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明唐/藏唐】讲一个关于师门的故事

•主明唐,带了百合藏唐。
•部分剧情来源于现实,剩下的纯属虚构。
•95年代初A了,所以大部分背景都是90年代的,比较熟悉。

如你所见,我是一只娃娃鱼,高马尾白发和高跟鞋是我的骄傲,当然这个故事和我这个娃娃鱼没什么关系我就这么一提。
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哪能没个师父呢。我的师父是一个来自西域的喵哥,白发异瞳一样不缺,但是其他的审美非常有问题,我吐槽过他很多次了但他依旧不放弃带着顶破破烂烂的草帽穿着个丑得不行的时装背着重得要死的黑天。他喝了口茶说这套行头截镖比较方便,于是我把我嘴里的茶全喷在了他的脸上。
“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师父饶了我啊我就是条咸鱼!”
“给我接。”
“某身经百战,从未避战!”
缴械人干事?空了血条的我趴在地上无声地哭泣。
有一天,我的师父跟我借了1w金去了南诏皇宫,拍了个明月锁,接着就人间蒸发了。走之前还留了个字条说,有缘再会。会你妹你倒是还我钱!

后来,因为没有人跟我天天打嘴炮还是感到有些寂寞,想了想去广都镇转转买点生活必需品,顺便在师徒板上贴了个条,看看能不能收到个乖巧的徒弟陪陪我。
没想到还真有人来找我了,一个来自同门的…娃娃鱼炮哥,这年头娃娃鱼被嫌弃得都只能自己抱团了吗,心好痛啊。不过徒弟倒是很听话,平时和我一起做做日常打打大战什么的,没事做的时候就和我聊聊天,偶尔分我点代练的工作让我赚点外快。

再后来,我的竞技场队友找了个情缘,两人恩恩爱爱地跑了。我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家的绑定奶花变成了别人家的绑定,过着你玉石来我锋针的生活。人生寂寞啊,不是因为没奶我不敢去野外,不是!
我想想自己也混得还算满意了,打拼这么多年该休息休息了,于是也学着师父给我徒弟留了个有缘再会的字条,跑到帮会里住了下来,每天就杀杀猪抓抓马种种菜什么的。
徒弟看到纸条倒是没说什么,写了封信跟我说常联系,想回去的时候他随时欢迎我。有这么个徒弟真是这辈子值了。

再再后来,我和徒弟一直都是通过信件联系,分享点生活趣事啊什么的。结果有一天我收到的信比以往要厚一点,好奇地拆开来看发现里面还有一封信,收信人是我,收信地址是我原来住那地,现在让给我徒弟住了,寄信人是……???居然是我那个欠了钱就跑的傻O师父!
我急急忙忙打开信封,发现他说话还是这么装逼欠揍,整封信的大意就是他墨大爷回来了,召集徒儿们(其实他只有我这一个徒弟)来帮他重振雄风。我忍着撕掉信的冲动抽了半天嘴角准备回信,想起来还有一封信没看,拿起来一看是徒弟的,扫了一遍我整个人就愣住了。徒弟说自己认识这个寄信的墨云笙,是自己多年前就认识的好友,问我怎么也认识他。我很懵逼啊,这江湖什么时候这么小了,我的师父和我的徒弟竟然早就认识?结果就我一个人不知道?好吧他们看起来也不知道他们的师祖/徒孙竟然是对方,这局打平了。
我赶紧抽了两张纸,一张写给徒弟唐青衫,告诉他这货是你师祖,记得好好跟他玩,我在帮会里种菜的生活比较开心懒得出来了,见到师祖记得帮我带个招呼。另一张写给师父墨大爷,不是,墨云笙,先告诉他我和他打平了因为我也隐退江湖了,再告诉了他我的新地址顺便催个帐,最后跟他说原来的地方给我徒弟住了我徒弟就是你的好盆友青衫你可以去找他玩。
写完信交给信使的时候我老觉得哪里不对,怎么跟牵红线似的…不过当时也没多想,可是现在我后悔了,当时的这个决定简直改变了我平淡的生活。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我的徒弟给我的信里不再是各种萌萌的日常分享了,而是全部围绕着同一个人——墨云笙。
这一次我从信使手上拿到信还没拆开我右眼皮就跳了跳,有不好的预感,打开一看,果然又来了。
“师父我跟你说,墨云笙那傻狍子天天拽着我去看他插旗。”
虽然你两年龄差不多但这是你师祖你好歹尊敬点,又喊大名又是傻狍子的,师门药丸啊。
“师父,这傻狍子又把自己弄进监狱了还是我帮他买的顺气丸。”
这人当年就是监狱常客,而且根本不要顺气丸自己就能出来的好不好,他是明教啊!你被骗了啊!
“师父,我今天跑商的时候,突然就被无名魂锁了,结果魂锁完了也没人打我,我就继续走,走着走着又被锁了,等快跑到据点门口的时候我才发现是这个傻狍子锁了我一路。”
哦这是爱的魂锁啊,下次记得切田螺边放机关边走好吗我亲爱的徒弟。
“师父,鲸鱼跟明教打到底怎么才能赢,我能在广都镇虐一大半的人但是每次跟傻狍子插旗都输了。”
虽说本来猫就克鱼,但那是傻狍子啊,不是,你师祖啊,当年一个人被一整个大帮会悬赏追杀最后还生龙活虎地找到我帮他拿掉了悬赏,还说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师父,傻狍子他老是问我什么时候打战场,然后跟我同一个时间排队,正好排进一场的话就全程盯着我杀啊!”
啥时候师门爱进化到这种程度了,我稍微有点不知所措啊。
综上所诉,我觉得,这两个人,关系不太对。
不过也有可能兄弟情谊比较深厚嘛,表达方式我不是很懂,我也就随他们去了。

再之后,一个来自西湖藏剑的帮会成员也看破了红尘,归园田居,呃不,隐退江湖,和我一起住在帮会里,养养猪种种菜打打木桩插插旗,无视掉她经常莫名其妙调戏我的时候的话,还是个不错的伙伴。
无聊的时候我就会跟这个二小姐——她叫叶泛舟,这名起得好敷衍啊大户人家都什么脾气——分享我师门的这些破事,她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我瞪她一眼,她说她不是那个意思,她是说她也觉得我徒弟和我师父两人,可能,关系,比较微妙。
我很欣慰有人和我同一看法,这说明这么多年下来我的眼睛还是雪亮的,拍掉泛舟摸往我的腰上的手,我去找信使问问有没有新的信件。
拿到一如既往的厚厚的一沓纸,我坐下来开始慢慢地读,平时都是徒弟给我写信,墨大爷不稀罕动笔这事我早就知道了。说不想他们是不可能的,这么久了没出去看过一次难免有点遗憾。
“师父,傻狍子前段时间出任务伤得有点严重,他回来那天差点把我吓哭了,只是因为他身上的伤太可怕了你别想多。”
你越说我越想多,怎么我被丐帮敦得一脸都是血的时候你都没哭过,不公平啊。
“我带他去找万花的大夫治疗以后就让他先住在我这里了,也没人照顾他我怕他一个人回去饿死。”
你们住的是我的房子!要交房租!两个人都要交!
“他没法去截镖就天天躺屋子里和我斗嘴,我实在是不知道他怎么嘴这么贱。”
你也差不多的好么,天道好轮回。
“然后他就说太无聊想养只猫,我说养什么猫你连自己都养不好,他又说怎么可能他能连我都养。”
哦你们开心就好。
“我说养毛线,你出去找人养你都找不到,他说你仿佛在低估我的颜值,我说他智商都没有还要什么颜值。”
行行行你两颜值高你两自己玩去。
“他又说其实好多妹子都在追他,不过是他看不上,我说他一个单身狗好意思说这话吗,他说我还不是一样。”
这种没营养的对话每次都能给我写这么多张纸,浪不浪费,我心疼钱啊。
“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结果最后他还是去研究养猫的注意事项去了,管不了他。”
管管!猫!别给我把屋子里的东西都挠了!
我虽然很生气但我还是把剩下的信都看完了,全部是他们的日常斗嘴,我很庆幸他们没有打起来,不然我那小破屋马上就废了。
一直到最后一张纸上我看到了不同于我徒弟的字迹,想了想应该是墨大爷的。
“你徒弟借我用用。”
不是你徒孙吗跟我借个啥,你借…你…的…
“哎,泛舟,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有,你的槽点一直就没吐对地方。”
“我不是说这个!还有从我身上起来!别对着我耳边吹气,痒!”
“这么敏感啊…哎哎别抽弩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师父那句借来用用肯定不是正常意味的借啊,随便想想都知道。”叶泛舟耸了耸肩,“还有他们两那相处模式从字里行间都已经透露出来一种把人甜死的感觉,你没感觉出来?”
我摇摇头,望着她。
结果她也摇摇头,但好像和我摇头的意思不太一样,“过段时间你肯定就知道了。”
我似懂非懂,把手已经放到我胸上的人型牛皮糖扒拉开,回房间去思索人生了。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得我给机关小猪都上过好几次油了,我的徒弟都没给我写信,也不知道他们两到底怎么样了,写过几封信过去都像石沉大海一样毫无回应。
我已经习惯了叶泛舟有事没事就粘在我身上了,反正天开始凉了,抱着也暖和。
今天她也一大早出去练剑,我爬起来的时候就看见她一招九溪弥烟带起来满地的银杏,平湖断月接黄龙吐翠刹那间就将飞起来的银杏叶都划成了两瓣,炫技似的手法。我掏出一把没淬毒的暗器,一个暴雨梨花砸过去,那些叶子全都被钉回了地上。
“你醒啦!有你的信!旁边桌上放着呢,你师父寄给你的。”她看见这熟悉的招式就知道我起了,平时切磋根本用不上这招,也就是无聊的时候像放烟花一样表演给她看,更注重实用性的唐门招式里这招倒算是挺好看的。
满心疑惑为什么这次寄信过来的是师父,我跑过去一看,那哪是信,压根就是一大个包裹。拆开来里面杂七杂八放了好多东西,有从明教带来的小鱼干,有从丐帮摘的桃花枝,虽然花都奄了,有从纯阳弄来的装饰得挺精致的小葫芦,有从苍云敲下来的一小块城墙砖…我简直对墨大爷这个人的智商和情商有了新的看法。掏出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底下还埋了一封信,打开一看,没有写满了废话的信纸,只有一张红色的请帖。
“我就说过段时间你肯定就知道了吧,不过他就拿这么点东西打发你把你徒弟弄走了也太抠门了吧。”
“算了…反正一个师门的人,也没差。好久没出去了,正好他们在唐门办婚礼,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看看。”
“好啊。”

-END-

没头没尾的小故事,完全只是因为我师父和我徒弟的聊天记录开的突发性脑洞,我每次都想告诉他们你们在一起吧。

评论
热度(19)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