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燃团毛

我还是喜欢你的

【色松】第一百零一次的想起

•明明是,数字松推,的我,第一篇,却写了,色松。
•两人一开始就是恋人的设定
•可能有点OOC
•BE


突然有一天起,一松就开始越来越看不惯空松了。讨厌对着镜子自恋的空松,讨厌戴着墨镜耍帅的空松,讨厌做出让人疼痛的发言的空松,讨厌对他格外关切的空松。
一松不知道为什么空松要对他这么好,他只是觉得,这个人这样,很烦。得到了一张臭脸的空松也没有任何怨言,像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待遇,并且依旧进行着无微不至的关怀。
但是一松同时也觉得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什么,大概还跟这个每天都烦着自己的空松有关。一下子出现两件令人心烦的事,还牵扯着同一个人,一松的内心越来越讨厌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次男了。
抬眼便看见了那个让自己烦躁的人进了屋子,应该是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一松几乎是没有思考就站起来绕开走过来的空松下楼去了。
「一松,你哪去!」
「不关你的事,臭松」
恶狠狠地回答了空松的话,怕他追上来一样匆匆出了门,走了好半天才慢下来看看身后,果然空松没跟着自己,于是一松开始漫无目的地散步。
『啊啊,这条街,有点眼熟呢,大概是学生时代在这里发生过什么吧,好像是我和椴松放学时从这走被小混混拦下来了,然后…』
「抢劫」
一松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指着自己的脖子在路灯下闪着冷光的小刀。
『似曾相识的场景呢,不过那时候发生了什么来着…算了,想不起来了』
「就一把小刀?谁教你这么抢劫的」一松拉下口罩咧了下嘴角,动作却是比懒散的语气快了不少,说完话的时候面前的人已经面朝大地背朝天了。
「怪不得这么自信呢,原来有帮手啊」眼光从脚下的人身上撇开,看见刚才的人身后的巷子里几个拿着刀或是棍棒的混混向自己冲过来。
『好久没活动了,不知道打不打得过』想到要求助的一瞬间脑子里出现的却是空松的身影,一松心情更糟糕了,下手不知轻重地就向着打头的混混招呼过去。
一对N果然还是不是自己擅长的,一松被从背后偷袭的人在背上敲了一棍后晕乎乎地想了一下,结果下一秒那个兴奋地准备趁胜追击的小混混就跪在了地上。
躺在地上的一松吃力地抬头一看,就看见意料之中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背对着自己轻轻松松地解决掉了剩下几个人。
『诶?意料之中?啊…好像想起来了,上一次,也是他吧,本来应该在放学后演剧部排练的他及时地出现保护了我们。这段时间怎么会讨厌他呢,我们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我和他应该是…』
「空…」
空松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看见的却是正好晕过去了的一松,还没来得及在打完架以后例行耍帅就赶紧背着一松回家处理伤势。
「哇哦,大晚上追出去原来就是为了英雄救美啊」看见空松表情不太好小松也没有继续调侃下去「十四松快去把药箱拿来」
「来了!!哇一松哥哥伤得好严重!」
「空松哥哥你别乱动他,让我来」最不擅长打架的椴松自然是从学生时代起就承担了给哥哥们处理伤口的任务,次数多了也就越来越娴熟,怕空松反而在旁边帮倒忙赶紧把他推到了一边。
「好久没看到你皱着眉啦,一松肯定没事的。说起来你们两最近怎么了,他好像在故意躲开你哎」小松靠在墙边拍了拍旁边空松的肩膀。
「不知道」空松眉头还是紧紧扣着。
「居然没有发表令人疼痛的言论,你是谁!不是我们家次男吧!快把他还回来!」
「小松哥哥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注意下场合好吗」过来帮忙的轻松踹了一脚小松。就在小松捂着心口蹲在地上喊着「弟弟们都不爱我啦」的时候,已经包扎好的一松醒了过来。
「好吵」
「一松!」
「一松哥哥好些了吗!」
摇摇头,一松示意自己除了背上还有点疼以外没什么大碍,但是看到围上来的兄弟们中间凑得最近的空松又开始了莫名的烦躁。
『晕过去之前我想起了什么…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而且又是关于这个臭松的吧,真的好讨厌这个人啊』
「我先上去睡觉了」推开了把手伸向自己的空松,一松走向卧室。
之后自认为记性还不错的一松发现自己接连忘记了关于空松的两件事以后,对空松的态度越来越恶劣。
又一次地在空松走进休息室里准备跟一松说话而一松却站起来一把推开他出去找猫玩的时候,小松稍微有点担心地问了问他们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前两人的相处模式可是闪得他眼睛疼的啊。
「哼,大概是上天给我的试炼吧,我怎么会轻易放弃挑战呢」
「哇好痛好痛好痛」在玩手机的椴松捂着肚子倒在沙发上。
「诶?」空松回头看看同样姿势的小松「像我这样承受着孤独与寂寞的刺猬般的…」
「停停停,啊啊肋骨好像又要断了,以前一松到底怎么忍受你的,真的好痛救命轻松快来帮我揉揉」
「早知道我就和十四松哥哥去打棒球了,痛痛痛」
………………………………………

梦里面自己身着薄薄的卫衣却走在无边无际的冰原上,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去要找到什么,寒风中剩下的知觉全都在叫嚣着冷,却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在喊自己。
「一松!」
『好耳熟的声音啊,是个很重要的人呢,是谁呢?』
「一松你醒醒!」
『我醒着呢,到底是谁,似乎和我有非同一般的关系啊。』
「一松!!!」
『好吵,姑且回应一下吧,好想睡觉。』
「…臭松,闭嘴」
睁开眼睛,满视野都被空松一个人挤满了,动了动才发现自己被他拿厚被子裹着抱在怀里。
「你刚才到底怎么了,走着走着就走到湖中心去了,怎么喊你都不听,结果一脚踩碎了冰掉下去了,捞上来的时候人都昏过去了,差点以为你醒不过来」
「没什么,我在想事情…你放开我让我自己躺着」
『我在想什么事情呢,很重要的,好像就快想起来了,跟这个很烦人的臭松有关系的』
「你在发烧,我得看着你」
『头好疼啊,怎么就是想不起来,这个人还在这烦着我』
「你很烦」
『对,你真的很烦,上一次我发烧你也是…也是什么呢,这样呆在我旁边吗,然后呢,为什么会想不起来,果然人越来越向着垃圾的方向发展记忆力也跟着退化了』
「……」
『果然像以前一样随便谁他两句就会不说话了呢,还会带点委屈的表情看着我。哎?我和他的相处方式是这样的吗,好像我还很喜欢他这样子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空…」
空松带着委屈的表情只看见一松说了半句话就卡住了,明显地感觉到他颤抖了一下,刚想问怎么了就见一松转头狠狠地瞪着自己吼着「你滚开!」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一松这么愤怒的空松愣在那没有动,一松重复地咆哮了一遍空松才张嘴问了声「你…」
「滚!」
『为什么!为什么就在清醒的状态下也能突然丢掉记忆!刚才我到底想起了什么!想起了和这家伙有关的什么!』突如其来的空白让一松非常的火大,对于从来没有这样对空松发脾气的自己也非常的不理解,但是一想到自己忘掉了关于这个人的第三件事情,而且还是非常突兀的遗忘,一松就不由得更加烦躁,看见空松带着可怜兮兮的表情退出房间的时候心里也没有痛快很多,反而是愈加愤怒和焦躁。
……………………………………

后来,一松越来越多的想起空松和他以前的关系,也越来越多的在想起的瞬间突然忘记,越来越多的忘记关于空松的事情让他对空松的态度越来越差,一直到第一百次的忘记以后一松不假思索的对着空松吼出了「你去死吧!」
空松愣了愣,笑着留了一句莫名其妙的「以后别忘了我」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空松没有回家。
第三天,空松依旧没有回家。
第四天,轻松有些担心了,问了问其他几人,小松说被一松气跑了以后就没见过他,轻松又问一松去哪了,十四松和椴松指了指楼上,说一松反常地天没亮就起床了,好像是去了屋顶。
轻松爬到屋顶的时候看见一松蜷着身子背对着他坐在上面,问他有什么事吗得到了轻轻摇了摇头的答复,想了想没问空松的事就下去了。
轻松没看到一松却是哭红了一双眼睛,拽着一张完全被眼泪浸湿了的纸条,上面用有个人自认为帅气的字体写着「忘爱症候群」。
『我想起来了啊,我全都想起来了啊混蛋,说什么以后别忘了我,真的是自以为是的人啊,怎么可能还会忘记,让你去死为什么就真的去死啊…』
第一百零一次想起来自己和空松是恋人关系的一松,也是第一次不会再忘记这件事。

-END-

微博摸来的梗,忘爱症候群:因为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能够治愈此病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所爱之人的死亡。
prefect(totti语气)!这梗太棒了就摸了这么一篇,希望喜欢

评论(3)
热度(71)

© 不可燃团毛 | Powered by LOFTER