慢慢走都能送到我们家门口了!还等?!这态度根本就不是来找我们谈判是直接要动手要人命了吧!啊?!再等下去就可以直接给轻松收尸了!」小松转过身拎着空松的领子朝着对方恶狠狠地吼道。
一松颤抖着把自己往沙发里缩得更多了,上一次长男发火给他带来不小的心理阴影,现在被点了名直接骂了一句更是动都不敢动。
「你是不是还嫌不够乱!大家谁都不想给轻松收尸!都是兄弟哪有不着急的!你给我好好冷静一下啊长男!你要是想去送死的话那你就去,但你要是想去救人就给我好好呆着!我不介意强制帮你冷静一下的!」空松明显火气也上来了,一只手拽起小松领子顶着对方要吃人的表情吼了回去,另一只手攥着拳头作势就要揍人。
「喵——」结果就在二人差不多就要开打的时候,救场的黑猫出现了,迈着小快步还没奔到一松面前,就被疯了一样冲过来的小松吓得直接跳进一松怀里。一松也被吓得差点跳起来,把黑猫绑在身上的信抽丢给小松就抱着猫躲开了,紧跟着小松跑过来的空松赶紧去安慰毛都快炸起来的一松。

「松野轻松先生,非常抱歉把您用这种方式请过来,」西村双手撑着下巴慢悠悠地说,「客套话我也不多说了,如果您和我们合作的话,还可以完完整整地出去,如果选择拒绝呢,那么还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我们送您单独走,一个是和您的——我也不是很想管到底是五个还是六个还是七个——到下面去团聚。我想,您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的吧,松野先生。」
微笑地看着面前被五花大绑在一张破木凳子上的轻松,西村很满意地看到对方在听到自己的话以后瞳孔骤然缩紧,「我已经把我需要的东西都写好交给您的兄弟们了,为了让他们认清形势我稍微伪造了一点事实,不过不用担心,一点点小东西罢了,我认为他们识相的话是不会空手过来的,而您的任务就比他们简单多了,」西村朝身后抬起一只手,守在旁边的下属立刻递上一张薄薄的纸,上面条条款款不多,归纳下来就是由松野家在接受别家的委托时将能拿到的各家的机密资料——这种东西理论上是不允许分享出去的,但毕竟雇佣兵们会用到,所以有不成文的规定是雇佣兵们要对自己拿到的资料做好保密工作,无论如何不能交给别家——提供给西村,只要是和泽口还有相田有关的,也就是上次同时盯着黑川的两家,这些资料西村统统都要,相应的,西村家会给松野家提供一定程度的安全保护(轻松瞟到这一行的时候勾了下嘴角)以及一定的资金。
「在这最底下签上名,就算是我们开始合作了,」西村用着和语气一样漫不经心的动作指了指单子,「我知道松野家是最守信用的,所以这份协议上多的东西也没说明,我认为您们应该是清楚的。」
「先把这玩意放这,你让我考虑考虑,」一直没开口的轻松闭了闭眼睛,「总不能连考虑一下都不让吧,这也叫你们的合作态度的话不如现在给我来一枪。」
「当然没问题,合同放在桌上了,您考虑好了要签的时候就喊观月君给您松绑就可以了,但如果松了您不签的话——」西村拍拍裤腿站起来,房间暗处响起几声手枪上膛的声音,「我还有事要处理,就先不在这招待您了。」

「椴松,把上次从黑川他们分部弄来的资料的U盘拿来,」看完黑猫带过来的信直接掏出打火机把它烧了的长男边往自己的卧室里走边朝电脑前的椴松喊道。
「所以到底对方要我们干啥?看都没给我们看就给烧了他不是要自己去吧?」椴松一边拉开抽屉翻找一边问刚才又遛到小松旁边跟着看信的空松。
「没什么,无非是要我们拿黑川的资料去换人,让我们明天一大早去,『今天我们不接待客人了』,原话是这么说的。」
「他们的目的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哪有这么巧在我们刚弄完泽口的任务就搞这么一出跟我们要黑川的资料的,还绑架?这么没品的事也做得出来,嘁。」拎着一个工具箱从卧室里出来的小松正好接上话,「他们只是想找个借口把我们干掉,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千叶压根就是和他们一伙的,明面上是抢东西,实际上就是在对着我们动手。之前我让轻松扛不住的时候拿那个箱子挡子弹,我也没看那些人忌惮些什么,演技太差了吧…空松你盯着我干什么,有话就说不要学一松。」
「不…呃…说实话我以前没觉得你推理能力这么强的小松哥哥…」空松犹犹豫豫地回答,结果越说越小声。
「跟轻松哥哥扯上关系的事哪次他不是智商直逼爱因斯坦,你现在让他推个质能方程都不是问题…喏,U盘。」椴松十分不以为意地插话,顺手把U盘也丢给小松,「你拿它干嘛,不是真要把资料给他们吧,不要为了爱情丢掉职业操守…对不起我闭嘴。」
斜眼看了一下椴松,小松打开工具箱就开始对U盘下手,「资料你们拷贝了的吧,这个——」摇了摇小小的设备,「我就拿来改装了,给他们点感谢照顾轻松的小礼物,十四松过来帮忙。你们去收拾东西,我们今晚就出发。」

轻松目送全程自说自话的西村走了以后,终于让脑子里面的大量刷屏的弹幕消停了一会儿,虽然这些弹幕大都是「一个二个反派角色说话都这么恶心的吗,上次那个黑川也是,哇简直恶心的要吐了」「说得好像我签了字你们就会放我走一样,要不是随便演演假装自己很怕很想妥协的样子这人要给我洗脑到什么时候去」「要是我不插句话我刚才连出场的机会都没了,太不给面子了吧,哦这条弹幕赶紧划掉别让作者看见了」「听上膛声房间里除了这个观月就七个人守着也太小看我了吧,话说故意让我听见声音是为了让我数清楚人数吗这群人还挺善良的」「还有这绑的什么玩意太差劲了吧,我自己就能松绑」这些没有太多营养的玩意。
「那个…观月君?是叫这个吧,看在我被绑得不能动弹的份上,能麻烦你把合同拿给我再看看么,我刚才有几条没看清楚。」屏蔽了弹幕的轻松稍稍思索了一下开口道。
观月君很明显是个首领的小棉袄,交代了他招待好轻松他就老老实实照做,于是他走过去拿起合同举在轻松面前。
「能麻烦往后站一点吗,光线不大好我有点看不清。」
观月君往后挪挪,正好遮住了轻松被反绑在身后的手。
「非常感谢,我觉得你们家的态度还是不错的,我是要认真考虑一下和你们合作的问题了。」被挡住的双手翻了一下,轻松把藏在袖口里的铁丝摸了出来,悄悄地给手上的手铐开锁。
「尽管你们之前把我蒙着眼睛带过来,还把我身上的武器都拿走这些举动很不友好。」搜完身我身上照样一大堆小工具,你们还是图样,不过还好武士刀在长男手上,那把刀倒是挺喜欢的,被收走了拿回来还费事。
「但是鉴于你们良好的表现——把合同往上抬点,我看看下半部分——我觉得可以和你们好好谈谈。」左手轻轻地把打开了的手铐捏好不让其发出声响,另一只手摸出了同样藏在袖口里的小刀,在动作不大的情况下尽量快地割着绳子。
「嗯嗯,我看完了,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了,观月君帮我松个绑我签字吧。」收好小刀和铁丝,把手铐松松地挂在手腕上,等到对方下一个动作。而对方明显没有注意到轻松的小动作,把合同放回桌上,准备给看起来非常配合的轻松松绑。
观月君说是一直跟在西村后面,其实他是从来没有杀过人的,虽然这对于干这行的人来说这种情况太少见了,但观月君觉得跟在老大后面,怎么都不会遇见危及生命的情形,更何况自己是学过空手道的,无论如何自己的生命都是安全的。但现在是怎么回事呢,自己嗓子被本来要用来签字的钢笔狠狠地戳穿了,凶手是理应被绑着的松野轻松先生,他在自己的手伸向手铐的一瞬间就让全身的束缚都失效了,接着就是放在桌上的名贵的钢笔刺进了自己的喉咙。
把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笔击杀的观月挡在自己面前,本来还没死透的人瞬间收获七颗来自同伴的子弹。将彻底死亡的尸体往枪声方向一抛,轻松后撤一步弯腰往实木的桌子后面滚去,拿着顺手从观月身上摸来的手枪,吸了口气,开始自己的反击。

-TBC-

越到考试我越浪,灵感简直像井喷一样(?)
写完才发现这章一松基本没有出场,尴尬,打不打色松tag啊…
理想中的一直都懒懒散散的小松遇到轻松危险的时候就会爆发,能拦住他的只有空松,可是空松也很糟心啊,因为一松被吓跪了他还要去顺毛,十四松和椴松两个不敢凑热闹,这家人也是很有趣。
最后后排给一子告白,黑长直啊天哪,太喜欢了,一松和一子我都想娶回家!

评论(14)
热度(109)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