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全员】松野家的大学日常(8)(完结)

•年前填完了坑,我能放手摸鱼了 
•借个前排给各位松沼的太太告白,还有提前新年快乐! 

小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演剧部的舞台剧海报也架在了中心广场的一堆活动海报里,即使如此,但作为每年的必须看点之一,这小破海报(语自部长)还是受到极大关注,演出当天小小的剧场被挤了个人满为患。
「哎呀,多亏了副部长的关系啊,还能坐在这么靠前的位置」,小松拍拍椅子扶手。
「所以我劝你最好别像去年一样直接睡着了,被发现了空松很没面子的」
「哈哈哈怎么会,今年空松的反串可是看点呢」,被轻松戳穿的长男打着哈哈,「话说还有三个人呢」
「后台凑热闹去了」
「居然不带上哥哥我?啊心好冷!」
「……」还不是怕你惹事。

 与此同时的后台,空松穿着华丽的宫廷长裙,戴着带卷的褐色假发,目瞪口呆地看着三个不知道怎么钻进后台来的弟弟捂着脸蹲在地上笑。
「你们三个——」
「空松哥哥你别忙讲话,一松哥哥要笑背过气去了」
 化妆师及时地过来把满脑子问号的空松拽过去化妆,剃眉毛的提案被反驳了一百一十六次以后,双方最后用把眉毛稍微修一点点然后用带一点刘海的假发遮过去的办法妥协了。补完妆的空松回去发现三个人还在那带着要笑不笑的表情,一松上前一步把空松的刘海撩开看到了被修过的眉毛又开始靠在十四松肩膀上笑。
 「一松哥哥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椴松提了口气免得自己笑场,「假如你是那个眉毛你还笑得出来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脑子缺氧梗接不下去了」
 「……」所以你们三个来后台讲相声的吗。
 让十四松把两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拎回去以后,表演也快开始了。 
这一次五个人给足了面子没有睡觉的也没有忍不住笑空松女装的,表演也非常顺利,即使是反串空松也表演得非常到位,演技十分精湛。一直到闭幕,全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五个人也发自真心地给自己家的次男献出掌声。当然,在这之后学校论坛上出现的关于演剧部副部长女装真好看等一系列八卦讨论我们就不细说了,尽管这让其他五个人把空松好好的调侃了一回。

 时间过得很快,在经历了椴松所在的学生会又搞了大型活动于是totti连着几天熬夜写策划、十四松参加的棒球赛以他们所在的学校拿下大奖完美结束、一松又去校外捡了一窝猫回来(?)、轻松消失了两天去漫展上抱回来一大堆周边和本子、小松成天无所事事到处惹事生非(??)等事件以后,一转眼就要期末了。
「喂!不是日常吗!怎么就期末了这不科学!」
闭嘴,哪有你们天天划水摸鱼我却在复习的道理!好,那么我们来看看这六个人的期末修罗期吧。 
期末第一科的倒数一周。 
「好无聊啊」
「没有事干呢」
「完全不想复习」
「zzz」
「棒球!」
「搞什么你们!马上就要考试了!还不复习?」
小松很悲痛地把对床将自己埋在一堆书底下放弃治疗的空松拎了出来,「你看我可怜的弟弟都快被这堆书压断气了,怎么能给脸复习呢」
空松•演剧部•松野配合地翻着白眼,如果能实质化的话大概能看到嘴里吐出来的戴着墨镜的魂。 
十四松仿佛又get了什么,转身跪地滑到正趴在桌上睡觉的一松旁边,「一松哥哥你要挺住啊!你不要死啊!我们还要一起创造美好的未来啊!」
 轻松:「……」对这群无药可救的家伙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一松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抖肩膀笑!装也要装得像样点好吗!totti!算了totti你继续玩手机吧。长男和次男你们两个靠谱点好吗!看看你们的弟弟们!」说完抱着书背着包摔门出去了。
「啊,走了」
「终于走了啊可以继续玩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咦,轻松哥哥呢」
「zzz」
「棒球!」

 期末第一科的倒数第三天。
「大海啊」
「全不会」
「空松你错词了重来」
「对不起」
「大海啊」
「全是水」
「复习啊」
「全不会」
「嘭——」
「轻松哥哥又走了?」

期末第一科的倒数第二天。
「怎么办突然有点想复习了」
「就算你这么说轻松哥哥也已经去图书馆了他根本听不到吧」
「totti你转发的锦鲤真的管用吗」
「臭松闭嘴我在背书」
「被一松欺负的空松真惨啊」

期末第一科前的最后一天。 
「我什么都看不懂……」
「爸爸让我过吧!」
「你到底在喊谁爸爸十四松!」
「咦轻松你回来了让我抱抱抚慰下我被高数伤透的心」
「滚!」
一松趁乱写了张「YOU SHOULD NOT PASS」的纸条贴在了空松的背上。
正推开扑过来的长男的轻松:「……」小学生吗。 

结果等到每场试考完以后,出了考场跟轻松讨论题目的居然是一松,后面跟着考得魂不守舍的四个人。 
「搞什么一松居然瞒着大家复习了啊」
「一松哥哥记忆力很好的!」
「不愧是my brother」
「空松哥哥这跟你没关系好吗!」

放假第一天。 
「为什么都考完试了还不回家,啊,在这罪恶的地方我一秒钟都呆不下去」
「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空松哥哥,车票定的明天早上的,今天晚上记得收拾好行李」
「长男呢」
「网吧,昨天下午就去了」
「……」
「一松哥哥和十四松哥哥呢」
「喂猫」
「……」

当晚大家几乎是打架一样收拾着行李。小松把要带回去的东西随手就往行李箱里丢,然后轻松就跟在后面一样一样地捡出来分门别类地整理好再放回去。空松似乎是想把他那一堆令人疼痛的衣服带回去,得到了totti的怒吼,「家里面已经很多了不要再伤害我们了!」一松和十四松难得安安静静地收拾着,但好像往行李箱里放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们只要拎得动就不管了,轻松头大地想着。

不知道是谁的闹钟在8:00响了起来,一个普通的回家的早上开始了。
不知道…
「起床了起床了!一会儿赶不上火车了!!长男管管你的弟弟们!不要扑过来!不要装睡!空松起床了!一松不要躺平假装不在!我知道你醒了!十四松你别睡掉下去了!椴松!不要在被窝里玩手机!」
「轻松哥哥你好像老妈子啊」
「恩恩,会长皱纹的」
「长个屁!起床!」

拖着行李打着瞌睡挤着地铁到了火车站,例行地让检票员实力懵逼了半天终于上了火车,松野家的六胞胎迎来了他们的假期,大学生活也暂时告一段落,那么大家,下学期见啦!

 -END- 

这篇文终于打上END了!!!感谢支持!这居然是我第一个完完整整填好的非一发完结坑(划掉),能过了这把让六胞胎在大学生活的瘾并且还有人喜欢这篇文真的是超!开!心!
you should not pass是魔戒梗,经常被基友拿来调戏我(手动再见)
希望喜欢!以后还会挖大坑给大家跳!再次祝新年快乐!

评论(17)
热度(66)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