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想成为高仓晶马

【全员】松野家的大学日常(1)

•标题废到一定程度了啊我
•巨型架空,直接把六个人架到中国大学来了,就是想写写六个人渣在大学里的生活过个瘾(
•大概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私设
•绝对会有OOC,绝对!

不知道是谁的的闹钟在7:30准时响起,一个普通的清晨开始了,大概。
不知道是谁的闹钟在7:35分还在响着,一个普通的清晨开机的速度稍稍比全国水平慢了一点。
不知道…
「起床了!!!7:50了!!!要迟到了!!!长男你管管你这群弟弟们!卧槽长男根本就没回来!空松起床了!一松不要试图躺平让我以为床上没人!十四松!睡觉不要用这么惊悚的姿势!不是让你换个睡姿!给我起床了!totti!totti人呢!不是跟着夜不归宿吧!」
「轻松哥哥辛苦了——」刚洗漱完(加上一些迷一般的打扮)回来的椴松还没打开门就听见了轻松一如既往地怒吼,又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清晨啊。
大概在轻松炸着毛吼完的五分钟后,这个六人的寝室才开始有了一点生气。除了顶着一头乱毛完全不符合平时温文尔雅形象的轻松飞快冲进洗漱间的身影,剩下三个人在床上躺着哼哼了半天意识到哼哼并没有什么卵用才开始有动作。
第一个掀开被子跳起来的是空松,随着迷茫的睁开眼睛的动作,面朝着窗子睡的空松张口第一句话就是「这美丽的初升的朝阳,是——噗」,被迫第二个起床的一松黑这张脸保持着丢出枕头的姿势,『下一次应该就不是枕头这么简单了』,他的脸上明确地写着。第三个十四松在被一松和空松吵了一下以后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抬腿就要直接从高约一米七的床上走下去,刚进门的轻松吓得呆毛都差点长出来了,「十!四!松!你清醒一下这里不是家里!给我爬梯子下来!」,十四松才如梦方醒,更正一下,确实是从梦方醒,长腿拐了个弯踩在床边的梯子上从一米五的高度跳了下去。
轻松:「……」
早上8:00,寝室里终于所有人都下床了,可喜可贺,我们在松野家次男四男和五男边洗漱边打架的时候抽空介绍一下背景设定。松野家六胞胎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读于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大学,分配在不知道是哪个学院哪个专业哪个班,唯一的情报就是六个人正好住在一个寝室里,上床下桌独立卫浴有空调有暖气简直是(暂时)最完美的寝室设施让六个人暂且打消了『为什么都到大学了我还要和这几个人渣住在一起』的想法。
哦好镜头转一下他们三个打完架了,已经收拾好的轻松从桌上抓起主角专用切片面包叼在嘴里就走了,半分钟后回来把自己的书包也带上了。十四松和一松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去食堂吃顿好再说,反正第一节课老师不点名。啊?你问空松,他在照镜子,没空。
8:20,第一节上课铃响了。快看,是高数课,也就是虽然人人恨不得把书撕了的但依旧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都坐满了人的课。眼熟的地中海老头打开让人昏昏欲睡的PPT,配合写在黑板上的令人头痛的符号开始了他的授课。轻松掐着点冲进了教室,在老位置——大概就是靠窗那边的倒数第四排——找到了穿得一看就和周围那一窝男生风格完全不同衣服的totti,和他旁边的一…二…三,三个空位,很好,看来今天又有人不能和兄弟们坐在一起了,除非那个人翘课。
椴松承认他看见轻松溜到他旁边坐下来的时候眼光稍稍有那么一点嫌弃,大概是因为他家三男万年不变的格子衫和主角面包在被食用的过程中撒了一大堆面包屑在宅男格子衫上而被撒的本人因为赶时间并不知情,以上一长串的吐槽丝毫不影响椴松的呼吸,看起来这应该是每天都做的练习的呢,totti。
8:30的时候,在食堂享用了还算美味的早餐的一松和十四松从后门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地中海老师估计也是习惯了上课后有人迟到还一副大爷样的情况,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催眠术读条。成功占领最后两个椴松占的位置以后,掏出课本,拿出笔和手机,一松同学选择了放纵自我,听从心灵的呼唤,趴在桌子上睡回笼觉,十四松作为新一代有活力的好青年,自然不会像他的哥哥这么颓废,直直地盯着老师秃顶那一块的反光,开始了他的听课。
轻松:「……」
虽然作为吐槽役他现在的任务应该是教训两个弟弟,但是由于他的设定是好好听课所以他并没有时间去吐槽,而是跟着老师的节奏在书上勾勾画画再写两处笔记之类的,旁边的椴松理论上也是轻松的吐槽对象,比起两个进入忘我境界的哥哥来说他就比较现充了——两手拿着ipear飞快地打字,看界面应该是在聊天,哦对不起各位观众,totti似乎比较注重隐私地把屏幕挡起来了,所以我们刚才也就没有注意到他其实在和还没来上课的空松聊天。
至于知道刚才为止,只在起床朗诵和totti的对话框里出现过的空松现在在哪呢。欢迎收看本期的《治疗疼痛的一百种方法》,不好意思剧本拿错了,欢迎收看本期的《寻找空松》。春天到了,小动物们——打住!抱歉各位观众今天的念白有点心不在焉,可能是因为看到空松的时候有点痛。来我们跟随镜头看一下,哦是的我也有点痛。站在学校人工湖边的桥上,倚在栏杆上的空松刚刚潇洒地将手机锁屏并用自己觉得最酷炫的动作踹进兜里,我们回放一下,他的手机屏幕上写了什么,呀是和totti的聊天记录。
totti:「没你的位置了,不用来上课了」
哦好吧我们花三秒钟可怜他一下。可能带有迷之眼泪的双眼藏在墨镜后面,虽然略显委屈地抿着嘴但是嘴角还是勾起属于成熟男人的笑容。背后画着骷髅头的皮夹克包裹着这个刚刚被自己的弟弟们抛弃了的二哥,他的背影给人一种萧瑟却有让人怜悯的气息,如果我们没有看见那条闪亮亮的裤子的话。
然后这位散发着孤独味道的成熟男人的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帅气地转头,取下墨镜,仿佛是练习过了千百次一样熟练的动作,在看到自家长男自带黑眼圈和一脸胡茬的鬼脸的时候全部都卡了壳,更准确地说是硬生生变成了后翻180度背跃式过栏接跳水,水花很漂亮!这一跳能得到很高的分啊这位选手!鼓掌!
要说为什么作为长男不仅一句台词也没有连出场都这么晚,原因大概就是我们下次再说吧!谢谢收看!

-TBC_

我便是没想到这玩意一次还写不完,委屈二哥在湖里先泡着,过两天要考试看心情写,以及希望喜欢!

评论
热度(79)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