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全员】松野家的大学日常(4)

•官方爸爸啊!爸爸!为了一松的背带短裤强行加更,我好兴奋啊!
•算起来一天写了四篇这基本已经算日更万字了,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啊朋友们
•cp感比之前弱了一点就不提示了

斜着眼看着前面一排小学生一样的长男对着轻松傻笑了两节课,一松完全没有办法安心睡觉。当然,上课睡觉也是不对的大家请不要学习。
于是一松选择了云里雾里地听着大物课,虽然感觉好多内容以前高中都学过,但是现在看着那些公式完全就是过年见亲戚的感觉,对方认得他,他谁都不认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因为后面两节课是空的,大家商量了一下吃饭的事,最后以小松为代表的懒组成功打败以轻松为代表的理智组,选择了外卖这个充满资本主义的败家吃法。
「偶尔也换换口味嘛轻松,食堂吃多了真的会腻的!」享受至上者小松。
「嗯嗯」挑食主义者一松点头。
「十四松你闭嘴我知道一松选什么你就跟着选什么」
「小松哥哥真的太浪费了啊,但是外卖的选择还是很不错的呢」
「totti你不是理智组的吗什么时候叛变了!」
「哼…」
「走吧该干嘛干嘛去吧五点群里见讨论点什么」
并没有来得及在开口的时候自带上专属BGM的空松被实力打断并被丢在了最后面,还是稍稍有点可怜的呢。
由于离吃饭也就大概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没人选择回寝室,一松本来就要去图书馆,轻松也和他一道过去了,小松和空松邀着就去篮球场了,十四松高喊着「棒球!」也去了棒球场,实力撩妹手椴松乐得没有哥哥打扰他联系了一个妹子出来在商业街上喝下午茶。大家的生活都相当充实呢。
大家都分开了那镜头随便跟一组吧,来我们看看图书馆这边。走到图书馆门口发现一松的路线偏离了图书馆大门的轻松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可能踏进图书馆一步』。大概是感受到了轻松的怨念,一松回头指了指图书馆旁边的方向「之前发现了一窝猫」。
轻松:「……」除了果然两个字根本没有其他槽可以吐了好吗!
揪着眉头走进图书馆,不想管自己的四弟是不是猫妖转世这问题,相比起来书籍才是最美妙的啊!不是说本子!!虽然很多聚聚的本子确实很好看啦…啧啧,宅男果然是宅男啊。
再看已经走到人迹罕至的图书馆旁的草坪里的一松,在一棵几人合抱的大树后面蹲了下来,从兜里掏了点专门给小猫带的食物放在面前地上,不一会儿就从树洞里跑出来了几只小猫,「喵喵」地蹭着一松的裤腿或是愉快地享用地上的食物,教练我也想当猫(划掉)。
拿着逗猫草跟其中一只花白的小猫玩耍的一松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温柔起来,至少和平时那个死气沉沉看起来永远睡不够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简单一点说就是,苏爆了!教练我还是想当猫(狠狠划掉)。
不打扰这位猫妖转世,我们的镜头艰难地从他身上挪开,来看看篮球场上的两个人。呜哇,虽然作者对篮球一无所知,但是场上这两个配合得天衣无缝的人简直是太帅了,教练我想嫁给他们!
休息的时候空松站在场边双手撑着膝盖,抬头,从额头流下的汗顺着脸的轮廓滑到下巴,然后依依不舍地在引力作用下滴向地面,无袖的背心展露着锻炼得刚刚好的手臂肌肉,线条优美充满力量。教练我…教练你别走,教练!
对不起刚才有些失态,我们继续。长男去贩卖机那买了两瓶饮料,笑着丢给刚才抬头看见他回来的空松。打开瓶盖仰头一口闷,嗯接下来我们应该可以看到性感的喉结了。然而事实上这不是校园青春偶像剧,剧情简直是瞬息万变,只见空松毫无形象地带着狰狞的表情把嘴里的饮料全部喷向了看着他还笑得特别贱的长男。但是早有预料的长男侧身一躲,完美避开!那我们来看一下空松到底喝了个啥才把偶像剧情变成搞笑剧的,哦,传说中的崂山白花蛇草水,好的,让我们花三秒钟为一天内被长男明目张胆地欺负了多次的次男默哀三秒钟。
将镜头从目瞪口呆+嘴角滴水表情的空松脸上挪开,我们来看看活力少年十四松在棒球场的表现。诶为什么有玻璃碎掉的声音,抱歉各位观众刚才我们的镜头被十四松的球从我也不知道多少米开外十分准确地砸中了,接下来totti的场合只能是SOUND ONLY了。
「嗯…那个…小椴,这个周末有时间吗」哇这个妹子声音好棒!
「哎…周末吗?应该有的吧,不知道会不会还有什么安排呢」
「那,我们学院周末有一个舞会,可以邀请你当我的舞伴吗」
「……噼里啪啦」听起来是玻璃杯摔碎的声音。
「诶诶?小椴没事吧?衣服都弄脏了」
「哦没事你别碰小心玻璃,衣服我回去换就好了。很荣幸被这位可爱的姑娘邀请去参加舞会,我一定会来的」
「啊真的吗!太好了小椴!」
天哪现充的光芒要闪瞎我的话筒了我们还是走吧。
五点很快就到了,六子的群里大家也都准时地出现了。
「所以到底吃什么,AA制,某位长男不许点太贵的占便宜!」
「哇轻松你很小气哎,我上次又不是故意的」
「黄焖鸡吧!」
「十四松哥哥别把这两个字连在一起!还有知道你和一松哥哥是辣党照顾一下可怜的不吃辣的人好吗」
「哼,牛排」
「拒绝」X5
「再决定不下来一会儿晚课开始都送不来饭你们别喊饿」
「哎…那还是豆丁美餐馆家的套饭吧」
「宫保鸡丁!」这是椴松。
「她们家销量最高的是什么来着,哦,鱼香肉丝,就这个吧」这是小松。
「辣子鸡」这是一松。
「双椒牛柳吧!这个还没尝过!」这是十四松。
「番茄炒蛋,空松你负责下单」这是轻松。
「诶为什么是我?」
「因为很痛啊」
「?」
「不要废话了快去下单晚了就没吃的了」
百思不得其解的空松下完单发现卡里瞬间少了将近一百块,虽然知道大家还是要还的但这个落差果然还是有点大,怪不得每次下单每个人都要推脱啊。
半小时后,陆陆续续回到寝室等饭来的六个人里有三个人开始打牌打发时间了。十四松蹲在一松旁边观战,椴松朝着三个人的方向但敲着手机键盘的手一直没闲过,作为学习担当轻松没有参与也趴在椅背上围观,大概是因为以前傻乎乎地被长男次男联手骗了几次觉得人生充满绝望就再也没参加过这群老狐狸的牌局。鉴于长男全身上下都摸不出一分钱来做赌资,只好以在脸上贴条这种古老的方式做惩罚。
战局非常激烈,长男次男又使出了联手坑弟大招,不一会儿一松脸上就贴了几个条了。被坑的人明显也不是善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旁边的空松的大腿掐了一下以示警告,空松抱着腿嗷嗷大叫跟长男使眼色说自己不干了,结果单干的空松不敌阴险狡猾的长男和毫不手软的四男,被贴条的速度比一松还快。当空松被贴得快放弃治疗的时候一松锋头一转捅了暂时合作对象长男一刀,空松实力配合,结果长男脸上也开始全是条了。
轻松:「……」这三人打牌怎么比打架还精彩。
最后当三个人脸上都找不到贴纸条的地方的时候外卖的电话终于打过来了。
「今天该谁下去拿外卖了」长男边把脸上的条扒下来边问。
「我我我!」十四松对这种上楼下楼还要拎着六个饭盒的麻烦事从来不逃避推脱。
空松想了想一个套饭是两个饭盒,十二个盒子估计十四松拿不过来,跟着也下去了。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哪有当哥哥的样子」轻松对着小松皱了皱眉。
「好,好,我看看,哇,我看自己很帅啊」收到完全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轻松气结。
饭端上来后除了椴松凑过去看了看空松自己到底点了什么发现是咖喱牛肉的时候露出了迷一样的表情以外,吃饭期间并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吃完饭6:50,也该准备收东西去上晚课了。

-TBC-

欺负空松真的——太棒了!
写打牌那段简直行云流水,感觉下次加点人可以写他们玩狼人,绝对刺激。
为了设定他们点的菜,大半夜的我打开了外卖被饿了一脸,太难过了。但是外卖,真的,很好吃。
如果喜欢这篇文的话点评、喜欢或推荐一下都会鼓励我的啦!

评论(7)
热度(69)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