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全员】概率论(1.5)

•2016第一更!新年好!
•我最不擅长写战斗场面了救命…还有那些大佬的交易全是我瞎掰的,别当真
•出现了奇怪的分章数字呢…算是过渡章节介绍背景吧,各位我喜欢都市传说(你

随着会议室大门被以惨无人道的方式强行破开,穿着风衣的小松冲了进来,把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武士刀丢给刚回过神来的轻松,踩着周围的凳子跳上会议桌,凭着惯性滑到黑川面前,「您好黑川先生!然后——」把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轻松带了人过来的黑川一脚踢开,「再见!」接着在黑川的手下想起来要拔枪的时候借着刚才一踢的反作用力滚下会议桌,顺手把滑到自己面前的U盘捞到手上,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
目睹长男全程瞎耍帅的轻松:「……」紧随长男其后跑过去,从容地削开射向自己的子弹,将躲在会议桌下的小松的风衣腰带一拉,转身就往窗外跳,半空中小松还大笑着趁乱对着里面来了几枪,也不知道黑川有没有被打伤,不过这也不重要了,因为——「十四松!到你了!」轻松接通通讯器对着之前和椴松去布置炸弹的十四松吼了一句。
然后整栋不高的建筑就在轻松和小松身后跟拆迁办来了一样轰然倒塌,「哟——咻——!再见全垒打!」十四松在通讯器里兴奋地叫着。
「十四松啊,你连废弃的那栋楼也炸了?」
「对啊,说了不留活口嘛!」
「一松和空松还在里面呢…」
「……」

空松觉得自己的运气一直都是迷一般的好,不管是某次任务从高楼跌下去结果栽进了垃圾堆里捡了条命回来,还是又一次任务里本来冲过去帮一松挡子弹结果最后也只是擦伤了自己,亦或是每次都从最危险的境地里被救下来,直面死神那么多次,没有一次最终不是擦肩而过。所以当这一次他被绑在贵宾室听黑川轻笑着跟自己讲这个薛定谔游戏时,他也报以一个笑容作为回应,50%,这概率够大了,凭借他的运气绝对没问题。
但是等他看见贵宾室大门被粗暴地拉开,并且一松黑着张脸走进来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他的运气唯独在这个人面前一点用都不管,简单点说就是该被打的一顿都不少。一松进来以后一句话都没说,走到空松旁边,手一翻小刀几乎是贴着他的皮肤给他解除了束缚,接着是完全没有给予说话的机会,拎着已经满头虚汗的空松的领子就往外走。你问放射性物质?毒药?都说了空松运气可是很好的,黑川自己倒霉绑了这个幸运EX。然后在一松拖着已经放弃抵抗的空松前脚才出了这栋废楼,下一秒十四松拆迁办就把这栋楼废了,所以说啊,空松的运气,很好的!

通过通讯器得知两人没被十四松的敌我不分型攻击炸伤,几人收拾收拾打道回府。心照不宣地没有问理应一起到家却比大家更晚回来一点的空松和一松原因,只是非常暧昧地对因为去仓库放东西而被一松丢下的空松笑了笑。
「冤枉啊我真的只是陪他去把藏起来的武器带回来!」
「不用解释了空松哥哥。」三个弟弟难得一致地喊了他哥哥,长男则是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看热闹。

松野这个姓氏在赤塚区也不算少见,但是一旦被人提起,总会是需要确认一下,提及的是不是那个都市传说中的松野家兄弟。之所以成为都市传说,并不完全是因为他们收钱办事效率极高,也不完全是因为至今没有哪家情报站搞清楚了这家是五胞胎还是六胞胎还是七胞胎,而是当你认为你手上的这份活他们会愿意干的时候,只有在赤塚区随便找一条阴森的小巷——尽管这对于治安混乱的赤塚区来说并不难——走到小巷尽头,把委托书和定金找块石头压在地上,并且还要离开现场不能偷看,他们才有可能接下这个任务。当任务完成后三天内还要将剩下的酬劳也拿到同一地点,否则会遭到报应,至于报应是什么…知道的人都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在信息化发展的今天,通过网络跟雇佣兵们打交道的不算少,但是唯独松野家从来不用,只有这种听起来跟黑魔法书里召唤恶魔的仪式一样的方法才能跟他们接触。而且如果他们不愿意接——很大部分原因是觉得不好玩而不是太危险,违背做人原则的当然也会拒绝——委托书上就会被红笔画一个花丸,钱他们不会动的,毕竟是最守信用的松野家。
也听说过有人趁着发布任务的人离开,又在松野家来接任务之前想偷走完全不设防的定金,最后这个人就离奇失踪了,警局也不好立案就这么马马虎虎地过去了,至今还是一个谜。
「什么啊,真的以为我们没盯着那些钱吗,太小看我们了吧!」
「明明让别人失踪的是一松的猫你激动什么啊长男…」
「一松哥哥不会真的是猫妖转世吧!」
「哼,my brother不管是什么身份我都能接受」
「……」
「…一松脸红了」
「…一松哥哥走了」

每次任务结束后总会弄一个分析例会,不管这群拖延症愿不愿意,轻松还是把这堆人拎到堆放了一大堆资料的桌前。负责发言的小松先是表扬了十四松和椴松的行动迅速隐蔽,两人高兴地击了个掌,接着又满含私心地夸奖了负责支援的轻松和随机应变的自己(遭到了轻松的咆哮反驳),最后才转头看向空松和一松,连表情都变得严肃很多。
「一松喜欢招呼都不打就独自行动这个我也知道说了很多遍了,但你最好还是改改这个毛病,不多说。空松,你今天是怎么失手的?」
「对方好像知道这份委托交给我们了,我佯装得诚意十足才一点武器都没带,结果进去就被东绕西绕绕进废楼,接下来你们也知道了。」
「那好,这么说来是有人泄露了委托。轻松,这次的老板是哪家?」
「泽口,管理港口交易的,另外盯着黑川他们的两家一个是贩卖武器的相田,一个是同为港口交易竞争的西村。这几家都想铲除掉黑川以后暗中接手他们家的丰厚资源。」
「黑吃黑啊!麻烦大了啊这次,如果不是泽口那边自己人内讧往外透露消息…还是不知道是哪家做得手脚嘛,一松你有什么想说的。」
「之前那栋废楼里面,有个办公室的门踹不开,应该有线索,但是——」
「但是被十四松拆了,行了,让轻松和椴松慢慢整理拿到的资料吧,把泽口需要的挑出来,剩下的万一能查出些什么来也好。」
「内讧的可能性太小,他们跟黑川的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回会拜托上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空松难得正经没有发表痛言论,皱着眉边想边说,「黑川最近几笔交易太越界了。」
「哎哎,参谋师发言了啊,继续继续。」
「相田和泽口的合作关系一直都是有的,反咬一口的可能性不是没有,毕竟黑川的资源还是太诱人了。」
「西村更不用说了,一直和泽口抢占港口交易份额,怀疑的可能性更大,但是我觉得——」
「这次泄露委托的不是这三家,河蚌相争渔翁得利听过没,那个渔翁藏得很深,能知道我们接了委托的…势力还应该相当广,而且还想借此机会把我们灭掉。」
「你咋知道的?」
「哼,直觉。」
「什么你刚才说啥风有点大。啊…那么,散会,轻松我饿了要吃饭!」
「不是才吃过晚饭吗!你走开别粘过来!」
「棒球!」
「十四松哥哥现在不是打棒球的时间啦!」
一松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拽着空松的领子就往卧室走,瞄了一眼满脸疑惑的空松,开口道,「算账。」

-TBC-

对不起…我…强行拉个灯…下章本来预计是炖肉的…カラ一的肉…可是我打开文档吃了午饭抢了红包(?)玩了飞行棋(??)看了别人的肉我还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讲真,黑道地下交易真的是完全不懂,我完全是在努力地瞎扯淡…有bug一定要提出来!!
冷兵器三男真的特别苏你们信我!虽然这章他就挡了几个子弹(
希望喜欢,新年好again!(无力

评论(4)
热度(110)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