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全员】概率论(2.3)

•救命啊赤塚老师…我觉得我OOC啦!
•有谁能指导下我末松的相处模式到底是怎样的我觉得我写崩了…

让我们来算算,松野家六人兵分三路,千叶能截到货物的概率有多大呢?三分之一?不对——
「是零哦~」
「什么什么是零,话说你优哉游哉地走也不怕天黑都走不到目的地啊长男?」轻松语气急切,但依旧随着小松散步似的速度顺着下水道暗河前进着。
「哎,不要急嘛,反正我们要在这底下走很长一段路呢,周围又没人,就当是约会吧!」小松笑嘻嘻地顺势牵起轻松的手,后者对长男满脑子奇奇怪怪的想法已经是熟视无睹了。
这两人没有选择从离上岸最近的出口出去,而是打算走到中部再上去,「干嘛没事跑上去跟那些人打架啊,很耗费体力的!」懒癌患者小松给出原因。

同样的懒癌患者一松却选择了相反的方法,实在是不想边看地图边找路,于是简单粗暴地在见到第一个下水道出口时便毫不犹豫地上到了地面,更正一下,是让空松先上去了。
千叶的杀手明显还是有脑子的,下水道出口果然守着人,空松上去以后几乎是反射性地抬腿就撂倒了两个。周围的其余杀手察觉到动静纷纷对准出口方向准备动手,但空松根本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赤手空拳地就冲上去了,啊,忘了说,虽然大家使各种枪都蛮厉害,但还是各有擅长,比如空松最喜欢的就是最原始的近战肉搏,据他(戴上墨镜自带BGM地)说,这是男人的浪漫,然后被一松一把将墨镜抽掉捏碎。
即使空松身手敏捷,动作快得一眨眼就放倒了一片人,但总有在远处的杀手用枪对准了他。结果其手指还没扣下扳机,一颗子弹擦着空松的耳边就飞进了他的视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松是紧跟着空松出的下水道口,一个翻滚顺便将腿上枪套里的手枪拔出,藏在一堆杂物后面。之所以选择从这里上来不完全是因为懒癌,而是因为堆满了垃圾和杂物的阴暗小巷子从来都是一松的主场。他的每一枪都在空松上一个动作的隐蔽下打出,几乎每颗子弹都是擦着空松飞出去的,最后枪枪致命。两人完全没有用任何语言到动作上的交流,只靠默契就配合得天衣无缝,根本没有担心过误伤这种事情。
解决掉守在这块地方的最后一个人,一松换了弹匣,把枪插回枪套里,打了个响指,突然小巷里的阴暗处就出现了许多黄色的光点,下一秒又全部消失了。
「一松啊…是不是整个赤塚区的猫都认识你啊…」空松把刚才打斗过程中翻下去的袖子又挽好,又将准备抬脚走人的一松拉回来,「还有你刚才最后一枪是故意擦伤我的脸的吧。」
一松回头带着依旧没精打采的眼神盯着空松看了两秒钟,把口罩拉下来,凑上去像猫一样舔了舔伤口,「明摆着的事你问我干什么。」
「啧」了一声,空松别开脸,一手扶着一松的腰,一手扶着肩,把还伸着舌头的人往小巷墙上一推,吻了上去,小巷里立刻只剩下粘腻的水声。唇齿相触了十几秒,空松本来扶着一松腰的手顺着往下滑到大腿上,抽出枪套里的枪,看也没看就对着巷子深处放了一枪,满意地听见「啊」的一声,将枪塞回去,结束了这个吻,「走吧。」

椴松和十四松在出下水道之前停留了一段时间,椴松将贴身的小包打开,掏出他的哥哥们(除了十四松)看到就想躲开的化妆品。毕竟有时候为了伪装不得不找totti来动手,但totti经常趁机报复性地在化妆过程中动点手脚,被报复的人还不敢乱动,免得死得更惨。
完美地将两人都伪装得面目全非…呃不是,看不出原本长相以后,他们选了一个靠近繁华街道的出口上去。意料之中地没有人会明目张胆地守在这个出口,椴松拉着十四松七绕八绕地进了一家服装店。十分钟后,一位站姿看起来有点别扭的女士挽着一位衣着考究的绅士出来了。
「totti你半蹲着腿真的不会麻么?」十四松比较关切地问了句。
「上了车就好了,所以我们快找辆车吧十四松哥哥,我觉得我已经撑不住了!」椴松强行体会了一次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作完的经历,化妆前压根就忘了两人身高是一样的就给自己化成了妹子,还好裙子够长不然根本没法掩盖他是一路半蹲着走的事实。
随意找了辆出租,椴松捏着嗓子指明的目的地不是北部而是西北部的工业区,司机也没有多问两位看起来身份不低的人为何要到那种地方去,赤塚区的生存法则就是——少说话。
装作女人撒娇般戳了戳十四松,对着后视镜方向轻轻扬了扬下巴,椴松示意对方还是被千叶的人跟踪了。
「totti你的裙子方便吗?」笑着把椴松戴着薄纱手套的手抓住,语意不明地问道。
「当然没问题。」继续捏着嗓子轻笑着回答,不就是穿着裙子打架吗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快累死了,如果你要让我继续从中部走到北部去我现在马上把你人道毁灭。」轻松拖着无力的脚步跟着长男从下水道口出来。因为确实走得太远了,千叶的人根本没在这里守着。
「安心啦,我的小车库就在附近。」小松稍微有点遮遮掩掩地说道。
「所以你真的买了赛车?你别逗我我跟你说,先给我把驾照考了!」轻松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把自己呛死。
「啊…监考官真的太严了,我不就是——」
「等等,别忙动。」抽出自己的武士刀,轻松慢慢往前走了几步,看似随意地在半空中划了几刀,划出的刀风力道却很足,立刻触动了车库门前拦着的发丝一般粗细的线。
随着「轰」地一声响起,小松脸色变白地大喊,「神啊!我的车!」
「别管你的车了,他们既然都能弄清连我(重音)都不知道的车库的情报,还在这里布下了炸弹,哦虽然不小心被我发现了,那么接下来的路凶多吉少啊。」
「我的车啊…呜呜呜呜,全被炸了!」
「所以你根本没在听我讲话吧!早知道让你自己过去给你的车陪葬好了!所以接下来到底怎么走!敢说徒步我立马掐死你!」
「呜呜呜我还有辆摩托。」擦了擦并没有流出来的眼泪,长男往旁边一指。
五分钟后,后悔自己决定的轻松忍着想吐的冲动抱着长男的腰坐在摩托后座上。他现在宁可徒步也不想再让小松开车了,什么车都不行,这家伙眼里面根本没有交规,超速和闯红灯顺手得跟吃饭一样。
「轻松,轻松!」长男带着愉悦的语气迎着风大声跟后座上的人喊道,「有没有校园偶像剧的感觉啊!我觉得自己都变年轻了!」
「没有!!!!!!」轻松泄愤一般朝着身后开了一枪,打爆了一辆跟着他们的车的轮胎。现在他不仅要被小松迷一样的车技搞得心烦,还要负责把还是发现了他们的行踪的杀手们干掉,造了什么孽啊这是。

接收着灵活穿梭于各条小巷里的猫们带来的信息,一松带着空松走着从信息中得知的没有危险和敌人的路,虽然要不时翻翻墙跳跳楼,但这对于完全懒得动手打人的一松来说已经很满意了。
空松已经习惯了每次和一松搭档就会出现的这种匪夷所思的情景,而且一松这次还顺手丢了两只猫给他让他保护好,说是这样接收消息更快,完全不知道这人怎么跟猫交流的空松只好照做,左手捞一只头上顶一只跟在一松后面往目的地奔跑。
「诶?这方向不是北部啊?这是在往工业区走吧,一松没错——嗷」
不耐烦跟空松做解释,一松打了个响指,次男头顶上那只猫就听话地伸出前爪糊了他一脸,被糊的人只好乖乖闭嘴跟上。

「司机,麻烦往废弃的那块片区开点,我们在那下。」十四松在快到目的地时突然开口道。
「好。」司机还是什么都不问,打转方向盘往指定的地方走。
到了地方以后迅速付钱下车,椴松装模作样地掸了掸裙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再次挽上十四松的手臂,无视掉身后紧跟着他们的车的刹车声,两人一起走进这片废弃的工厂。

-TBC-

感觉我的文完全没有高潮,想哭(
某两个人执行任务过程中还抓紧机会kiss是吧,我找机会给你们亲个够,等着!

评论(9)
热度(98)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